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普利策获奖摄影作品公布

网易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自2014年2月开始,西非爆发大规模埃博拉病毒疫情,世界卫生组织(WHO)发表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17日埃博拉出血热疫情肆虐的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等西非三国的感染病例(包括疑似病例)达19031人,死亡人数达到7373人。图为2014年9月5日,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8岁的男孩JamesDorbor被医疗队送往治疗中心。他在外面躺了6个多小时才被收治。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9月18日,25岁的EricGweah看着掩埋队将他62岁的父亲遗体搬走。父亲此前被治疗中心拒之门外,最终Gweah眼看着父亲双臂抽搐,口中吐血,死在家中。“政府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收走遗体,他们正在杀死我们”,Gweah说。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9月15日,在蒙罗维亚一条繁忙的街道上,居民们围着一具遗体疾呼。他们说这名男子3天前去世,家人叫人来收走遗体,但掩埋队并没有来。于是人们带着橡胶手套将遗体拽到街道上,导致交通堵塞并要求运走遗体。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9月4日,蒙罗维亚,一名埃博拉患者在无国界医生组织治疗中心外等待被收治。病毒高度流行,很多人无法接受治疗而死在家中,或死在治疗中心的门外。Daniel Berehulak 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8月25日,蒙罗维亚西点贫民窟的居民在被隔离后向一名政府官员抱怨缺乏生活必需品。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12月14日,几内亚的Meliandou村,EtienneOuamouno是被认为这次疫情中“零号患者”孩子的父亲。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10月6日傍晚,利比里亚邦县(BongCounty),医疗卫生工作人员在埃博拉治疗部忙碌。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10月5日,掩埋队将一名在早产过程中死去的37岁母亲下葬。她在前往治疗中心的途中死去。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12月6日,塞拉利昂Loco港,一个小女孩的双亲被埃博拉病毒夺走了生命,她才4岁,她的昵称是SweetieSweetie,此时她正坐在一处疗养中心内。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10月6日,工作人员在前往利比里亚邦县进行转移工作前祈祷。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9月18日,蒙罗维亚,利比里亚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将一名30岁的埃博拉患者移走。“我们上周才来这带走了她丈夫,今天来带走妻子,可能下周我们还要来带走他们的孩子”一名工作人员说。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11月21日,塞拉利昂弗里敦,16岁的IsatuSesay已经神志不清,3个小时后死去。过去3天来,他数十次呼叫救护车失败。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9月18日,蒙罗维亚,家属眼看着红十字会掩埋队转移疑似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家人。掩埋队在过去4周内来了4次。这名死者出现了持续6天的出血热症状,他的家人两次将他送往治疗中心,都因床位不足而作罢。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9月17日,蒙罗维亚,利比里亚红十字会收尸队前来带走疑似病例死者。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10月6日,利比里亚邦县,工作人员进入治疗中心的高危地带。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10月19日,埃博拉幸存者GeorgeBeyan与他5岁的儿子William。George被治愈后可以自由回家,但儿子William却又被检测出埃博拉病毒呈阳性。工作人员告诉他,他是照顾William的最佳人选。William仅仅在几天之后便去世。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8月31日,蒙罗维亚,5岁的女孩EstherDoryen被拎上救护车,一周后去世。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9月5日,蒙罗维亚,感染了埃博拉病毒或家人出现相关症状的人们在JFK埃博拉专业治疗中心等待被收治。对于受害者们来说,此时已经晚了。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专题摄影奖: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12月16日,利比里亚Foya,JosephGbembo凑到母亲的坟墓前。他有4名家人死于埃博拉疫情。DanielBerehulak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8月13日,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镇,警察发射催泪瓦斯弹驱散示威者,爱德华·克劳福德予以反击。四天前,手无寸铁的黑人少年迈克尔·布朗被白人警官达伦·威尔逊被枪杀后,动荡和骚乱引燃圣路易斯地区甚至整个美国。RobertCohe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8月9日,LouisHead抱着妻子LesleyMcSpadden安慰她。几个小时前,她的儿子迈克尔·布朗在弗格森坎菲尔德绿色公寓被警察枪杀。HuyMach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9月8日,LesleyMcSpadden将玫瑰花瓣撒在血迹斑斑的弗格森的街道上,她的儿子被警察杀害后,尸体在这条街上停留了四个多小时。HuyMach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我所有的朋友都被杀害了!我恨这一切,”2014年8月11日,抗议者JamellSpann在身着防爆装备的警察中大叫到。这些警察已经清除了聚集在弗格森警察局数周围的百名示威者。RobertCohe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我所有的朋友都被杀害了!我恨这一切,”抗议者JamellSpann在身着防爆装备的警察中大叫到。这些警察已经清除了聚集在弗格森警察局数周围的百名示威者。RobertCohe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8月10日,为悼念MichaelBrown而举行的烛光守夜活动爆发骚乱后,一个腰间別枪的劫掠者抢劫了QuikTrip。这间店随后被焚烧。DavidCarso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不要向我们开枪!”居民大叫着嘲弄相继到达的警察,这些警察在MichaelBrown被杀死后的几小时里来到弗格森的坎菲尔德,为驱散愤怒的人群。传言指出,MichaelBrown在举手投降后仍被警官DarrenWilson枪杀。这就是“举起手来,不要开枪!”运动的起源。DavidCarso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8月18日,一周的抗议之后,在西弗洛里森特大街,面对游行者的辱骂,一位圣路易斯县的警察面露疲惫。J.B.Forbes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8月13日,圣路易斯县警方战术小组正向人群发射催泪瓦斯,作为弗格森示威期间有人向警察开枪的回应。两个多星期以来,警察和抗议者每晚都会发生冲突。DavidCarso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一家麦当劳餐厅外,陌生人帮助CassandraRoberts清除眼中的催泪瓦斯。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8月21日,当TheoMurphy和他的兄弟JordanMarshall点燃蜡烛时,从坎菲尔德绿色公寓酒店起,超过60码的路面上都铺满了玫瑰,为的是纪念MichaelBrown。ChristianGoode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8月25日,MichaelBrown的父亲擦掉了儿子灵柩上的指纹,随后灵柩被埋入圣彼得墓地。RobertCohe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8月25日,葬礼结束后,MichaelBrown的灵柩离开了FriendlyTempleMissionary浸信会教堂。数千名哀悼者挤满了教堂和街头向MichaelBrown告别。RobertCohe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12月8日,JoshuaWilliams(中)和NicholasAustinJackson正向圣路易斯警察总长SamDotson喊叫,他试图在弗格森委员会会议上发言。此前,密苏里州州长杰·伊尼克松提出了问题的解决方案。人群中有的人高声支持JoshuaWilliams,有的人对他的观点表示质疑。DavidCarso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10月11日,圣路易斯市中心,由AsherKolieboi发起数千人组成的游行队伍走上街头,抗议警察的暴力行为。一系列的抗议活动持续了整个周末,被称为“弗格森十一”行动。RobertCohe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11月19日,一场足球比赛结束后,爱德华·琼斯圆顶球场外,弗格森事件的抗议者CheyenneGreen与一名球迷发生冲突,抗议者试图从球迷手中夺回被抢走的美国国旗。DavidCarso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12月3日,抗议者把车后窗的玻璃都击碎了,一名司机掏出枪高度警惕。就在前不久,示威者封锁了路口,并爬上了他汽车的引擎盖,直到驾车逃离才把示威者甩开,在这个过程中他开枪射击了几个示威者。示威者们一路追击最终包围了他的车,就在此时司机果断掏出枪,最终被警察逮捕。DavidCarso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11月14日,弗格森弗洛里森特西大道胡安妮塔的时尚精品店前,示威者在拍照。沿线超过一英里长范围内,有十二家商铺烧成废墟。几个小时前,陪审团拒绝起诉枪杀MichaelBrown的警察DarrenWilson。RobertCohen摄

2015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弗格森事件报道

2014年11月26日,弗格森,密苏里州国民警卫队士兵在一家美容用品店的废墟前站岗。虽然州长杰·伊尼克松在陪已经审团的判决结果公布之前已经通知警卫队戒备,但警卫队也只是在判决结果公布后的第二天才进入到弗格森的。RobertCohen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