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癌”的《万物生长》 范爷的激情戏也救不了你

南方都市报

一位女导演的电影被人说成“患了直男癌”的作品。这个说法看起来有点尴尬,对吧?然而,这就是刚刚上画5天的《万物生长》遭遇的最扎眼的评价。这部“重口味青春片”的阵容是这样的:导演李玉,原著作者冯唐,主演韩庚&范冰冰。SO,一个创造过文艺向电影的商业成功的风格女导演,一个在文艺圈永远剑走偏锋的话题作家,再加上范爷和韩庚这两位永远不缺新闻点的演员。你瞧,这化学反应肯定不差啊。

至少,目前来看,《万物生长》和市场上的化学反应不是特别理想,截至周二,它的票房成绩是9570万。此前,南都记者从资深院线人士了解到是:在业内来看,《万物生长》应该像《分手大师》那样从冲出好莱坞超强大片的围剿。现在看来,《万物生长》不太可能赶上《分手大师》的成绩(6.62亿人民币)。

但不管怎样,票房当然不是衡量电影好坏的唯一标准。不过,《万物生长》的口碑也没有超过李玉此前的作品《观音山》。在豆瓣和时光网两大主流电影社区上,《万物生长》的评分别是6.5和6.8。不喜欢《万物生长》的网友给这部电影的标签是“直男癌”“男版玛丽苏”“屌丝杰克苏”,以此类推……

好吧,不得不说,在如今的时代,做个直男真的很危险,一不小心就病入膏肓。那么,《万物生长》咋就变成被大家口诛笔伐的“直男癌电影”了呢?娱乐学术部的同学跑到网上刷了刷影评人和文化人们的评论,给大家列一下所谓的“直男癌疑似基因”吧。至于认同与否,诸君自己判断吧。

基因A “秋水”这么有女人缘。这角色把作者衬托的太自恋了吧

确实,《万物生长》里的秋水,从初恋到现任再到暧昧对象,个个儿都是漂亮姑娘,而且姑娘们都为他爱的死去活来,这哥们儿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基因B “秋水”同学,明明是你先劈腿,怎么表现得比被劈腿的现任还受伤呢?

嗯,这种对女性情感予取予求的情圣模样,真的很容易遭到女性观众的质疑啊。

基因C “秋水”同学,你左手写小说,右手做手术,就可以秒杀一切普通青年。

唉,没辙,作为小众群体的“文艺男”,在普通青年的眼里,已经是“不靠谱又自恋”的代言人咯。而秋水的大学女友白露,最终选择了“安全的普通理工男”,在《万物生长》中,就此从秋水的生活退场,成为“边缘人”。这样的设计,又会让许多观众指责为“自恋”呢。

基因D “秋水”同学,你这精英意识太明显,普通青年承受不起啊。

是啊,能进协和医学院的学生,那都是个顶个儿的好苗子,出来也都是受人尊重的名医。这个群体的青春,和一个普通大学的青春生活,似乎不太同。

不过,这也没辙,你看《万物生长》的原著作者冯唐,小说写得好,然后又做过外企和央企高管,人家写自己的生活也只能是这也的调调啊。

“通篇都是一直男对女性的意淫,李玉被冯唐所累”

公元1874:我非常不喜欢冯唐的文字,尤其是这本小说,基本全篇都是一个直男对众多女性的意淫,主角自负又有所谓的才华,女人则全部围着主角转,不离不弃……在我眼里,李玉是把一部九流小说改成了挺有意思的电影,她的才华反倒被冯唐所拖累。

亵渎电影:女导演拍这么一个杰克森的直男癌故事,也是想票房想疯了,关键是片子没有那股子雄性荷尔蒙气息,明明就是肾虚,却硬要装出性高潮,女人倒可以装,男人硬不起就暴露了。问题还是故事的空洞无物,对白的拗口更是暴露了这纯属一群无病呻吟的中年老人的意淫。

木卫二:看完电影,问题又冒了出来:这到底是谁的青春……韩庚和范冰冰怎么就相爱了?还爱得痛彻心扉死去活来……说这两个人有真爱,我也相信。可是,都玩到了这份上,在那个勾人兮兮、光怪迷离的实验室夜晚,他们突然不干了,还掏心挖肺的,说了一通莫名所以的慷慨言语,我就真的不懂了。(原载于《北青报》)

“很多镜头有灵气”,“构成一个极致的文艺梦”

黄佟佟:《万物生长》有惊喜,有非常多有灵气的镜头,前面部分非常好。我唯一感到不满的是结局成了纯爱故事,青春如果只有纯爱就欠一点味道,还是喜欢原著里更为复杂的柳青。不算彻底,但是值得一看,特别是70后的同志们,仅仅为张楚那首《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梦见乌鸦:没有看过原著,但电影不错,比那些量贩式怀旧青春片强好多,李玉延续了自己符号化的影像风格,但一点也不晦涩,狐朋狗友插科打诨、重口味荤段子和少许激情外表下,依然是纯情+成长+释怀的内心,后30分钟有些崩坏,但整体自然,各种角色的文路不错,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那段最棒。

方聿南:欣赏这部纯文艺片,却丝毫不觉得闷。看完了,却又像是做了一场梦,满是古怪的身心浸入感和如梦初醒的知觉回归,像是被舞台催眠一样,真是奇妙无比。《万物生长》构成了一个极致的文艺梦,谁说烟火气会损害动人的情调,只要胸腔中跳动着一颗文艺的心脏,任何场合都适合激活文艺的细胞。

导演回应

“原著的男性视角是可爱的,并非‘直男癌’”

对于“直男癌”的负面评论,李玉导演怎么看呢?在南都记者此前对李玉的专访中,她谈到了《万物生长》的直男视角。

至少在李玉看来,冯唐的原著的男性视角是“很可爱的,并非一个直男癌的视角”。而秋水的三个“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女友,李玉的解释是:她之前采访过不少男人,他们都有三个关于女人的梦———青涩初恋,校园女友和轻熟女。所以说,《万物生长》中的小满、白露和柳青,其实代表青春期男生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情感想象。

同时,谈到柳青这个角色,李玉也坦言,她在这个人物身上加入了自己的视角。这个柳青,对于秋水而言,不止有情爱的吸引,还有这个女人背后的复杂社会的吸引。和李玉的所有作品一样,无论你爱与不爱,《万物生长》依旧是一部值得讨论的作品。南都记者许嘉 实习生 林冰妮

(原标题:这电影有多“直男癌”?直男又爱不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