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如何从中国夺回制造业?

亦观察

40.jpg

世界上,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制造业在一国的经济发展中都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在世界工业化进程中发挥着主导作用。曾经,美国曾凭借先进的制造工艺和完整的制造体系在制造业领域一度遥遥领先,让世界望尘莫及。但进入21世纪后,美国“世界制造工厂”的地位渐渐被中国所取代,美国在制造业领域的话语权逐渐减弱。现在摆在美国人民面前的难题之一就是如何从中国夺回制造业,重塑美国昔日的制造业辉煌。

首先让我们回顾历史,看一看美国作为后起之秀,如何发展制造业,并成功塑造起的“制造大国”的形象?又是如何将“世界工厂”拱手相让中国?以史为鉴,为美国制造业重振雄风找到突破点。

曾经的美国制造辉煌

美国制造业的发展在独立战争之前就初露端倪。当时美国虽然受到英国的殖民统治,在经济发展方向上缺乏控制权,但这并不妨碍美国制造业在本土的扎根发芽。当时,以盛产棉花著称的美国,在棉麻纺织等轻工业领域实现突破发展,除了能够满足本土需要外,还将产能过剩的制造产品输入国外。随着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深入发展,美国制造业逐步从轻工业向钢铁行业和交通运输业迈进。美国的制造业雏形初步形成。

美国制造业首次问鼎世界得益于第二次工业革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巨大的丰富资源,土著和欧洲移民的资本供应,廉价的移民劳动力的涌入,西进运动形成的广阔市场,迅速增长的人口需求为美国制造业的辉煌发展创造了条件。与过去的制造业相比,经过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洗礼的美国制造业进行了全方位升级。一方面,传统制造业的生产动力由蒸汽机械转变成为电和内燃机,另一方面,大量生产的科学方法在美国纷纷涌现。这样的升级加快了了美国制造业的生产效率,以制造业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工业化初步完成。在1851年伦敦水晶宫展览会上,美国制造业产品造成了轰动。亚美利加游艇、麦考密克收割机、辛格缝纫机、霍布斯锁,特别是柯尔特连发手枪,充分体现着美国制造业的技术成就,英国的《时代》杂志当时做出“谁第一?”“美国。”“谁第二?”“根本没有!”的评论。

据相关数据统计,1859—1899年,美国企业数目增加了2倍,投资总额增长近9倍,工业总产值增长了6倍。钢铁制造业发展尤为迅速,1860—1880年,生铁产量由835000吨增长到3896000吨,钢产量由12000吨猛增到1267000吨。铁路长度1860年仅30600英里,1884年仅铁路营业里程已达125000英里。自1860到1900年间,美国制造业在全球制造业总产值中所占比重日益攀升,到1890年为止,美国制造业总产值已经上升到15.8%,成为当时世界排名第一的制造大国,形成了史上公认的“美国制造体系”。

此后的数十年里,美国制造业一直在世界舞台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即使是在1929-1933 年大萧条时期,美国的制造业产值仍维持在全球总量 1/3 的水平。二战结束后,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对手都受到重创,急需战后经济恢复。以此为契机的美国制造产业再次以惊人的速度占据人类世界的半壁江山,20世纪50年代初,美国制造业增加值占世界总和的40%左右,贴有“美国制造”的产品行销海外,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不可动摇的地位,美国的制造业再次迎来发展的巅峰时期。

美国如何从中国夺回制造业?

美国制造业的衰落,中国制造业的崛起

贴有美国标签的制造产品虽然时至今日在世界各地仍有售卖,但与美国制造业辉煌时期相比,美国的制造业从整体上来讲,其世界地位是在不断下降的。美国制造业的地位下降实际上是由于美国政府产业政策转移所造成的。20世纪50年代后期,在两极世界对峙的背景之下,出于军备竞争的需要,制造业结构发生了调整,高新技术产业和军用技术受到重视发展,美国的部分大学甚至关闭了制造技术和制造科学方面的课程,一般制造业受到前所未有的冷遇。20世纪70年代,美国社会掀起了“后工业社会”热潮,试图将美国的经济重心从制造业向服务业等第三产业转移,而美国政府当局对此也深信不疑,美国政府只对基础研究、卫生健康和国防建设提供大量的技术支持,而放弃对制造技术和制造业的经费支持。1975 年之时,美国制造业的份额已经跌落到了世界总量的 22.3%。充当制造业“晴雨表”汽车工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著名的五大湖流域的制造业产区面临萎缩。

制造业的衰落很快就波及到整个经济领域的发展,美国政府认识到当下的经济滑坡和贸易逆差与制造业的衰落有着莫大的关系。此后美国政府纷纷出台措施挽救制造业,在国防部和能源部的通力合作下,制订了《下一代制造业——行动框架》,为美国制造业在将要到来的下一个世纪里勾画蓝图。随后克林顿政府提出的社会投资计划和产业政策,鼓励制造企业购进新设备,引进新技术,制造业的本身的生产效率也随之提高。虽然,美国制造业在之后的几年里有过回暖,但却再也没能重拾制造大国的旧梦。自1985年触及28%的高点之后,美国制造业产值始终在全球总量1/4左右的位置上徘徊,在90年代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美国制造业总产值只占全球份额的26%,随后呈现不断下滑的趋势。

当制造业产值在美国不断下滑时,大洋彼岸的中国成为制造业大力发展的热土。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凭借强势的国家政策,大力鼓励制造业发展,劳动力、土地等廉价的生产要素成本成为中国制造业发展的优势。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标有“MADE IN CHINA”字样的产品行销海外。到2010年,中国制造业的规模已经超过了美国,跃居世界第一。就连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美国运动选手的奥运制服都是由中国制造完成的。中国成为当之无愧的制造大国,成功取代了美国“制造工厂”的地位。

美国如何重回“制造巅峰”

金融危机爆发之时,美国制造业产值所占世界份额已经下降到了18.5%,严重影响的美国就业人数和经济复苏。制造业大量流向中国引起美国社会的一定程度上的恐慌和反思,实现制造业回流得到美国社会民众的认可。那么,美国如何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制造业的重塑,夺回世界制造业领导权值得我们深思?

老品牌,新血液

美国要想重回制造巅峰,首先要做的就是完成原有制造品牌的年轻化。虽然美国制造业在一定程度上呈现萎缩,但包括可口可乐在内的许多制造大品牌,在世界范围内仍然存在着广泛的影响力。如此一来,美国的许多制造品牌相比那些从0做起的的制造产业就明显具有优势。制造品牌年轻化就是将原有的制造业进行改造、包装,为其增添时代特色,在品牌中注入当下人们所追捧的时尚元素并与消费者进行实时互动。众所周知的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破产就深刻说明了品牌走年轻化道路的重要性。通用汽车是美国著名的汽车公司,但在消费者行为习惯发生变化的时候,企业仍就沿着老路进行产品开发。那时的美国汽车消费以节能、省油为主要趋势,然而通用汽车却坚持生产高耗油产品,与市场需求脱节。在大部分汽车公司通过建立网站、通过社交媒体、开设账号等途径与民众分享信息之时,通用汽车公司却缺席其中。少了与民众互动的通用汽车公司既难以把握市场消费主流,又没有将产品与大众发生关系,最终造成这一老品牌的衰落。通用的失败恰恰说明了制造品牌老化的可怕之处,那么,美国要想实现制造业的回归,将原有的制造企业重新洗牌是绝对不可能的,唯有进行年轻化的包装改造,重新规划,才能多快好省地将原有的制造品牌重新推上发展高峰。

打造美国新时代的品牌

除了将美国老字号制造品牌进行年轻化升级之外,美国还必须有新生的强大品牌作为此次制造业重回巅峰的支撑。例数美国制造业的鼎盛时期,都有让世界记住的制造品牌。福特汽车、通用汽车、可口可乐、洛克希德、塞斯纳等诸多被世界认可的大品牌都出自美国,也是美国制造业的杰出代表。这些被世界人民认可的制造产品不仅帮助美国打开了国际市场,更形成了对美国制造产品在质量、工艺上的认可。这些来自美国的、具有代表性的制造产品往往会在世界各地形成追捧热潮,拉动美国制造业整体向前推进。那么,此次美国制造业要想重塑昔日辉煌就必须有拿的出手的产品来吸引世界人民的目光。

创新与生产兼顾

中国已经在制造业领域涉足多年,传统制造业体系初具规模,中国制造在世界范围内占据一定的市场。美国要想从中国手中夺回“制造大国”的地位仅仅依靠制造企业转移国内、减少在华投资是远远不够的。在全球制造产业生态圈内,美国只要在整条产业链中找准自己的位置,才能出奇制胜,掌握主动权。那么美国的位置究竟在哪里呢

众所周知,在整条产业链中,位于最顶端的是创新,位于最低端的是机械式的加工制造。两者取其一,必有一失。那么当下的美国制造业只有两者兼顾,才能够成为最大赢家。以往的美国制造业中多鼓励创新,上世纪80年代兴起的“创新流”,形成美国社会的“创新爆炸“。创新完成后,有的因缺少资本投资而被搁置;有的创新成果直接由企业转交他国代为生产。由此一来,美国渐渐形成了制造业创新强势,投资生产弱势的现状,这对美国制造业产生力极其不利的影响。现在,美国制造业必须一手抓创新,一手抓生产,既不放弃制造业的创新顶端,也忽视产业链的生产底端,找准自己的位置,重回制造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