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车软件将在杭州推"叫飞机"服务 收费数千元/位

今日早报

CFP供图
CFP供图

风光一时的私人飞机俱乐部销声匿迹之后

一款打车软件将在杭州推出“叫飞机”服务

浙江低空飞行领域商机再现?

浙江人一直有飞翔的梦想。

前几年,各种媒体报道显示,浙江民企一直是私人飞机的“粉丝”:已故的裘德道曾是浙江第一个拥有私人飞机的企业家;义乌人王斌把他的主导产品——相框印在了自己的直升机上;万丰奥特的陈爱莲则是坐着私人飞机去开会……

之后,这类消息渐渐稀少。

最近,关于私人飞机、直升机的新话题又冒了出来:

浙江首家飞机5S店在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开业,在开业首日,两架直升机被人买走;

德清要建一个通用航空(指公共航空运输以外的民用航空活动)机场,打造浙江的通航小镇,集整机与部件研发、制造、销售、培训、维修、租赁和展会于一体;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消息,打车软件Uber继推出打车、叫船服务之后,5月份将在杭州推出“叫飞机”业务。

掘金低空经济的机遇,真的又出现了?

近日,Uber宣布将在杭州首推“一键叫飞机”业务,就像打车一样方便。

“我觉得不太可能。”朱老板听闻之后摇摇头,“如果真的有,我倒愿意去坐一坐,最好让我来开一下过过瘾。”

记者随机在身边朋友圈里做了调查,大多数人认为这个事情不太靠谱。对于种种怀疑,Uber方面却明确表示,该业务在杭州正式“上线”的时间就在下个月。

“这个业务肯定是会推出的,飞机的报批手续已经准备妥当,目前正在定场地。”半个月前,相关负责人曾透露,他们做的依然是平台功能,提供飞行服务的是有着通用航空资质的代理公司。

“叫飞机”业务,是什么样子?

对此,记者采访了Uber杭州公司的市场部负责人王刚。“因为条件所限,目前只开通一条飞行线路,初步打算从西溪悦榕庄起飞,穿越西湖景区,绕钱塘江后返回悦榕庄。”

他说,“一键叫飞机”服务和打车、叫船非常类似,用户打开手机后,如果附近能搜到飞机,那么随时都可以呼叫服务,不需要提前预约。

据透露,其提供的每架直升机是4—6座,而叫一次飞机的收费标准为数千元/位,按人头计算,每次飞行时间在20分钟左右。

由此可见,Uber提供的“叫飞机”服务其实是一种空中旅游项目,并不具备传统的交通功能。

“比我想象中贵多了。”对于这样的价格,抱怨声自然不在少数。不过,同样也有一些人愿意“土豪”一把:“比如纪念日、生日等特殊日子,或年轻人求婚,去天上玩耍一把,这比花钱买礼物更加有意义。”

新业务

杭州将现“叫飞机”服务,会像打车一样吗?

回访

拥有私人飞机的浙江人,主要来自杭州、义乌、宁波、温州等地。其中,温州人显得尤为喜欢求“上天”的乐趣。

一架相对便宜的私人飞机,售价约一两百万元,对于浙江大批富人来说,不是问题。于是,前几年各类私人飞机俱乐部在浙江各地冒了出来。

在杭州建德,曾出现过省内第一个私人飞机俱乐部,游客可以搭乘直升机或小型飞机浏览千岛湖景色。而如今,不论记者如何搜寻电话,都已无法联系上这家俱乐部。

余杭天都城也曾有过杭州首家飞行4S店,当时风光无限,如今也已人去楼空。

记者在网上搜与飞机相关的浙江俱乐部信息,发现这些新闻都是前几年出现的。按照当时留下的一些信息联系,会发现,或电话不通,或早没了踪迹。

温州的朱老板是一名飞行爱好者,自己名下没有私人飞机,但花在飞机上的钱并不少。他也是记者早年采访天都城那家飞机4S店时,采访过的一位业内人士。

朱老板曾有过考飞行执照的梦想,自己上机飞行的时间也不在少数。“在2010年之前玩的人还是蛮多的,各种飞行爱好者活动也蛮多,而现在都没什么人玩了。一方面,圈子里的流行风已吹过去了;另一方面,可以玩的地方变少了。”

“可以玩的地方变少”,大多是因为审批严格。朱老板透露,办理飞行手续的各种硬性条件太苛刻,每次申请飞行区域和飞行计划也非常耗时间,所以他们以前大多只能“黑飞”,也就是在未经审批的情况下擅自飞行。

2010年前后,民航浙江监管局曾查处过数起“黑飞”事件,之后,玩飞行的人就开始回避媒体了。

风光一时的私人飞机俱乐部,大多已销声匿迹

不论是“叫飞机”业务,还是不久前出现的飞机5S店、通用航空机场设想,从某种程度上,都可以理解,还是有企业想在浙江掘金“低空经济”。

事实上,低空经济正在逐渐放开。2014年《低空空域管理使用规定》等有关低空空域的新政出台后,有分析认为,随着低空领域开放,通用航空市场将真正打开。

浙江又出现了一些探路者。

海宁人程伟士,从30多岁接触动力三角翼开始,之后把滑翔伞、热气球、固定翼、直升机等各种类型飞了个遍。之后,他拿到了自己的直升机驾照,并拥有了自己的私人飞机。

上周,程伟士来到杭州,为他的浙江白领氏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向民航浙江安全监管局办理“申请运行合格审定”手续。“一旦拿到相关审批之后,我就是浙江第二家具备(民航局)审定合格认可的,以直升机为主要机型的民营通用航空甲类企业,除了航线运输之外,我们可以开展各类通用航空飞行业务。”

记者从民航浙江安全监管局了解到,在民营通用航空企业的准入条件中,除了要有营业执照外,还必须具备通用经营许可证、航空经营许可证和运行合格证,及运行规范。

为此,程伟士准备了大量的材料,如通用航空经营许可申请书和筹建工作报告、企业章程、飞行特殊情况应急处置程序、航空安全手册、运营手册等数十本手册。

“等有关部门把一份份材料审核完毕后,接下去,民航局还要对我们进行最后的验证,包括飞行演示和对操练进行检查。” 程伟士说,等一切审核通过之后,他们才能在全国范围内合法飞行。

他告诉记者,即使是合法飞行,每次飞行任务都必须提前一周向民航空管局提交审批手续,并拿到飞行任务批复;在实施飞行任务的前一天下午3点之前,还须向军方、民航部门上报飞行计划,得到批复之后才可以起飞。

程伟士说,没拿到相关资质的飞行,都属于“黑飞”。“我们正式对外开展业务,估计要在今年的六月份。”

分析

想在浙江上空飞行,容易吗?

虽说程伟士的公司还没拿到运行资质,但对于低空经济,他心里早有了盘算。

在浙江白领氏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官网上,记者看到了不少与飞行相关的业务:如飞行培训、观光旅游、私人飞机、商务包机、航空器托管等。

其中,飞行培训是程伟士最为看重的。在其公司内,不仅他自己拿到了飞行驾照,还有一位取得美国联邦航空局(FAA)以及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教员执照的年轻飞行员。

“这个业务主要针对飞行爱好者,现在的‘富二代’玩厌了高尔夫、跑车、游艇等,应该对直升机会比较有兴趣。”他说,不论对方会不会开飞机,都可以自己上机体验一把,当然他们还提供直升行私商照培训服务。

“最便宜的飞机,每小时的租赁时间也要在5000元以上。”

记者还了解到省内另一家通用航空公司——新洲通航,他们的飞机基本上都停在千岛湖,在杭州凤起路有一个办事处,主接杭州业务。

据了解,新洲通航早在2008年就拿到了民营通用航空的相关资质。

对于记者的采访要求,“新洲通航”老板赵先生显得很低调。

“我们几乎没有业务。”他的话中,更带着一丝无奈。

和“白领氏通航”公司类似,“新洲通航”在私驾培训、空中游览、出租飞行、公务飞行、空中广告等方面都开展了相关业务。

“主要是浙江的硬件条件还不具备,一方面市场培育还不够,对于商家还是消费者来说,飞行成本都太高;另一方面,浙江没有足够的小机场,杭州只有浙医二院可以停直升机;其他能停的地方,离中心城市都太远。”

低空领域有掘金空间吗?各方看法截然相反。

(记者 金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