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年田中角荣访华后曾被逼剖腹谢罪

腾讯历史

田中真纪子:父亲从中国回来后参加自民党大会。他们集中攻击我父亲,质问他为什么要和共产党联手?怎么可以和台湾断交?他们强烈要求我父亲辞去议员职务,甚至要求他剖腹谢罪!

1972年田中角荣访华归来曾被逼剖腹谢罪

毛泽东赠《楚辞集注》给田中角荣

日中恢复邦交已经40年了,两国很多的年轻人都已经把这段往事给忘记了。作为田中角荣的女儿,我(指田中真纪子,下同)了解父亲为恢复日中邦交而产生的烦恼,仍然记得那段辗转反侧的岁月。

40多年前,日本和台湾之间有《日华和平条约》。当时,“亲台派”在日本自民党里占据主流,日本和台湾断绝关系,可以说是无法想象的。与此同时,日本对中国大陆的情况是完全不了解。新中国好像是一张红色的帷帐,帷帐后面究竟有没有毛泽东?毛泽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中国人民是怎样生活的?日本并不清楚。尽管通过一些外国的报道,通过黑白电影,日本看到过一些中国人民劳动的景象,但对中国的实情并不了解。

我记得父亲经常说,中国人和犹太人都是非常聪明的,他们是很优秀的民族。犹太人掌握着全世界的金融,而中国人的实力很强,全球不管哪个国家都有“中国城”,这就是证明。另外,日本和中国在历史上的关联也很深,考虑到100年、200年以后的日本,恢复日中邦交是有利于日本的。所以,我的父亲不顾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要做这件事情。当时,自民党内大约有9成人是持反对态度的。

1972年7月7日,正好是日本的“七夕”,我父亲田中角荣正式组阁。俗话说,趁热打铁,机不可失,父亲趁着支持率还很高的时候,当年9月就飞往中国。如果不是这样抓住时机,日中恢复邦交就不可能实现。父亲迅速作出决定,与台湾彻底断交。对于父亲的这种做法,整个日本都感到震惊,特别是自民党里面,很多人把父亲叫做“国贼”,打算让我父亲下台。

直到今天,我都记得父亲去中国的前一天,整整打了7个小时的高尔夫。在许多人看来,第二天就要出国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时间打高尔夫呢?其实,我父亲每每需要做出重大决策时,都会去打高尔夫。他通过这种和大自然接触、融合的方式减轻自己的精神压力,缓解内心的紧张和不安,让自己更加冷静、镇定。

父亲从中国回来后,先是到天皇那里去做“国政报告”,然后就是参加自民党的大会。连续两个小时,他们集中攻击我父亲,质问他为什么要和共产党联手?怎么可以和台湾断交?说这样做太过分了。在会上,他们强烈要求我父亲辞去议员职务,甚至要求他剖腹谢罪!那天,父亲真的是被他们攻击得汗流浃背!

而我们呢,就是在家里等着父亲归来。我们在电视上已经看到父亲在中国的一些情景,看到他在北京、上海受到热烈欢迎,了解到他和中国总理周恩来谈话的过程。等到菜都凉了,我父亲才回来,他告诉我们,他受到自民党的集中攻击。“对付‘亲台派’比和中国交涉还辛苦”,他说。同时,父亲带着一点后悔的口吻对我讲:“真应该带你去北京!应该带你去见毛主席和周恩来!”

我还记得父亲说,毛泽东、周恩来都是非常优秀的政治家。父亲常说,要多接触出类拔萃的人物,见识多了就能分辨出政治家当中散发耀眼光芒的大人物。父亲说,他和周总理一见如故,见面的一瞬他就感觉到双方会谈得来。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父亲曾说,如果他当了国会议员,一定带我走遍世界。我也的确跟随父亲见过英国伊丽莎白女王,见过美国肯尼迪总统,见过英国撒切尔夫人。但他去中国的时候却没有带我。当时我也问他:为什么不带我去?父亲说,任何国家我都可以带你去,只是不能带你去中国,因为去中国有可能会被暗杀。

那个时候,日本人不了解中国,父亲甚至怀疑有可能被人在饭里下毒,担心日本国内或者台湾派刺客前往。我父亲当时真的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现在,我一说到这段历史,中国人就会笑话我,说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我父亲当时就是这样做的心理准备。

我记得父亲对我说,“真纪子啊,这次我不能带你去北京。但是,我一定会开创一个让你可以自由去北京的时代。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可以不做政治家,可以置生死于不顾,这也是我这一届内阁的使命。我们家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要是有了什么意外,我们家就断后了。这就是我不能带你去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