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说自己有钱,挥金如土的沙特壕笑了

南方都市报

巴黎奢侈品购物中心的蒙田大道和凡登广场是沙特王族常逛之地。香榭丽舍饭店的迪奥店和香奈儿店时常会为公主在凌晨重新开门,公主一年的战利品足以堆满几个大仓库。

巴黎奢侈品购物中心的蒙田大道和凡登广场是沙特王族常逛之地。香榭丽舍饭店的迪奥店和香奈儿店时常会为公主在凌晨重新开门,公主一年的战利品足以堆满几个大仓库。

巴黎奢侈品购物中心的蒙田大道和凡登广场是沙特王族常逛之地。香榭丽舍饭店的迪奥店和香奈儿店时常会为公主在凌晨重新开门,公主一年的战利品足以堆满几个大仓库。

巴黎奢侈品购物中心的蒙田大道和凡登广场是沙特王族常逛之地。香榭丽舍饭店的迪奥店和香奈儿店时常会为公主在凌晨重新开门,公主一年的战利品足以堆满几个大仓库。

巴黎香格里拉酒店是玛哈公主企图“逃单”的地方。它是巴黎最昂贵的酒店,开门就是景,出门就能逛。

巴黎香格里拉酒店是玛哈公主企图“逃单”的地方。它是巴黎最昂贵的酒店,开门就是景,出门就能逛。

巴黎香格里拉酒店是玛哈公主企图“逃单”的地方。它是巴黎最昂贵的酒店,开门就是景,出门就能逛。

巴黎香格里拉酒店是玛哈公主企图“逃单”的地方。它是巴黎最昂贵的酒店,开门就是景,出门就能逛。

在巴黎香格里拉酒店,玛哈公主戴着名贵珠宝镶嵌的面具,照下了这张相片。

半夜时分从豪华酒店里开溜以逃避房费,这是很多人想过却不敢做的,因为动静太大。设想一下,如果一共有60人、身后拖欠了700万美元房费,加长轿车排队在酒店门外等候,还要搬运小山一样高的行李,你还想逃单吗?

3月31日凌晨3点半,法国巴黎香格里拉(Shangri-LaParis)五星级酒店外,一位沙特公主正准备这么做。

1

多数沙特公主过着常人无法理解的、挥金如土的生活

在沙特,女性是二等公民,公主也不例外。

不过,多数沙特公主过着常人无法理解的、挥金如土的生活,她们日常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花钱,每年度假不断、消费不断。这天半夜在巴黎香格里拉酒店门外、企图开溜的公主玛哈(MahabintMohammedbinAhmadal-Sudairi)就是土豪之一。

玛哈公主和60名随从在酒店里住了5个月,包下整层楼共41个房间,但国王阿卜杜拉拒绝买单,700万美元房费未结,酒店很头疼。半夜3点半,酒店一名服务员发现公主的大队人马开始陆续离开,于是偷偷报告。警察赶来时,豪华车队基本就绪,大箱子把车尾箱塞得满满的。在法国,逃避房费会被指控、坐牢,但玛哈公主享受外交豁免权,警察管不了,酒店方面强烈不满,在外交官员斡旋后,公主最终获准离开。但闪人后她马上住进了香格里拉不远的皇家蒙酒店(Royal Monceau),该酒店是卡塔尔酋长所有,卡塔尔是沙特的重要盟国。

#沙特公主实在多,不仅名字冗长,背后的家族也让人分不清———在沙特,王子和亲王有7000多个。不同的家族背景导致他们命运不同:有位公主2007年跟随父亲出走英国,资产被冻结,随时有可能被绑架回国,只能向英国申请政治庇护;有4位公主13年来被软禁在行宫里,除了得到兄长允许出门买点吃的外,不得外出。公主们的私生活也会引来灾祸:有个公主遭遇瑞典超级男模劈腿,不得不在英国戴着面纱出庭控诉,在沙特引发轩然大波;有个公主结交网友不慎,被录下不戴面纱抽烟的视频,遭遇勒索;有个公主在伦敦和情人暗结珠胎,回沙特才知情,急着在被发现前逃到英国产子,否则会面临石刑———上世纪70年代,一名公主因为跟情人私奔,当街被石头砸死。#

2

2009年,公主逃掉了2000万美元的巨额账单

或许玛哈公主觉得这次能像2009年一样幸运,那次她在巴黎蒙田大街和凡登广场疯狂消费后,曾试图逃掉2000万美元账单。

公主的通常消费方式是这样的:走进商店,指指点点,她指点的商品会被包装并送到入住的酒店,然后店家会打电话给其随从,获得支付方式。可那次在送完货后,公主没有照惯例给出支付方式,而是让随从送去了一张写着“稍后付款”的便条———这其实是张比较漂亮的欠条。豪华内衣店的老板坐等10万美元欠款未果,对记者说:“过去8年来公主都是非常优质的顾客,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付款。”休闲服饰店K eyLargo则等待着12.5万美元的付款,老板说:“因为这事,我们的周转经营都出现了困难。”

事情最后在公主当时入住的乔治五世(G eorgeV)酒店得到解决,30多个急着收款的老板在酒店大堂安营扎寨,希望在民事诉讼之前拿到钱。乔治五世酒店为玛哈公主的堂哥拥有,这位沙特王子的身家大约是300亿美元,但他却没有为玛哈垫钱。据报道最后是沙特驻法国总领事馆的官员出面解决了欠款。这桩丑闻让玛哈公主的姐夫、国王阿卜杜拉非常不满,据说玛哈返回沙特后被禁足在王宫好一段时间。

#50岁出头的玛哈是纳耶夫王子的第三个妻子,但两人已经离婚。他们是堂兄妹关系,有5个孩子。2009年,纳耶夫王子纳耶夫王子成了沙特王室实际掌权人。2011年苏尔丹王子逝世,纳耶夫被定为王储,但6个月后他也因病去世。今年1月23日,老国王阿卜杜拉去世,同父异母的弟弟萨勒曼继任成为第七任沙特国王。萨勒曼正是纳耶夫同父同母的亲兄弟。#

玛哈公主试图从香格里拉酒店出逃的时间正撞前夫纳耶夫王子病逝的时间,为此她完全得罪了整个沙特王室。老国王当时说,再不想和玛哈有任何关系。

3

公主一年的战利品堆满巴黎3个大仓库

这一次除了700万美元房费外,玛哈跟2009年那次一样还有2000万美元的消费欠款。店家们都知道玛哈公主已在王室失势,所以这次要钱会更加困难。2013年3月,银行查封了巴黎以西的3个大仓库,里面堆积的是玛哈2012年的消费战利品,价值超过1200万美元,包括服装、帽子、珠宝首饰、艺术品、泳衣、名牌太阳镜、几大箱香烟、镶金餐具、上千双女鞋以及公主戴着各种面纱和面具的相片。

债权人之一是为公主提供司机和豪华车辆的奢华服务公司,公司说,公主每天至少需要30辆豪华车,包括两辆劳斯莱斯“幻影”,欠下40万美元的未付帐单。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起初这份合同很有吸引力,结果变成了一场灾难。”

问题的最终解决让人万分意外。香格里拉酒店的对外代表说,700万美元房费在公主和随从离开后的48小时就结清了!“这一章已经翻篇了,酒店不想再深入讨论这个问题。”休闲服饰店K ey Largo2009年几乎要上法庭才追回12.5万美元欠款,这次也只是简单地说“账单结清了”,而且拒绝透露欠款金额。中东一位号称认识玛哈公主的贵妇说,这次玛哈的酒店和消费债务是被其前夫的一个亲兄弟解决的,有可能就是萨勒曼王子。尽管并不情愿,但能避免让丑闻发酵以免影响王室名誉。

4

住在奢侈品中心地带结伴上街,买买买

沙特王族虽然会惹麻烦,但也总带来各种惊喜。巴黎一直是沙特王室和富豪钟爱的消费目的地,他们一般集中前往第八行政区,这里是奢侈品商店和豪华酒店最集中的地方。他们最喜欢住的酒店是乔治五世和雅典娜广场(Plaza Athenee,为文莱苏丹拥有)。一位跟沙特王室相熟的巴黎贵妇熟知王室的消费偏好:“王室不会考虑丽兹(Ritz)这样的豪华酒店,他们偏爱金光闪闪、充满装饰风格的酒店,就像他们喜欢LV和香奈儿、对爱马仕没多大兴趣一样。他们买鞋的数量远远超出你想象!他们落座时,你能看到鞋底都是新的,因为他们不需要走路。”鞋子和手袋是沙特女性最喜欢购买的奢侈品,因为在长袍外面,这两样一眼能见。

5

王子过生日,请60名同学到巴黎,花了2000万美元

沙特王室的钱源源不断地被花在海外。2013年5月,玛哈公主最年幼的孩子、21岁的法赫德王子(P rince F ahd)在巴黎迪斯尼乐园举行盛大毕业狂欢,邀请60名同学参加,花费2000万美元。其间雇佣了8名专业舞蹈家完成壮观的表演,乐园的主街被改造成巴黎市中心风格。为了配合王子的时间表,乐园提早开门并延迟到凌晨2点才关门。王子乘坐私人飞机前来,同机还有“米奇老鼠”和“米妮老鼠”———过分奢侈永远是沙特王室的风格!

#在沙特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沙特王朝,由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于1932年创立,他前后有22个妻子,生育了45名儿子,在这些王子之间,同父同母和同父异母的差别具有决定性作用。阿卜杜勒。阿齐兹跟最宠爱的妻子哈萨。苏代瑞(H assabintAhm ad al-Sudairi)生有7个儿子,苏代瑞家族是沙特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这7个王子就是所谓的“苏代瑞七王子”,是沙特王朝中规模最大的同父同母兄弟联盟,掌握巨大权势,纳耶夫王子和萨勒曼王子就是其二。随着萨勒曼王子继位国王,“苏代瑞七王子”的权势到了顶峰。#

6

从司机女佣到厨师

公主全部用自己的班子

巴黎市中心的香格里拉酒店原本是座建于1896年的大宫殿,最初的主人是拿破仑的侄孙罗兰德王子(P rin ceR olandB onaparte),现在是巴黎最昂贵的酒店,每晚房价起步价为750美元,套房价格高达每晚2.3万美元。酒店按法国王朝时期的风格装饰,配合当代奢侈艺术品装饰,酒店一直以无可挑剔的服务为豪,但玛哈公主用上的服务很有限,因为她的所有随从都是自带,司机、女佣甚至厨师……

香格里拉的门童说:“我们几乎见不到公主,她好像只在夜间出动,6个月时间里我只在白天见过她一两次,每次她出现都被至少10人包围送上汽车,她的随从包括美发师、秘书、保镖和数不清的、专门为她提行李的跑腿。”

这种昼伏夜出的生活方式对沙特富人来说很正常,因为在当地白天的温度可能灼伤皮肤。所以,很多巴黎最昂贵的消费场所不得不延迟关门或者到凌晨重新开门,以配合贵客的时间表,LV位于香榭丽舍饭店(Cham ps-elysees)的巨型旗舰店曾为了玛哈公主的驾临,在凌晨两点重新开门。那次购物时,公主肚子饿了,要求将汉堡包送到店里来。在香榭丽舍饭店,迪奥、D olce& G abbana、珠宝品牌Chaum et和V ictoriaCasal的店面都是公主爱在半夜光临的。

与其说这是一篇《沙特公主逃单记》,不如说它是《公主买买买记》。对于生活内容只剩“花钱”的沙特公主来说,到巴黎、美国购物,能获得更多快感、更多尊重,虽然同时她们能让更多人获得“惊吓”。哈哈,为了印象更深,做点练习题吧———

学学学买买买,像公主一样豪!

沙特王族到巴黎住酒店,有时选丽兹,有时选香格里拉,有时选乔治五世。(错。他们才不住低调的丽兹呢。)

玛哈公主和60名随从在香格里拉住了5个月,包了41个房间,房费700万美元。(没错。算算每晚房价吧。)

法赫德王子过生日,包下了(B)迪斯尼乐园。A东京B巴黎C美国加州D香港

公主在巴黎昼伏夜出,所以晚上基本买不到东西。(错。LV都为她半夜重新开门啊!)

沙特王族女性最爱买的两样东西是____和____,因为它们想而易见。

公主们购物,只看LV和香奈儿这样的大牌,对Zara这种等级的看都不看。(错。公主连低档衣服都买。)

在沙特国内,所有购物商场的服务人员全部是____,女性______试穿衣服。

公主车技高超,所以在日内瓦买了两辆超级跑车。(错。她根本不会开车,因为不给学驾驶。)

公主住酒店,会带着包括____、____和____在内的全套私家班底。

7

公主只买大牌?错了,她还买Zara和低档运动服

尽管玛哈公主是全球知名的购物狂,却没有什么品牌歧视,会花钱购买所有品牌,大到爱马仕,小到Zara,还有两者之间一切级数的品牌,比如公主曾欠债12 .5万美元的K eyLargo就是一家小型低档运动服装折扣店,位于较廉价的购物区,出售运动鞋、内衣和牛仔裤。玛哈的购物习惯是在所到之处“卷走一切”,有次她去了趟日内瓦,结果需要4辆大型卡车来运走买下的东西,她甚至还买了一辆兰博基尼跑车和一辆法拉利跑车,虽然她自己根本不会开车———在沙特,女性没有驾驶权。

公主的一位熟人曾到访过玛哈的酒店套房,发现里面到处都是购物袋,里面是“能装满好几卡车的高档女装”,绝大部分都没打开过。而在她的宫殿里,一间又一间房里也堆满了口袋和箱子,都没打开过。这位熟人说:“在酒店套房里公主根本没穿那些买的衣服,而是穿着睡衣。套房里到处都是糖果,五六名厨师在专属厨房里工作,因为公主24小时随时都可能想吃东西。”

8

买买买,是沙特富裕家庭女性的唯一娱乐

看上去如此骄奢,但公主其实是个可怜人。

一位在中东认识玛哈的女性说:“她曾经非常有魅力,也很可爱,但她是个空心人。她没有受过什么教育,沙特的家庭总希望早早把女孩嫁出去。她们除了购物就没有其他事可做。这种传统造就了很多愚蠢的女人。”

#玛哈公主小时候很活泼,喜欢音乐和唱歌,也喜欢用有限的词汇创作爱情诗,这在极度保守的沙特是被绝对禁止的。而对这种意识形态最铁碗的支持者和贯彻者之一就是玛哈的前夫纳耶夫王子。纳耶夫是不容妥协的极端保守派,对阿卜杜拉国王相对温和的社会改革措施非常反对,他下令关押或驱逐了很多反对王权的沙特公民。#

纳耶夫王子在跟玛哈结婚的前几年对她颇为宠爱,知道内情的人说:“他很宠她,给她想要的一切。”但他们的婚姻之路并不顺利,在2000年前后,玛哈开始和一名号称“暗夜情人”的沙特歌手成为朋友,对方把公主早年创造的几首爱情诗写进了歌词,而在沙特宗教法律下,这是“大逆不道”的。

沙特的女性作为全球被压迫程度最深重的女性,在没有男性陪伴下,她们几乎不能离开居所,就连富裕家庭女性的唯一娱乐———购物———也是在严格监视的情况下进行的。

沙特商店里的服务人员都是男性,所以女人没有在店里试衣服的机会。她们只能把衣服带到购物中心的厕所里试穿。也正因此,在国外消费对沙特女性具有充分吸引力,保证她们能在一定程度上完成“正常的购物”。

延伸阅读

在美国,沙特公主吓到了私人司机

今年1月,一位名叫JayneA m eliaLarson的美国人出了本书,名叫《载着沙特公主兜风(D rivingtheSaudis)》,书里讲述的是他为到洛杉矶“买买买”的沙特公主阿米拉。阿尔-塔维尔当私人司机的故事。书中的亮点如下:

●“我是4 0多名私人司机里唯一的女司机。每周工作7天,一连7个星期,全天候工作,随叫随到。”薪水直接付现金。

●没有申请表,没有书面合同,唯一的要求是要有一份干净的驾驶记录。Larson只被问了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犹太人?”“我答不是,就得到了这份工作。”

●“这些公主刚刚成年,对男孩子很感兴趣,但她们非常克制。我对她们来说就像个好妈妈。”有个公主说她想到美国上大学,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

●“公主们抱怨她们在沙特的生活很受限制,每天外出都是坐车,上学坐车、去商场坐车,商场还要被隔离,就连旅游也得全副武装。”

●公主购物的作风是:“走进一家店,扫荡一空,第二天再来,再扫一遍。但她们从来不碰现金,我没见过任何一位公主自己付过钱,都是随从拿着钞票买单。公主们只需要走进商店,伸出手指,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跟在后面的随从急忙付款取袋子,将物品放到豪华轿车后面的货车中。”

●Larson只见到过一个公主试图自己付钱,她想在美国上大学,保姆努力使她适应美国生活,坚持让她自己买东西付钱。于是有一天,Larson载着她到便利店买Pow er Bar(棒状食品),“她看见我吃过,于是想买了尝尝。”不过这位公主不是买了一根,而是买了上百根,然后丢下了几百美元就走。

●“沙特皇室的女人和公主们和我们普通人没什么不同,除了拥有上亿亿亿的钱财。”

原载:Vanity Fair 编译:潍

(原标题:沙特公主巴黎买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