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低调:中国最赚钱的平板品牌竟是步步高?

界面

虽然经常能见到“步步高点读机”的电视广告,但是这家位于东莞市长安镇的公司却低调得有些出乎意料。

“步步高在国产平板中出货量达到第一,利润将近10亿元人民币。”一位国产芯片公司的高层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

虽然这个数字没有得到步步高公司的官方承认,但已经有多位平板行业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步步高确实很赚钱。

国内普通平板出货量最高的厂商大概在一年200万台左右,但步步高仅在教育平板的出货量就已经达到了几百万台。与此同时,步步高的硬件成本相较于普通平板而言会更加低廉,但产品基本都在2000-3000元的高价。

步步高教育电子业务隶属于最早的广东步步高电子工业有限公司。相比于跟步步高有关的VIVO和OPPO手机,步步高的教育电子业务确实显得并不那么引人关注。

2001年,步步高董事长段永平斥资3000万元注册OPPO,但两位高管沈炜和黄一禾并无意参与,在不久之后,步步高另外一位高管陈明永买断OPPO品牌权限,宣布独立。而沈炜则负责步步高通信科技,也就是现在市场上的VIVO智能手机。黄一禾则接手了步步高教育电子,产品包括点读机和学习机等。

步步高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随着大屏手机的兴起,平板电脑开始逐渐闲置,许多家长就会把这些平板给小孩和老人,但是家长又不希望孩子一直玩游戏和上网,市场就这样开始形成了。

根据IDC公布的数据,2014年全球平板电脑市场的销售情况已经呈现下滑趋势。

2014年第四季度,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达到7610万台,较上年同期的7860万台减少3.2%,为有史以来首次出现同比下滑。

一位国内知名平板的高层对界面新闻记者说,虽然像昂达、酷比魔方这样的平板公司每个月还能够达到20万左右的出货量,但是利润极其微薄,基本是以走量目的为主。

而步步高的教育平板瞄准的群体非常集中。目前旗下有两款产品,步步高点读机针对是5-10岁的小朋友,家教机则针对的是10-18岁学生。

“我们做的是特定的人群,提供的是特殊的内容,跟普通平板有着本质的差别。”前述内部人士说,步步高的硬件成本并不是太高,但每年内容的投入大概有一到两个亿,用于购买书籍题目版权。目前步步高有400人的内容制作团队,搜集市面上所有的题目,通过把一套试卷的题目录进家教机里,今年已经解决了5亿道题。

步步高的产品也正好抓住了正在快速崛起的教育市场。根据腾讯课堂发布的《2014年K12教育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K12教育的市场规模达到了2549亿元,年均花费高达5121元/人,其中辅导机构更是占到了整个市场的21%。

步步高的教育产品不仅仅有单一的硬件,它还能够快速解答学生的问题。步步高相关负责人说:“我们背后有5000名老师在线答题。拍照传到后台给老师,老师回答了,会给老师一定的提成。”

针对学生群体的特征,步步高也设计了不少功能增加他们的粘性,比如游戏。

为了更好地平衡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既能够让家长掏钱,同时还能让学生喜欢。步步高也曾做过测试,他们发现,在家教机上不放游戏的时候销量就下滑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做了一个兴趣激励法优化,要求学生必须通过学习赚取金币,才能玩游戏,这样的方法也收获了很大的效果。

就如OPPO、VIVO在各大收视率较高的电视台投放广告一样,步步高也沿袭了这种“暴力”的营销模式。上述步步高内部人士透漏,步步高把广告当做是一种投资,不管盈利还是亏损,每年都会将公司收入的15%投放在品牌营销方面。“按照广告行业惯例,广告预算一般不会超过全年收入的10%。”一位广告领域从业人士说。

与此同时,步步高还邀请内地青少年组合TFboys作为这款产品的代言人,后者在中国二三线城市拥有大量的粉丝。上述人士称,目前步步高的产品主要销售地区是在教育资源不平衡的地区,并且在这些地区大量投入广告。

而在这些城市里,步步高一直依赖所擅长的渠道资源则可以充分利用起来。这一特征完全可以从步步高脱离出去的OPPO的做法上找到答案。依赖高昂的渠道利用空间以及扁平化的销售渠道,OPPO在二三线城市拥有了极高的占有率。

“到门店来咨询的人,才是步步高的目标群体。”步步高内部人士解释,互联网营销对于他们这种小众的品类作用并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