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少云亲弟:看到造谣“烧烤”的人会打他

重庆青年报

邱少云烈士四弟邱少华  

邱少云烈士四弟邱少华

4月16日,加多宝凉茶的官方微博与大V“@作业本”互动,以感谢后者的口吻谈论“烧烤”,将近期关于英雄邱少云的舆论场争议引向高潮。

4月16日,加多宝凉茶的官方微博与大V“作业本”互动,以感谢后者的口吻谈论“烧烤”,一时将舆论引向高潮。

“造谣,乱说,都是乱说!”4月21日,邱少云的弟弟、现年85岁的邱少华在得知二哥的事迹遭遇质疑时,语调提高八度,神情激动地说。

当着我面我会打他

重庆青年报:最近网络上议论您二哥邱少云的消息比较多。关于质疑邱少云被活活烧死却一动不动“不合生理学常识”,您怎么看?

邱少华:那都是在乱说。攻打391高地前,领导都说了,为了阵地,为了胜利,要遵守纪律,不能暴露目标,动了就取不到胜利。邱少云是牺牲个人,为了整体,只能忍受。

重庆青年报:还有一种疑问是,邱少云在战斗前被烧死,他随身携带的武器(如手榴弹、爆破筒)在燃烧过程中为什么不爆炸?

邱少华:邱少云他们埋伏在山上,时间没有到,没开始打仗,把草引燃了,炸药包怎么没有爆炸,那些不清楚。

重庆青年报:烈火在邱少云身上燃烧了半个多小时,周围的草烧光了,大白天,敌人为什么没有发现邱少云?

邱少华:草烧光了,旁边有个水沟沟。(其他不清楚。)

重庆青年报:网上炒作说您二哥的事迹是伪造的,看到这些留言您生气么?

邱少华:伪造的?滚他妈的。那是造谣,乱说,他又做不到。嘴巴长在别人身上。

重庆青年报:对于这些舆论,您希望官方层面发声么?最想给网络上参与话题炒作的年轻人说什么?

邱少华:要把舆论颠倒过来,不能让他们乱说,凭什么说这样的话?看不惯这些人,那是敌人,把社会搞乱,弄死那狗日的。如果在我面前说,看到了,我会打他。邱少云的事情都可以说成是假的。对青少年学生要加强教育,这些人又没有看到,太可耻了!

邱少云烈士  

邱少云烈士

现在没人问起了

重庆青年报:当时二哥牺牲,是怎么通知到你们的?

邱少华:因为邱少云最初是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只登记了一个名字。后来加入人民解放军,他牺牲了,政府到处找,找不到这个人,到他牺牲的第二年才确认是四川铜梁人。当时,铜梁关溅乡(现少云镇)的黑板上用粉笔字写了一个通告,邻居赶集看到告诉我,你二哥在朝鲜战场上牺牲了。到了1953年6月份,政府通知我们去铜梁藕塘湾开追悼会。四川省委书记、省长开车过来参加我二哥的追悼会。

重庆青年报:最近这十年,再有领导过来看望过您吗?

邱少华:一般是春节、建军节等节日,政府会选择性地组织慰问。通常是一袋米、一桶油、三五百元慰问金。去年国家公祭日有人来慰问。

重庆青年报:每到纪念日,您会去哪里祭奠?

邱少华:去邱少云烈士纪念馆。活动比较多,清明节、邱少云牺牲多少周年、抗美援朝胜利多少周年等这些日子都要搞。

重庆青年报:1953年时,听说您前往朝鲜给二哥邱少云扫墓了?

邱少华:政府组织的,一个省一个烈士家属代表团,全国共有5000多人,整个铜梁就是我一个人。先到江津专区集合,然后我们在朝天门上船,三天到汉口,搞了一个月的礼仪培训,胡子这些要刮干净,如果拥抱,会擦到朝鲜友人的脸。

重庆青年报:1982年夏天,朝鲜使团到铜梁的场景是怎样的?

邱少华:当时我们村里没有公路,他们一百多人先是坐车到关溅乡(现少云镇),然后走水路到玉屏村(现少云村),然后下船走路到了我三哥家里。村、乡、公安都给他们站岗,给我们送来三瓶人参酒、绸缎。当时搞了座谈会,三哥发言了,我没发言。慰问团的主要成员是在我三哥家吃饭,其他的工作人员就到了我大哥家吃饭,前后待了两三个小时。厨师、厨具都是从县招待所送过来的,还带了风扇,村里的人说,我们发财了,他们吃完以后就拉走了。

重庆青年报:政府之后把邱少云所在的镇村命名为少云镇、少云村,并且建起了邱少云纪念馆,自豪吗?

邱少华:当然自豪,感觉就是好。但这些是不容易的,是邱少云用生命鲜血换来的。

重庆青年报:这么多年,您觉得作为烈士家属,最受关注的是哪个阶段?

邱少华:改革开放以前的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改革开放之后就记不到了。改革开放之后,大家都在搞经济;时间一长,就慢慢记不到了。以前轰轰烈烈,现在没人过问了。

重庆青年报:现在您周围的人会问起您二哥邱少云吗?

邱少华:没有,没听到过,现在的人都去关心广场舞了。别人都是说,你是邱少云的弟弟,国家发了好多钱给你?

重庆青年报:对这样的问题,您会回答吗?

邱少华:不晓得形容是啥子滋味,哪里得了好多钱嘛。

重庆青年报:您认为,现在的年轻人对邱少云、雷锋等革命前辈事迹知晓程度高不高?

邱少华:现在的年轻人晓都不晓得,哪里管你那些哦!包括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少得很。过去全国、全军都要学习邱少云,学习他为了全国人民的安危,宁肯牺牲自己。

英雄的事迹应该永远被后人牢记  

英雄的事迹应该永远被后人牢记

英雄的事迹应该永远被后人牢记  

英雄的事迹应该永远被后人牢记

文/重庆青年报记者肖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