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奥迪、克莱斯勒后 奔驰在华价格垄断被罚3.5亿

新华社

1.jpg

继奥迪、克莱斯勒后,又一家车企因违反我国《反垄断法》受到处罚。记者23日了解到,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的要求,江苏省物价局对奔驰汽车垄断案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对奔驰公司罚款3.5亿元,对部分经销商罚款786.9万元。

去年以来,奔驰公司下调部分配件价格,但这仍然难以让其逃避违反《反垄断法》的制裁。江苏省物价局对梅赛德斯-奔驰及其江苏省内授权经销商开展反垄断调查发现,2013年1月至2014年7月,奔驰公司通过电话、口头通知或者召开经销商会议的形式,限制江苏省不同区域内E级、S级整车的最低转售价格。奔驰公司通过加大对经销商的考核力度,对不执行限价政策的经销商进行约谈警告、减少政策支持力度等多种方式,促使垄断协议得以实施。

根据中国《反垄断法》,奔驰公司与江苏省内经销商达成并实施了限定E级、S级整车及部分配件最低转售价格的垄断协议,违反了《反垄断法》第十四条的规定,排除、限制了相关市场竞争,损害了消费者利益。

除了车企的垄断行为,部分经销商也违反了《反垄断法》。其中,苏州、南京、无锡等地经销商,在奔驰公司组织下多次召开区域会议,达成并实施了固定部分配件价格的垄断协议。

根据江苏省物价局的调查,奔驰公司在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的过程中,起到了主导和推动作用。对此,江苏省物价局依据《反垄断法》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九条规定,对奔驰公司处以上一年度相关市场销售额7%的罚款,计3.5亿元。对在奔驰公司组织下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的经销商,处以上一年度相关市场销售额1%的罚款,其中对主动报告达成垄断协议有关情况并提供重要证据的经销商,依法免除或者从轻处罚。对南京、无锡、苏州三地的奔驰经销商共计罚款786.9万元。

针对我国相关部门的执法处罚,记者从梅赛德斯-奔驰了解到,这家车企表示完全尊重、诚恳接受处罚,并将立即遵照执行。与此同时,奔驰表示,已通过全面自查制定了一系列有杜绝此类情况再次发生。

去年,由于违反我国《反垄断法》,一汽-大众销售有限公司被罚近2.5亿元,8家奥迪经销商被罚近3000万元;克莱斯勒及其3家经销商因为类似原因被处以3000余万12.35亿元的罚单。在我国逐步与世界接轨的反垄断执法压力下,捷豹路虎、本田、丰田等相关车企纷纷宣布对整车和配件进行降价。记者采访多家车企负责人,他们均对中国反垄断执法表示配合和支持,并表示将遵守中国的反垄断规则。

【早前报道】“豪车反垄断处罚”追踪:奔驰保时捷等顶风加价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4-09-08

在12家日本零部件和轴承企业收到12.35亿元罚单后,“新华视点”记者近期在汽车经销市场发现,面对反垄断调查执法压力,奔驰、保时捷等豪车品牌却继续逆势加价。

业内专家称,在国家价格反垄断部门即将对几家整车企业开出大额罚单之际,豪车品牌依然“顶风作案”,一方面暴露部分车企与经销商依然心存侥幸;另一方面则显示出反垄断不可以罚代管,消费者维权仍需向纵深推进。

奔驰热销车型加价5万 保时捷提现车搭售配件与服务

从今年7月份开始,持续三年的汽车行业反垄断调查逐步升温,包括捷豹路虎、奥迪、克莱斯勒、宝马等一批品牌相继宣布整车或零部件降价,以回应反垄断部门调查。然而,就在对整车企业罚单即将落地之际,部分豪车品牌却涉嫌利用垄断行为对整车逆势加价。

9月上旬,记者在梅赛德斯-奔驰位于北京大兴区和朝阳区的4S店内发现,消费者想要买到“CLA260”这款车,至少需要加价5万元,而此车的指导价为37.8万元,加价幅度高达13%。记者采访多家奔驰经销商发现,这款车自上市以来就被经销商长期加价销售,朝阳区这家4S店的销售人员说,刚上市时全北京都加价两三万元,现在则是全市范围内都要加价五六万元。而几个奔驰经销商大肆加价的理由都是“各家4S店现车都很少”。

而在另一豪车品牌保时捷位于北京朝阳区的一家4S店内,当记者询问“Macan”车型价格时,销售人员表示不会加价,但随后却又说:“需要做一个全车贴膜,同时再加一个一年的延保,一共费用大约需要3万元。”见记者有些犹豫,这位销售人员暗示这并不算多,“本来正常的话还要加装5万元的配置。”对此,记者表示不愿意加价购买这些配件和服务,但销售人员称如果这样的话提车就要等一段时间。

记者调查发现,在汽车之家、易车网等汽车论坛上,消费者对于豪车加价行为的不满由来已久。特别是对于某些品牌经销商,消费者的吐槽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些豪车的加价理由和加价幅度大多高度相似。

加价与搭售成“公开的秘密” 车企与经销商心存侥幸

据了解,这种加价或搭售的行为几乎是行业“公开的秘密”,长期以来让消费者深恶痛绝。在反垄断巨大压力之下,为何仍有部分车企和经销商心存侥幸?

记者从行业协会了解到,一些豪车品牌部分热销车型的库存量其实并不少,但经销商给消费者的信息却是“供需紧张”,不加价就别想拿到现车。对此,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说,一些豪车品牌经销商有时会刻意制造供需紧张的假象进行“饥饿营销”,通过加价销售赚取更多利润。

记者发现,一些品牌4S店对热销车型加价直言不讳,表现得十分强势。同时,各家4S店对于周边同品牌经销商的加价幅度也十分了解。在上海大众一家4S店内,一位销售人员说:“别人不加价我们肯定也不敢加,要加价肯定是一起加的。”

一位参与汽车行业反垄断调查的专家告诉记者,加价销售有可能是整车供应商背后组织的纵向垄断行为,也有可能是经销商之间通过协商价格组织的横向垄断行为。“如果没有协商,怎么可能一个地区所有4S店的加价幅度基本上都一样?”

有专家表示,就算是个别经销商出现加价行为,也是违法的。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律师邱宝昌认为,汽车经销商针对部分紧俏车型加价销售或强制搭售等行为,涉嫌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多项法律。

在汽车行业反垄断执法处罚的重要关口,部分车企已经意识到加价行为涉嫌垄断,明令禁止经销商加价。捷豹路虎大中华区总裁高博对记者表示,为了满足市场需求,捷豹路虎还将加大对中国市场的供应,消费者遇到经销商加价可以通过服务热线反映。

贾新光认为,此前舆论的焦点多集中在零部件企业以横向垄断合谋控制价格,以及整车企业以纵向垄断造成畸高零整比上面,一些车企和经销商因此心存侥幸,仍然想钻空子加价销售。

反垄断不能以罚代管 消费者维权需向纵深推进

部分专家指出,在反垄断高压之下仍有豪车品牌“顶风作案”加价销售,除了暴露出部分车企和经销商心存侥幸,还表现出行业监管的薄弱环节。

目前,汽车经销与售后行业监管的首要薄弱环节,仍然是垄断存在政策漏洞。现行《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仍然导致消费者买车、修车必须依赖4S店,强化了车企和4S店对国内市场的垄断。

北京中保研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冯君指出,部分车企正是钻了政策的空子,才能抬高定价获取巨大利润。对此,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有形市场分会副会长苏晖表示,工商总局今年8月已发出修改完善行业法规的信号。

与此同时,专家指出,反垄断不能以罚代管。此前,12家日本零部件企业被罚款后均提出了整改措施,包括对公司全体成员进行反垄断培训、采取实际行动消除过去违法行为的后果并惠及消费者。多位专家对此指出,这些整改措施说得好听,但能否实现尚不得知。只有工商、价格等多部门联合起来,同时加强对零部件供应、整车销售、售后维修等多个环节的动态监管和执法,才能让市场真正回归合理。

此外,除了行政罚款,未来消费者索赔的介入,也或将促使消费者维权向纵深推进。参与反垄断论证的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副研究员苏华撰文表示,曾有消费者在湖南和山东起诉车企但均被法院驳回,两案的争议均为4S店销售原厂配件时搭售维修服务。

法律界人士称,在反垄断部门进行行政处罚后,消费者民事诉讼将具有更加充分的依据。相信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也会随之细化,届时,车企可能将面临消费者巨额索赔压力。“如果有一家车企因为输了官司作出巨额赔偿,那么,多数车企就不敢铤而走险。”邱宝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