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最痛恨的一部小说

张炜的文史天空

nd060105044.jpg

周恩来喜欢读小说。早在少年时代,他就浏览了《三国演义》、《水浒》等中国古典名著。他曾说:“读小说和办公用的不是一个脑子;办公办累了,看看闲书也是休息。”

1944年,原苏联作家斯捷潘诺夫出版了长篇历史小说《旅顺口》,受到读者的热捧。1946年,该小说获得斯大林文学奖金。而与众多读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周恩来认为 “这本书很糟糕”。

周恩来:《旅顺口》是一本坏书

新中国诞生初,为了争取生存空间和求得一个和平的建设环境,毛泽东亲往苏联访问,打算和苏方签订一个新的同盟互助条约,争取苏联在政治、经济方面的对华援助。毛泽东是位伟大的战略家,宏观把握很准确,他希望周恩来赶去苏联协助自己同斯大林谈判。周恩来即于1950年1月10日从北京前门火车站乘专列赶赴苏联。

当时,中苏关系热烈亲密,号称“磐石般的团结”,苏联被称为“老大哥”,斯大林的威望极高,在中国人民的心目中,他是神。在这样的气氛中,周恩来仍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临行前,周恩来特意交代秘书何谦把当时名噪一时的苏联军事历史小说、1946年曾获斯大林文学奖金的《旅顺口》一书带上车,以便在行车途中阅读。

在开往莫斯科的专列上,周恩来阅读了小说《旅顺口》。当时人们一听这本书获得斯大林奖金,就盲目地跟着叫好。周恩来不仅没有叫好,越看眉头皱得越紧,最后,他把书一摔说:“满纸胡说八道,这种书居然还获斯大林奖金,可见苏联也并不是什么都好,什么都对。”(中共党史出版社,《周恩来的故事》349页)

周恩来对何谦说:“《旅顺口》是一本坏书,作者斯捷潘诺夫完全站在反动的沙皇统治阶级立场上,极力美化、宣扬沙俄的侵华战争。”

畅销历史小说《旅顺口》

《旅顺口》的原著作者阿?斯捷潘诺夫生于1892年,他的父亲叫尼?斯捷潘诺夫,是沙俄侵略军中的一员,日俄战争初期,曾是旅顺炮台的指挥员,这时,12岁的斯捷潘诺夫就在父亲身边,是旅顺口战役的目击者和参与者,后来,他作为日军战俘与其父返回家乡。所以说,作者从小就被殖民侵略思想所熏染。

1939年,斯捷潘诺夫写成了旅顺口战役回忆式的历史小说第一部,并于1940年在克拉斯诺顿出版。1941年,又写成了第二部,于第二年也在克拉斯诺顿出版。1944年,历史长篇小说《旅顺口》全书出版。

小说《旅顺口》一书,基本反映了旅顺口防御战中的历史原貌,写出了沙皇封建制度的腐败,热情歌颂了俄罗斯下层官兵的英勇无畏。还写出了武器的发展史、战略技术史,并高度肯定了科学技术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

《旅顺口》一经面世,即受到热捧,在苏联多次出版,印行突破100万册,同时又被译成苏联各民族语言和许多种外语,其中包括英、法、匈牙利、日语等。

1944年,《旅顺口》全书出版后,斯捷潘诺夫收到了来自旅顺口战役参与者们成百封的来信,他们又给他提供了当时不明的插曲及战斗事实,这样使斯捷潘诺夫又得以给《旅顺口》补写篇章和情节。这以后,斯捷潘诺夫给小说插入了一个结局(尾声),叙述了《旅顺口》有关人物的最后命运,但这段结局一直没有刊印到《旅顺口》中,而只是补充在他的另一部小说《兹芳纳列夫一家》中。

1946年,长篇历史小说《旅顺口》获斯大林文学奖金。

周恩来:这本书很糟糕

访苏归来10个月后,即1950年11月的一天晚上,周恩来在西花厅和军事秘书雷英夫又谈到了《旅顺口》:

周恩来问:“你读这本书感觉怎样?”

“不怎么样。”雷英夫说:“不像外面吹捧得那么好,我是为了研究战争参考着看一看。”

周恩来严肃地说:“这本书很糟糕,很糟糕的书还获得斯大林奖金,获得某些人喝彩,那就更糟糕,简直是糟糕透顶。”

雷英夫好奇地问:“总理看过这本书?”

“我是在去莫斯科的路上看过的,印象极坏,有些地方简直看不下去。真正的中国人都会有这种感觉,不会盲目地跟着去吹嘘。”

周恩来很少有地掰着手指说:“第一,这本书宣扬的是沙俄侵略战争;第二,旅顺口陷落时,列宁有篇文章说这是掠夺性、反动性战争,这本书却仍然大加宣扬;第三,极尽丑化中国人之能事,不是特务、奸商,就是妓女、骗子;第四,书中宣扬的英雄马卡洛夫,是个拥护沙皇反动统治制度及其侵略政策的家伙。有这四条,这本书是什么货色就很清楚了。他们是改不了的大国沙文主义!”(中共党史出版社2006年11月版《周恩来的故事》)

1972年夏天,周恩来总理陪同刚果总统恩古瓦比登白玉山时,对随从的中国有关同志说:“来旅顺前又看了一遍《旅顺口》,这是一部宣扬侵略战争有理、主张在别的国家领土上打仗的坏书。”同时,周恩来告诉身边的诉秘书:“要多看几遍,以史为鉴,牢记国耻,不忘历史上的教训。”(张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