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守30年 VISA等外资银行卡组织杀入人民币业务

腾讯

1.jpg

这是VISA、万事达、美国运通等外资银行卡组织期盼已久的时刻。入华30年,它们终于迎来机会开展人民币清算业务,并与曾经的学生、后来的对手——中国银联正面竞争。

然而,最终能跑赢赛程的是“垄断者”银联,还是踢馆者“VISA们”,现在押宝还为时过早。

或许正如业内人士对腾讯财经所言,放开人民币清算市场对行业肯定是好事,但对任何一家机构都难言好坏——比赛刚刚开始。

苦守30年终获一杯羹

上世纪80年代初,VISA、万事达等外资银行卡组织陆续进入中国。

在人手一本银行存折的年代里,银行卡对于国人而言,是陌生也是新鲜。

这些外资卡组织开始想方设法,培育中国人使用银行卡的习惯。它们和国有银行合作发卡,它们建立银行卡培训中心,它们甚至在中国政府筹建银联时提供给技术支援。

然而,由始自终它们都没有分得中国境内业务的一杯羹。在银联建成前,中国没有相关基础设施让它们开展清算业务;在银联出现后,中国政府规定境内所有人民币清算业务都收归银联——作为国内唯一的银行卡清算机构,各家银行只有接入银联清算系统,才能互相打通,资源共享,才能使消费者在境内跨行、跨地区使用银行卡消费、交易。

在每笔跨行消费和交易发生的过程中,清算机构都将收取一定费用。在中国,垄断者银联长期独享着这块大蛋糕。至2014年底,中国银联的发卡量已经超过40亿张;2014年银联接受的交易额达41.1万亿元。

垂涎30年之久的VISA和万事达们,终于等来中国政府敞开支付清算大门。

4月22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下称《决定》),允许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第三方支付机构、外资银行卡组织等申请成为人民币清算机构。

《决定》提出,境外机构可向境内主体(主要指各家银行)提供银行卡清算服务。这意味着,外资银行卡组织将能与各家银行合作,发行单独印有自己标识的人民币银行卡。持卡消费者可凭卡直接进行人民币消费。

在此之前,它们在中国大陆只能进行跨境的外币清算,如海淘、出国旅游等少数场合,业务范围、业务规模极其有限。

可以说,《决定》终结了银联长期的垄断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决定》要求外资卡组织在申请成为银行卡清算机构前,必须依法在华设立企业法人。此前,由于不被接纳,它们甚至无法以法人实体存在,只得在重要区域注册代表处。

《决定》还提出一系列申请门槛,如注册资本不低于10亿元;单人持股20%或多人合计持股25%以上;连续从事银行、支付、清算等业务5年以上;连续盈利3年以上等。

一些外资卡组织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以上条件不难达到。真正需要花费功夫的是满足“在中国境内具备能独立完成银行卡清算业务的基础设施”这一规定。

该人士称,由于中国政府禁止外资卡组织通过国外基础设施转接交易,因此它们必须在中国建设处理网络,搭建基础设施。这将是个投资巨大、周期漫长的工程。

不过,外资卡组织也可抄捷径,通过并购国内银行卡清算机构省去大量前期工作。然而,这想法短期内实现起来不太容易,毕竟国内当前的清算机构只有银联一家。

腾讯财经了解到,当向央行提出筹备申请后,外资卡组织会在90天内收到批复。若获准筹备,将有1年筹备期(期间不能从事相关业务)。筹备期过后,要向银监会提出开业申请,90天内将收到批复。若获准开业,央行将会同银监会决定是否颁发业务许可证。

获得业务许可证的6个月内,境外卡组织可正式开办人民币清算业务。

按此计算,若外资卡组织在《决定》实施之日(6月1日)就提交申请,最快可在2016年底、2017年初可开展业务。

VISA相关负责人对腾讯财经表示,他们对《决定》充满期待,希望相关规定允许更多的参与者,共同参与中国国内的支付市场建设与发展。另外,VISA称期待进一步实施细则将落地。

从昔日师徒到对簿WTO公堂

2002年10月,为实现中国商业银行的互联互通,央行牵头组建中国首家银行卡组织中国银联。

彼时,VISA派遣专家常驻银联,提供技术支持,使中国银联在基础设施等方面有条件迅速发展壮大。双方还发行了同时带有银联标识和VISA标识的“双标银行卡”——境内人民币清算使用银联通道,跨境和境外的外币清算使用VISA通道。

双方蜜运仅一年,关系旋即降至冰点。一方面是VISA谋求入股银联未遂;另一方面,羽翼日渐丰满的银联希望绕过VISA进行国际化布局。

“我要走出去,同时不让你进来。”一位资深银行卡专家这样形容银联与VISA的僵局。在封锁了中国境内市场后,银联大举进军海外市场,与VISA等外资卡组织争食。

昔日师徒反目,成为商场拼杀的对手。

一位外资卡组织人士还对腾讯财经表示,他们与银联的关系是Sleep With Tigers,亦敌亦友。尽管是对手,但仍要与中国银联进行合作,谋求间接介入人民币清算市场。

2011年春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诉银联的垄断案,将银联和外资卡组织的矛盾推至顶峰。

USTR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指控银联在华的垄断地位,违反中国2001年加入WTO时所承诺的“开放所有支付和货币汇划服务”。

中美双方就此案进行多个回合的博弈。18个月后,WTO专家组驳回美方对银联的垄断指控。与此同时,WTO认定中国政府要求所有在华发行的银行卡都必须带有银联标识,以及要求所有支付终端都必须接入银联网络的做法,违反了WTO规定。

WTO要求中国政府在一定期限内放开支付清算领域,允许外资卡组织开展人民币业务。

中国政府随后的做法,在一些外资卡组织的人士看来似乎有点“不咸不淡”,只是象征性地做出无关紧要的妥协,甚至有人认为中国向外资机构打开支付清算市场又将是一轮漫长等待。

因此,当4月22日《决定》颁布时,外资卡组织的人士难掩兴奋之情,欢呼雀跃。

央行就此解释,中国支付服务市场是全球最开放的市场之一,民营和外资的参与程度都较高。为继续深化金融改革,健全支付服务市场化机制,国务院印发了《决定》,将有助于国内市场形成多个银行卡品牌同台竞争的市场化格局,为产业各方提供差异化、多样化的银行卡清算服务。

“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有利于通过市场竞争来提升我国银行卡清算服务水平,促进产业持续、稳健发展,提升消费者便利,加快中国支付服务市场的改革开放和创新转型。”央行表示。

事实上,业内人士也普遍对腾讯财经表示,多元化竞争对整个行业绝对是好事。没有竞争,市场永远难有创新。

“所有人都认为对行业是好事,但没有人敢说对单个机构是好是坏。”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挑战,银联的垄断地位将瓦解,但仍有可能一家独大,领跑赛程。

部分境外银行卡组织的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银联逾40亿的发卡量,不是新晋对手能在短期内可比拟的。

与此同时,银联在经历了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混战后,早已做出自我改革。其中最为亮眼的是,银联近期与苹果公司频繁互动,有关双方共同推进苹果支付在华落地的消息更是甚嚣尘上。

若银联成为苹果支付在华合作方,无疑进一步加大银联的筹码。

对此,中国银联相关负责人则对腾讯财经表示,中国银联支持并坚决执行《决定》规定,并将和其他银行卡清算机构在同样的监管条件下,开展平等的市场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