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流量资费降价难在哪儿

东方财富网

长期以来广为诟病的网速慢、流量资费高等问题又一次站在舆论风口。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敦促相关部门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实现“薄利多销”。随后,电信运营商率先下调宽带固网费用。业界指出,流量资费存在50%的下降空间,不过这并非朝夕就能实现,将伴随着4G用户数量增加、基础设施完善同步进行,这也进一步刺激运营商加快流量经营的转型和业务模式的创新。

互联网+厂商再度开炮

近日,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网易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呼吁网速提上去、资费降下来,引起了国务院的关注和重视。之后不久,工信部公开表态,将推动企业加大网络投资,降低手机流量资费,已立即布置相关企业研究落实。

值得一提的是,丁磊并不是第一个炮轰运营商网速慢、资费高问题的人。在此之前,包括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当当网CEO李国庆等都曾对流量费用有颇多微词。其中,张朝阳此前解读搜狐财报时多次提出,搜狐视频业务每年要花费大额的带宽购买费用,成为视频业务“烧钱”困局难解的一个重要原因。除此之外,经营网络音频业务的创业型公司喜马拉雅FM联席CEO余建军也曾透露,带宽购买成本已达数百万元。

观察人士指出,无论固网宽带还是移动宽带,可以说是承载几乎所有互联网应用的底层网络,重要性不言而喻。互联网厂商希望借助社会舆论向相关部门和三大运营商施压,进一步改善网络质量,下调带宽费用,由此更好地提供各种互联网应用和服务。事实上,在过去一两年间,互联网企业的OTT应用已对运营商的传统业务造成冲击,运营商逐渐沦为网络管道,但管道核心资源仍掌握在运营商手中,互联网企业仍需要向运营商支付一定的带宽费用,在互联网应用免费成主流的情况下,降低带宽成本自然成为普遍性的需求。

国内外差距引争议

互联网企业的诘责,使一直以来对运营商资费高的社会大众“讨伐”声音再一次甚嚣尘上,而且公众大多形成了国内资费远高于国外水平的认知。

独立电信行业分析师付亮指出,国内无论固网宽带还是移动宽带,网速与欧美国家相比有明显差距。固网宽带落后美国约五年,移动宽带落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约四年。

而通信专家项立刚则并不同意国内通信资费高的观点,他指出,资费被指偏高,与4G网络发展、普及程度及运营商摊平前期大量基础设施建设成本有关。实际上,国内三大运营商的竞争是异常惨烈的。北京商报记者从三大运营商官网获悉,目前4G套餐含1GB流量的价格约在120-150元,还内含400-500分钟的通话时长。由于日韩、欧美运营商的业务类型及内容不同,虽并没有直接可比性的数据,但国内的资费水平确实处于中等偏下。

另有业内人士认为,与国外电信业一个很大的不同是,国内电信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管理体制的束缚,网络经营有着不同的市场主体,但却有着血缘关系,并未放开拳脚展开实质性的竞争,与此同时,运营商内部的发展驱动力不足,业务模式缺乏创新。

一位不愿具名的来自运营商内部的人士叫屈称,运营商既要保证持续的盈利能力,有着严格的KPI考核制度,又要顾及社会公共事业,投入巨大的建设成本,回报却十分有限,这显然是一个悖论。

流量经营迫在眉睫

尽管运营商有着自己的委屈,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政府部门重视、社会舆论施压的情况下,4G流量资费将迎来下降。截至发稿前,记者分别致电三大运营商,了解到运营商目前还并未公布降资费的政策,但已在内部商讨。

流量资费下调,对三大运营商来说,一个直接的后果就是摊薄盈利。近年来,传统的营收主力――语音及短信业务急剧萎缩,运营商向流量经营转型,数据业务在三大运营商营收结构中的比重已接近或超过一半,而流量业务盈利空间进一步压缩,将使运营商的转型之路再遇变数。

据中国移动最新发布的2015年一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显示,中国移动总营收为1608.57亿元,同比微增3.9%;净利润238.3亿元,同比出现5.6%的降幅。而在此之前,中国移动在2014年实现6414亿元的营收,相比上年微增1.8%,净利润为1093亿元,尽管这一数字仍很漂亮,但与中国移动自身同比却出现了10.2%的降幅,成为16年来的最大跌幅。

专家指出,工信部已经表态,三大运营商再度下调4G流量资费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倒逼着电信运营商加快流量经营的步伐。更为重要的是,流量经营不能只局限于单纯的流量销售,还需要通过创新实现流量的多元化模式。不过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不太可能出现断崖式的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