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赴韩整容热背后:为揽客花样百出 维权艰难

人民网-社会

“美丽”的代价——揭密赴韩整容热的背后

韩剧里的帅哥靓女,整容节目的神奇“变脸”,让许多人对韩国的“造美”技术深信不疑。日前走红网络的《LET美人》节目,更是让不少中国的求美者心动不已——经过手术整形、形体训练、时尚包装等改造方案,原本容貌欠佳的女性得以美丽自信地站在电视荧幕前,而她们的人生也从此改变。

韩国保健福祉部的数据显示,2013年,访韩中国医疗观光游客人数为5.6万余人,占外国人赴韩医疗旅游总人数的26.5%,位列第一。

有些人,在韩国实现了自己的美丽梦想,但有些人,却遭遇了难以想象的噩梦。新华社记者日前采访了4位赴韩整容失败者,揭开赴韩整容热背后的痛与泪。

赴韩整容:美梦变噩梦

北京女士周君(化名)曾经有着高挑的身材,清秀的容貌,2013年夏天她在网络上看到《LET美人》节目介绍了一种双颚手术,可以改善人的脸型。由于牙齿咬合关系不良,周君来到《LET美人》推荐的FACELINE医院,支付了2800万韩元(约合16万元人民币)预约了知名院长手术。术后,周君却发现牙齿完全错位了。

“只有下排第三颗牙能挨上上齿,其余牙齿都无法咬合,无法嚼碎食物,肉根本就没法吃。”消瘦到不到90斤的周君,艰难地告诉记者,她的面部肌肉已出现萎缩,连嘟嘴的动作都做不出来。有一次嘴巴流血了,她都没有知觉。

另一位来自宁波的39岁女性宓圆圆(化名)同样是因为看了《LET美人》节目,走进了节目推荐的FACELINE医院。医生给她设计了一个翘鼻尖和发际线下移一厘米的手术。然而术后她发现自己的鼻子粗壮并带有感染,眶上神经被割断,导致头皮失去知觉,头发不停脱落。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赴韩整形美容事故和纠纷的年增长率高达10%至15%。越来越多的整容失败案例,都提醒着人们赴韩整容的风险正不断加大。

韩国整容市场安全堪忧、维权艰难

在韩国首尔著名的狎鸥亭整容一条街,密密麻麻地分布着200多家整容医院。海外求美者的各类医疗纠纷不断出现,引发人们对韩国整容手术安全性的质疑,同时跨国维权也成为一个难题。

27岁的靳魏坤整容前从事演艺工作,2014年初,她参加了一档韩国整容真人秀节目,赴韩国接受JW医院提供的免费整容手术。从1月14日到2月4日,靳魏坤接受了3次12项手术,整容项目包括面部轮廓、隆鼻和胸部修复等。然而靳魏坤回国后才发现颧骨不对称、下巴和鼻子甲体均是歪的。

2014年6月25日到9月2日,靳魏坤和其他赴韩整容失败者一起开始了维权之路。期间她们曾经露宿街头,多次被抓进警局,也曾在医院门前示威,但医院都拒绝赔偿。靳魏坤等人还找到了仲裁机构、律师、保健福祉部等,依然没能为他们讨回一个说法。

在韩国维权失败后,靳魏坤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她开始把自己的心情发到微博和微信上,没想到遇到了许多和她一样整容失败的人,她们有的闭不上眼睛、有的无法吃饭,甚至有人患上抑郁症想要自杀。靳魏坤为这些姐妹建立了几个微信群,大家互相安慰和交流修复的方法,目前这几个群总计已有上百人。

广东的陈怡丽就是其中一个,2010年5月她在个人翻译介绍下来到韩国整容失败,整整4年多时间里她都在修复和维权的路上辗转。她此前做服装生意赚到的40多万积蓄都花光了,还患上了抑郁症,每天不得不靠药物来抑制病情。

陈怡丽说,现在的她十分后悔,如果不去韩国,没有去整容,男友就不会离开她,她的人生就不会是现在这样。

记者从公开信息中查询,目前国人赴韩整容失败维权尚无成功范例。

整容机构为揽客花样百出

周君说,她说做的双颚手术是目前韩国许多整容医院都在推广的一项整容技术,并将其称为“明星手术”或“童颜手术”,称能改善“地包天”“龅牙”“凸嘴巴”等问题,使脸型变得小而圆润。该手术是在口腔里将上下颌面骨截断,然后前后左右移位,对好咬合关系固定,是一个非常精细和危险的手术。在中国和西方国家,双颚手术被称为正颌手术,通常适用咬合关系不良和颌面骨骼发育畸形的患者。在韩国被发展为整容手术。

根据法新社2013年的报道,韩国每年有52%的双颚手术者术后会遭遇面部麻木等神经问题,而一位23岁的女大学生因忍受不了术后无法停止流泪而自杀。

与这些整容失败案例相对的是韩国整容业激增的收入,韩国国税厅3月16日发布的统计数字显示,韩国整形外科的收入呈“大跃进”式激增。平均每家整形外科医院的收入从2012年的4.2亿韩元增至2013年的4.9亿韩元,增幅达16.7%。大批中国游客赴韩整形,成为韩国整形领域收入激增的主要来源。

为了争夺中国整容消费客源,韩国一些整形机构不惜重金投放各类广告、整容节目、发展中介机构、甚至直接在中国开设办事处招揽客源。韩国一家大型综合整容医院2012年在北京开设了办事处,记者以求美者身份前往咨询。当记者问到手术是否有风险时,工作人员表示“我们的医生经验都很丰富,这能减轻您手术的风险。手术安全是有保障的,我们是1999年到现在零事故的整形医院。”

然而,根据韩国媒体报道,去年12月19日21岁的郑某在位于首尔瑞草区的该整形医院接受面部手术时死亡。经警方调查,为郑某手术的主刀医生为牙科医生,且为代理医生。

而在网络上误导求美者的现象更为严重,整容前后对比的广告以铺天盖地的势头进入中国人的视线,“轻松实现小V脸”“轻松打造精致韩式脸”等夸张的宣传无处不在。一些网站甚至称“整容在韩国确实非常普遍,并没有多大的危险性”。

韩国自身整容市场的不规范已是公开的事实:据韩媒披露,韩国至少拥有两万余家各类整形机构,而在医师会注册的整形机构只有1500家左右,专业整形师也只有2100余名。

也就是说,我国求美者只有不到10%的机会遇到正规整容医师,失败甚至会成为大概率事件。

“医疗真的可以被当成商品,钱和利益是唯一的目的。而你作为一个受害者却只能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质疑、诋毁,承受来自于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你的生活会变得一塌糊涂,无休止的折磨,而你却无可奈何。”靳魏坤说。(记者孙蕾 孟菁 王家辉)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