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真枪并非军火 售卖小贩求无罪判决

南方都市报

王国其出狱后曾一度在广州一德路摆地摊。资料图片

小贩卖20支仿真枪被判十年后撤诉一案再起波澜,在越秀法院准许越秀检察院撤诉的情况下,小贩王国其为了拿到无罪判决,出人意料地坚持上诉,案件前日(21日)上午在广州市中院二审开庭,检察院与王国其方就检方的撤诉行为是否适当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法院并未当庭宣判。  

烦恼:住宿一登记就被警察查  

2009年10月,在广州一德路玩具市场卖了一个月仿真枪的王国其被警方带走,让他意外的是,他摆摊贩卖的20支仿真枪,有18支被鉴定为真枪。随后,越秀区法院和广州市中院分别在一审、二审时认定王国其非法买卖枪支18支,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2012年8月,王国其的命运出现了转机——广州市中院启动了案件的再审程序,刑期从原来的十年改成了四年,由于改判的刑期低于法定刑以下,案件要经过广东省高院复核,由最高院核准才能生效。意外再次出现,2014年6月,广东省高院裁定撤销一审、二审、再审结果,发回一审判决的法院——越秀法院重审案件。在重审期间,越秀区检察院向法院申请撤销对王国其的起诉,越秀区法院裁定允许撤诉。  

但王国其并未满足于检察院撤诉的结果,他在法院裁定后判决的第九天提交了上诉状。记者看到,王国其在上诉状中要求撤销越秀法院准许撤诉的裁定、法院改判涉案的仿真枪不属于枪支、王国其并无非法买卖枪支的主观故意,并据此判决其无罪。  

至于撤诉的原因,越秀检察院提交给越秀法院的申请中写的是“证据发生变化”。  

王国其之所以“不依不饶”,是因为他希望拿到无罪判决:“撤诉总感觉有些不清不楚的,现在我去外面旅馆,只要一登记身份证,就会有警察来查,感觉还是个罪犯。我想拿个无罪的判决书,还想让法院说清楚,我卖的仿真枪到底是不是枪。”  

争议:检察院撤诉是否合适

昨日庭审的争议主要集中在越秀区检察院撤诉的理由是否充分。王国其的辩护律师周玉忠认为检察机关申请撤诉的理由虚假、越秀法院未予审查即准许撤诉的行为不当。“这个案件的所有证据包括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等等均没有一字一页的任何变化,以此为由申请撤诉纯属虚构。”  

周玉忠指出,准许撤诉避免了法院对王国其卖的仿真枪是不是枪等实体问题的裁判。对于王国其而言,这绝对是百分百的悲剧。周玉忠希望法院能够给予案件一个实体的判决。“不能让王国其生活得不明不白。”  

而广州市检察院的检察官认为,越秀区检察院所说的“证据的变化”包括对证据的采信的变化。即王国其犯案时同时有新旧两个文件可以用于鉴定仿真枪是否属于枪支。如果按照旧的文件鉴定就不属于枪支,如果按照新的文件鉴定就属于枪支。而此前两级法院之所以判处王国其有罪就是因为适用了新的文件。如今,越秀区检察院认为可以适用旧的文件,这就是对证据采信的变化,也属于证据的变化。检察官认为撤诉是公诉权范畴,是否准许由法院决定。  

据检察官分析,广州中院本次的二审主要审理越秀法院裁定的合法性,为程序性审理,因此,不会宣判王国其有罪或者无罪。如果广州市中院认为越秀法院的裁定没有问题,将维持一审裁定。如果广州市中院认为一审裁定有问题,将撤销一审裁定,发回越秀法院重审。届时,越秀区法院将重新判决王国其是否有罪。  

此案并未当庭宣判。  

南都记者 曹晶晶 吴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