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卖女童人贩子指认现场被数千民众包围

泉州网

4月17日中午12点,福建省泉州市南安洪濑刑侦中队载着潘某花的警车刚驶进南安丰州南门,现场就骚动起来。人群中谩骂声不绝于耳。也许,嫌疑人潘某花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短短五分钟不到的辨认结束,潘某花几乎瘫软在地

中午12点左右,洪濑刑侦中队民警带着潘某花指认现场。现场早已围聚了一两千名群众,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从早上8点多开始就在淇棋家的小吃店门口守候,久久不肯散去。“这样的人怎么判都不为过!太可恨了!”理智的人止于谩骂,冲动一点的已经抡起拳头准备打人。丰州派出所民警到现场维持秩序,因人员太多,不得不拉起警戒线,将人流分成两道。

12点,警车在距离小吃店20米不到的路边停了下来。近20米长的道路两旁,围满了人,人群不断往中间涌去。警方只能临时将警车继续往里开,在亭子外两三米的地方停下。潘某花刚下车,人群一下涌向前,矿泉水瓶、塑料袋砸了出来。民警不得不摊开双手维持现场,双手收回时,手臂上满是唾液。走出亭子时,人群一下又冲上前,有人揪住了潘某花的头发,5分钟不到的辨认过程,场面一度失控。短短两三米路走完,潘某花颤抖着,几乎瘫软在地。

记者来到潘某花家中。这是一幢外墙没有贴砖的两层砖房,两层楼都没有装修,但一楼安了门窗,已经入住。一楼房间内,也只有简单的床、桌等家具,屋子里空无一人。附近居民介绍,房间里虽然装了电路,但一直没有灯,潘某花晚上都是靠手电筒照明。“整天在外游荡,本身就不是个靠谱的人。”看着潘某花回到家里指认现场,村民们围在一起议论纷纷,村里人很少和她来往,据说就连孙子,儿媳也不愿意让她带。“为了给儿子办婚礼,一时糊涂就把小淇棋拐走,我是被冲昏了脑袋。”谈到自己的孩子,潘某不停地哭。她不停追问记者,自己是不是被判两三年就可以回家,她要回去找自己的儿子和孙子。

你自己也是有孩子的人,一个丢了孩子的母亲的心,你能懂吗?”提审时,民警讲起孩子父母的心情,潘某花听着听着,终于忍不住也落下泪来,开口将一切告诉了民警。她的丈夫六七年前去世后,潘某花便一直跟儿子相依为命。儿子在南安仑苍做电焊,眼睛高度近视,已达1000多度。一直以来,潘某花总担心条件不好的儿子会很难找到对象。好在几年前,儿子认识了广西女子阿红(化名),两人开始同居,之后生下了一个儿子,今年已经3岁。

“他们说要二楼装修后再结婚,我身体不好不能出去赚钱,也帮不上孩子什么忙,才会一时糊涂做下这种事情。”潘某花说,将淇棋带走后,她联系了之前偶然认识的一个外号为“屌猫”的男子,开价5万元,让他帮忙找买家将淇棋卖了。

17日凌晨1点,在丰州派出所做完笔录后,淇棋和爸爸妈妈回到了家中。妈妈给她熬了粥,吃完之后,淇棋和爸爸妈妈上床休息。被带回来的淇棋一直没哭,吴女士告诉记者,淇棋在派出所时,民警已对她进行了及时的心理干预,心情平缓了很多。但是睡觉前,淇棋忽然用稚嫩的童音告诉她:“今天我被坏人带走了,差一点就见不到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