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竟然做过《包青天》片尾曲

南方都市报

这几年,“影视歌曲”的市场又突然兴旺起来,大牌歌手们别的歌都不唱,就只唱影视剧主题歌去了,譬如王菲的《匆匆那年》、《遥不可及》、《致青春》,朴树的《后会无期》等。如今,那英的这首《默》,虽然起初不是为电影而唱,但最终还是没脱离这规律,依旧是首电影主题曲。

其实“影视歌曲”这东西也诞生了有好几十年了,其间随着时代变化,也经过了起起伏伏的各种状况。在接受南都专访时,高晓松和那英也聊到了这段关于“影视歌曲”的小历史。高晓松说,1980年代是港台影视歌曲最为黄金的年代,那时候的影视歌曲,电影跟音乐显得特别契合,就出了很多至今大家都还记得的经典,譬如《橄榄树》、《是否》、《一样的月光》等。

后来到了1990年代初,内地电视剧市场也越来越火了,就涌现了一批唱电视剧主题歌的内地歌手,那英说:“譬如孙楠、刘欢、毛阿敏,当年都是唱影视歌红起来的,当然也包括我,你说《山不转水转》这首歌,就是一个电视剧插曲嘛,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再后来,就进入了旺盛的唱片时代,那英说,“那个时期是这样的,就是唱片业最发达的时候,歌手已经不在乎去唱电影、电视剧插曲了。”所以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影视歌曲就被唱片抢走了风头。

高晓松也回忆,当年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因为大家发现影视和歌曲这个互相推动的力量太强,而且那时候影视剧还没现在那么大的市场,于是就先从港台发起,开始了一个叫“卖掉片头片尾位置”的风潮。从那时候起,影视歌曲进入一个特别差的年代。高晓松还举了个例子,当年唱片公司为了给他那首《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在台湾宣传,就买了当时《包青天》这个剧,结果这首歌就成了《包青天》的片尾曲,每一集播完后就会响起老狼的声音:“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无声无息的你……”

“我当时就傻了,这难不成是王朝马汉睡上下铺?但公司就觉得能推广就可以了,《包青天》有好几十集,每天都能听见一次,这歌就能推广,结果最后不但音乐跟电影分家了,还陷入一个低潮。”而在此期间也有很长的时间,是影视和音乐都陷入低谷的几年,那时候彼此也没发生什么效应。一直到了这几年,影视行业兴旺了,音乐行业则弱了下来,所以唱影视歌曲又成了歌手们很乐意去做的事儿。高晓松说,现在好像又回到最初那个时代了……

观影之前先听歌,华语电影歌曲大作战!

一个如火如荼,一个日薄西山,这是大家对于如今国内电影市场和唱片行业所能达成的共识,不过境遇天差地别的二者,并非永不交叉的平行线,甚至一旦相遇还会火花四溅!比如这几年相继大红的《因为爱情》、《小苹果》、《匆匆那年》,就证明了“好”的音乐可以为电影带来不可估量乃至喧宾夺主的影响力。在成功案例的启发下,众多电影出品方如今争先恐后地重视起电影歌曲的运用,不仅请来大咖音乐人,甚至愿意为一首歌专门召开发布会,多么财大气粗!而近期华语电影中的相关歌曲越发呈井喷之势,在此我们精选代表案例,一一道来。 撰文:流水纪

品质代表 那姐开嗓 光环笼罩

●那英《默》(《何以笙箫默》插曲)

●张靓颖《Y ou A re MyS unshine》

●黄晓明《何以笙箫默》(《何以笙箫默》主题曲)

从原著到电视剧再到电影,《何以笙箫默》真是“经得起多大诋毁,就受得起多大赞美”。近期亮相的电影插曲《默》顶着“那英五年来唯一新歌”、“高晓松亲自制作并执导M V”、“那英黄晓明亲自出演M V”等诸多光环,本身确实有不少噱头,不过最终让这首歌脱颖而出的,是那英用不动声色却直捣人心的情感张力超越了演唱技巧本身;M V方面则请来现代舞大师高艳津子指导那英和黄晓明用手语同步“演唱”,别出心裁。在那姐领衔下,张靓颖和黄晓明的两版改编自英文老歌的主题曲,也在剧情上做了很好的结合。

_baidu_page_break_tag_

话题代表 话题制胜 虐死个人

●赵薇《左耳》(《左耳》主题曲)

●欧豪、胡夏、杨洋《放心去飞》(《左耳》推广曲)

“小燕子”为“五阿哥”导演的电影唱主题曲!当赵薇和苏有朋站在一起,两个人经历时光打磨的容颜绝对完爆无数穿越剧,直接让无数80后泪流满面,再搭配赵薇在歌里唱的“青春的路途没有红灯 越走越快你也成了过来人”,简直要把大家虐得死去活来!三枚主演电影的小鲜肉重新演唱当年小虎队时代的经典《放心去飞》,也是进一步把怀旧元素放大,再加上本身在90后里颇有人气的小说原著,《左耳》在电影歌曲题材上的运用确实牛逼。

●伊能静、秦昊《谢谢你的爱》(《我是女王》插曲)

●吉克隽逸《我是女王》(《我是女王》主题曲)

●胡夏《替我照顾她》(《我是女王》主题曲)

同样是歌手跨行导演,伊能静在《我是女王》里发布的歌曲也不少,吉克隽逸演唱的同名主题曲保持黑妹一贯欧美节奏风格,胡夏的《替我照顾她》更是新专辑同名抒情主打,两首歌质量都不错,但最抢眼的还是伊能静和老公秦昊合唱的《谢谢你的爱》,电影内外的剧情交相辉映,让人感叹爱情确实美好,现实确实残酷,二者密不可分,却都可以为了营销服务。

人气代表 歌神来唱 静静听歌

●陈奕迅《暴风雨》(《暴疯语》主题曲)

●张学友《赤色壮举》(《赤道》主题曲)

两部港片,找来两代“歌神”唱主题曲,没有那么多花哨噱头,我们静静听歌就很好。港片和港乐都已经过了那个风光无限的黄金年代,两代歌神如今唱的也都是国语,但有一种回归到音乐本身的感动,还是似曾相识,初心未改。

偏锋代表 民谣歌手 总有人爱

●李志《这个世界会好吗2015》(《闯入者》宣传曲)

去年《推拿》横扫金马奖,内地票房仍是不尽人意,再加上之前惨败的《黄金年代》,显示普罗大众对于偏文艺类电影仍有较大接受空间需要开发,不过民谣歌手尧十三的一首旧作《他妈的》倒是因为《推拿》而引起众多文艺青年共鸣,今年王小帅的电影《闯入者》邀请民谣歌手李志来演唱宣传曲,同样获得了特定受众的欢迎,也显示着越来越多元化结合的可能性,无论是电影和音乐两个行业的合作,还是行业各自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