牛市何时结束?注意五信号

21世纪网

牛市何时结束?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第五,注册制推出,大规模IPO开始。只要这些信号尚未出现,音乐就不会停止,舞会仍可以继续。

1、十八大之后,“南北院”的分工发生变化,党管经济的趋势愈发明确。对市场来说,政治局会议的意义比以往更加重要。过去政治局是每年年中和年底两次开会讨论经济形势,但从2013年开始,4月25日增加一次会议讨论一季度经济形势。2013年是政治局常委会,2014年是政治局全体会议,预计今年4月25日政治局仍将召开全体会议,根据一季度的经济形势对下阶段政策进行调整。

2、本次政治局会议可能成为政策从“供给收缩”加速转向“需求扩张”的转折点。从宏观上看,一季度经济高峰,被动紧缩的压力依然很大;三是持续的经济低迷正在让银行的资产质量风险加速曝露。

上述压力将迫使中央加速摒弃“供给收缩”的思路,加速转向“需求扩张”。而随着一带一路、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等规划的陆续出台,地方政府可能改变过去两年“消极怠工”的状态,掀起新一轮基建投资热潮。回过头看,本轮牛市的起点恰好是去年7月底的政治局会议,那次会议标志着中央政治态度的转变,改革明显加速。而这次政治局会议可能标志着中央经济政策的转变,宽松将明显加速。

3、主要思路:中央货币宽松配合地方基建托底经济。除了存量上的债务置换,增量上的货币宽松也将加大力度,降准一定不是终点。目前银行间的利率中枢明显下行,但实体利率依然高企,盛松成司长透露3月末企业融资成本为6.83%,相比总理所说的5%的企业平均利润率仍高出180个bp, 未来降息空间巨大。此外,为了配合基建稳增长, 再贷款可能成为下阶段的重要政策工具。中央强调国开行要回归“开发性金融”的本职,总理近日调研国开行住宅金融事业部也释放强烈信号,下一步开行将在保障房等基础设施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而资金问题将由央行通过再贷款的方式解决。在货币传导不畅的情况下,货币财政化的趋势将更加明显。

4、对市场来说,近期禁伞等事件不改长牛趋势。首先,监管层并非打压股市。在中央坚守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的前提下,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和资产负债率的唯一途径就是加大股权融资,提高直接融资比例,这必须以一个有人气的资本市场作为前提。其次,监管政策的收紧只会改变牛市的节奏,从来不会改变牛市的方向。决定牛市方向的依然是宏观基本面。

从基本面来看,本轮牛市的核心驱动因素有三个:房地产下滑背景下的居民资产重配、政府信用收缩背景下的银行资产重配和经济下行背景下的货币宽松。目前这些因素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但还不足以扭转牛市的方向:

第一,房地产下滑背景下的居民资产重配是长期的,这个因素变化不大。连续的降息降准和信贷政策调整虽对地产有提振,但效果并不明显,一季度销售还在大幅下滑,4月的高频数据也不乐观。中期内的库存压力和长期内的人口压力很难靠短期政策扭转,房地产作为一种高收益无风险资产的赚钱效应已经消失,房产造富时代结束,股权造富时代开始。

第二,政府信用收缩背景下的银行资产重配有所放缓,但方向未变。除了房地产之外,政府过去通过显性或隐性的信用担保提供了大量无风险的高收益资产,分流了大量银行资金。但随着43号文规范地方举债机制、刚性兑付逐步打破,银行失去了这个重要的资产配置方向,大量资金转向股市。近期这个因素有些变化,地方政府正在设法绕开43号文,通过PPP和城镇化基金等“明股实债”的模式为银行提供新的政府信用资产,银行参与的越来越多,但由于机制尚不成熟,进展比较缓慢,这种资产的量级还无法与此前的城投相比。

第三,经济下行背景下的央行货币宽松不仅没有改变风向,而且力度越来越大。如前所述,只要前两个因素不变,就意味着经济下行的趋势不变,为了对冲经济下行压力、缓释债务风险,货币宽松一定不会停止。这和2007年牛市结束前的背景完全不同,2007年央行已经进入紧缩周期,破天荒的6次加息、10次上调准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