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真枪非军火小贩求无罪判决 公民能买啥样的枪?

南方都市报

王国其出狱后曾一度在广州一德路摆地摊。资料图片

小贩卖20支仿真枪被判十年后撤诉一案再起波澜,在越秀法院准许越秀检察院撤诉的情况下,小贩王国其为了拿到无罪判决,出人意料地坚持上诉,案件前日(21日)上午在广州市中院二审开庭,检察院与王国其方就检方的撤诉行为是否适当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法院并未当庭宣判。

烦恼:住宿一登记就被警察查

2009年10月,在广州一德路玩具市场卖了一个月仿真枪的王国其被警方带走,让他意外的是,他摆摊贩卖的20支仿真枪,有18支被鉴定为真枪。随后,越秀区法院和广州市中院分别在一审、二审时认定王国其非法买卖枪支18支,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2012年8月,王国其的命运出现了转机——广州市中院启动了案件的再审程序,刑期从原来的十年改成了四年,由于改判的刑期低于法定刑以下,案件要经过广东省高院复核,由最高院核准才能生效。意外再次出现,2014年6月,广东省高院裁定撤销一审、二审、再审结果,发回一审判决的法院——越秀法院重审案件。在重审期间,越秀区检察院向法院申请撤销对王国其的起诉,越秀区法院裁定允许撤诉。

但王国其并未满足于检察院撤诉的结果,他在法院裁定后判决的第九天提交了上诉状。记者看到,王国其在上诉状中要求撤销越秀法院准许撤诉的裁定、法院改判涉案的仿真枪不属于枪支、王国其并无非法买卖枪支的主观故意,并据此判决其无罪。

至于撤诉的原因,越秀检察院提交给越秀法院的申请中写的是“证据发生变化”。

王国其之所以“不依不饶”,是因为他希望拿到无罪判决:“撤诉总感觉有些不清不楚的,现在我去外面旅馆,只要一登记身份证,就会有警察来查,感觉还是个罪犯。我想拿个无罪的判决书,还想让法院说清楚,我卖的仿真枪到底是不是枪。”

争议:检察院撤诉是否合适

昨日庭审的争议主要集中在越秀区检察院撤诉的理由是否充分。王国其的辩护律师周玉忠认为检察机关申请撤诉的理由虚假、越秀法院未予审查即准许撤诉的行为不当。“这个案件的所有证据包括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等等均没有一字一页的任何变化,以此为由申请撤诉纯属虚构。”

周玉忠指出,准许撤诉避免了法院对王国其卖的仿真枪是不是枪等实体问题的裁判。对于王国其而言,这绝对是百分百的悲剧。周玉忠希望法院能够给予案件一个实体的判决。“不能让王国其生活得不明不白。”

而广州市检察院的检察官认为,越秀区检察院所说的“证据的变化”包括对证据的采信的变化。即王国其犯案时同时有新旧两个文件可以用于鉴定仿真枪是否属于枪支。如果按照旧的文件鉴定就不属于枪支,如果按照新的文件鉴定就属于枪支。而此前两级法院之所以判处王国其有罪就是因为适用了新的文件。如今,越秀区检察院认为可以适用旧的文件,这就是对证据采信的变化,也属于证据的变化。检察官认为撤诉是公诉权范畴,是否准许由法院决定。

据检察官分析,广州中院本次的二审主要审理越秀法院裁定的合法性,为程序性审理,因此,不会宣判王国其有罪或者无罪。如果广州市中院认为越秀法院的裁定没有问题,将维持一审裁定。如果广州市中院认为一审裁定有问题,将撤销一审裁定,发回越秀法院重审。届时,越秀区法院将重新判决王国其是否有罪。

此案并未当庭宣判。

记者 曹晶晶 吴笋林

延伸阅读

作为一个公民 你能买什么样的枪?

什么是枪、仿真枪?仿真枪为什么会成了真枪?很多人都不太清楚。请看下面两张图:

2001年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规定,对于不能发射制式子弹的非制式枪支要用松木板进行测试,将枪口置于距厚度为25.4mm的干燥松木板1米处射击,弹头穿透该松木板时,即可认为足以致人死亡;弹头或弹片卡在松木板上的,即可认为足以致人伤害。具有以上两种情形之一的,即可认定为枪支。制图:周游

2007年10月公安部出台了《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依据》,其第3.2规定:未造成人员伤亡的非制式枪支致伤力判据为枪口比动能≥1.8J/c㎡。也就是说只要枪口比动能超过1.8J/c㎡的就算是枪。这一规定大大收紧了枪支的鉴定标准。新规定的人话版意思是:在上图同等条件下,只要子弹击穿2.5毫米厚松木板,即可认定为枪支。也就是说,旧规定打穿25.4毫米才是枪,新规定打穿差不多2.5毫米就是枪。你懂了没?买枪有风险,掏钱需谨慎。制图:周游

2007年10月公安部出台了《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依据》,其第3.2规定:未造成人员伤亡的非制式枪支致伤力判据为枪口比动能≥1.8J/c㎡。也就是说只要枪口比动能超过1.8J/c㎡的就算是枪。这一规定大大收紧了枪支的鉴定标准。

此前,枪的鉴定标准适用的是2001年8月出台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仿真枪的制造越来越泛滥,威力也越来越大,国家开始加大管理力度。

旧的鉴定标准在2010年被彻底废止。新旧规定之间的差别到底有多少?中国刑警学院、福建警察学院的三名刑事专业科技人员曾经做过研究,认定《枪支致伤力依据》的1.8J/c㎡标准仅为原标准的近十分之一。王国其案就正好发生在两个文件同时生效的时候。适用旧文件鉴定,王国其卖的仿真枪就都不是枪,而适用新文件鉴定的结果就是18支是枪。

中国公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志军在2013年发表的论文《枪支认定标准剧变的刑法分析》一文指出,官方的新标准与民众的普遍认知相差悬殊。

收紧后的鉴定标准催生大量涉枪案件

周玉忠指出:“公安部大幅度收紧枪支认定标准,客观上使得刑法中有关涉枪、涉武器的数十个条款的适用机会大增。”

陈志军在论文《枪支认定标准剧变的刑法分析》一文中指出,2010年至2012年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审理的10起涉枪案件中,接近90%被控“非法持有枪支罪”的案件皆起因于仿真枪的贩售和储藏,均是在查获仿真枪时发现其中部分达到了枪支鉴定标准,当事人因此被控以涉枪犯罪相关罪名。

经过南都记者查询,2014年7月9日,山东青州法院认定景某非法买卖15支仿真枪为真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2014年3月20日,辽宁高院对买卖同类枪417支的陈某作出维持一审13年有期徒刑的二审裁定。与王国其案类似案例全国到底有多少尚无法统计。

走私仿真枪未被认定走私武器

不过,在多数案件按照枪案重判的大势之下,也有少数案件被法院灵活处理。据周玉忠分析,仿真枪案件在全国各地非常普遍,而且有的贩卖数量极其庞大。如果都按照犯罪枪支定罪,被告人很可能面临了过于严厉的刑罚,甚至死刑,因此,法院在判决时,会比较灵活地处理。

周玉忠举了一个例子,同样是在广州市中院,就有一起走私仿真枪到美国的案件没有被认定为枪案。

2005年,商人何国强(化名)在香港注册了一个公司,主要在国内采购五金配件、机电产品和电动玩具,出口至美国、南非。

2011年6月至2013年1月间,何以公司名义从汕头、普宁采购了16批仿真枪,并伪报成体育用品等品名报关出口。被海关查获时缴获枪型物共计12691件(支);另外,在已走私出口的货柜中也缴获1支仿真枪。经鉴定,何国强出口的仿真枪中,共有388支的枪口比动能大于1.8J/c㎡,为自制气步枪,具备枪支性能。

检方指控,何国强涉嫌的罪名是走私武器、弹药罪和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罪。在法庭上何国强坚称没有想到玩具枪竟然达到国家规定的真枪性能。

走私武器与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在量刑上有着巨大差别。走私国家禁止出口货物,刑期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是五年以上。走私武器则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不过最终广州中院没有判决何国强构成走私武器罪,而是以没有走私武器的主观故意为由,否定了检察院对何国强的控罪,一审认定其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不过,该案的一审结果控辩双方都不满意,检察院提出了抗诉,被告人也提出了上诉。

声音 

律师呼吁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

周玉忠认为,之所以各个法院判决的罪名、轻重如此不同,主要是因为有些案件如果直接按照枪案来判,对当事人的处罚会过于严厉,超过当事人和公众理解和承受范围。他以何国强的案件为例,如果以走私武器罪来定罪,以388支的数额,有可能得判无期徒刑。另一个例子是王国其卖枪的上家左英,仿真枪经营数额高达511.6008万元,如果定贩卖枪支罪,很可能面临无期和死刑。因为适用了旧的比较宽松鉴定标准(该标准已经在2010年被废止),所有的仿真枪都没有被鉴定成真枪,因此最后以非法经营罪判刑6年。

“这些都是法院在现行的枪支标准下的无奈之举,虽然在个别案件中实现了罪、刑相当,但对那些被认定真枪的被告人来讲,又极不公平。这就是同案不同判。”周玉忠认为,为维护法制统一和尊严以及保障人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应当立即对什么是刑法意义上的枪支作出立法解释,并着手对此类案件统筹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