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版大跃进:大炼甘蔗 取缔私企

腾讯历史

上世纪60年代后期,在古巴也有一场类似“大跃进”的运动,集中计划结合义务劳动,主导了古巴的经济政策。尽管古巴这场“革命攻势”和中国“大跃进”本质上相似,但基本上并非受中国影响。

古巴也有“大跃进”:取缔私企 大炼蔗糖

这是上世纪60年代,卡斯特罗(右)和格瓦拉(左)在哈瓦那参加一个公众集会。 图/新华社

上世纪60年代后期70年代初,在古巴也有一场类似“大跃进”的运动,集中计划结合义务劳动,主导了古巴的经济政策。令人深思的是,尽管古巴这场“革命攻势”和中国的“大跃进”存在现象和本质上的相似,但基本上并非受中国影响。

揪“反党集团”

1967年底,是古巴革命胜利以来最困难的时刻:国内外空前孤立和困难,长期的经济短缺日益严重。

1968年1月28日晚,古巴全国人民都集中在电视机和收音机面前收听卡斯特罗的重要讲话,他宣布在党内揪出了一个以中央委员埃斯卡兰特为首的高级干部反党集团。埃斯卡兰特一伙的罪名是主张物质刺激,反对卡斯特罗所主张的“道德动力”;污蔑格瓦拉是托洛茨基分子和冒险家,说他要为古巴的经济困难负责;攻击卡斯特罗盲目自大;以及预言古巴来年的一千万吨糖的计划会破产,等等。结果,这个小集团的多数人被判处了徒刑。

取缔私有经济

1968年3月13日,卡斯特罗在哈瓦那大学发表了向全国实况转播的讲话,宣布革命的下一个目标是向小贩宣战。他先公布了一个关于街头小贩的调查报告,结论是绝大多数的小贩都是反社会、反道德的,他们要为古巴的经济困难和多数人生活物资的匮乏负责。小贩们的罪恶是:不参加革命组织,不参加义务劳动,利用摊贩非法赢利等等。

卡斯特罗宣布革命不是为了做生意的权利,古巴必须消灭所有私人商业的形式。当演讲还在进行,古巴的“保卫革命委员会”和民兵就紧急行动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私人小店和街头摊贩,没收他们的财产。在这场打击和取缔私人商业的运动中,一共有57000多个私人产业被没收。

城市居民下乡劳动

“革命攻势”的主要战线是最大规模地动员城市居民下乡劳动。1967年春,卡斯特罗说,哈瓦那喝咖啡的人在全国占了一多半,而他们自己并不生产咖啡,这很不公平。他因此提出了一个口号:“你要喝咖啡,就必须自己去种!”

其实,这是卡斯特罗提倡实施的“环哈瓦那绿带工程”计划,他要把哈瓦那周围全部种上各种经济植物,如咖啡树和柑橘。尽管这场运动并没有种出所需要的咖啡豆,却显示出卡斯特罗以“军事化”方式推动古巴发展的决心。在数十万哈瓦那人下乡后,他宣布“哈瓦那省现在不是国家的负担了”。

劳动军事化是“革命攻势”的又一条主要战线,卡斯特罗是总司令,省一级的党书记是当地的司令,次一级的是参谋长;各级干部都有象征性的军衔,如农场场长是“上尉”;各个单位都分成两个部分:前线指挥部(设在甘蔗地里或建筑工地上)和后勤部(设在机关里)。

“战斗”就是假定某一天外敌入侵,警报响起,全体男女老少各就各位,青壮年男子前往“战场”(即甘蔗地),妇女在后方接替男人留下的岗位。劳动军事化使得旷工、迟到早退以及磨洋工等等都成了由“战场纪律”处置的问题。

举全国之力“大炼蔗糖”

“革命攻势”的主要战役,是卡斯特罗提出的一千万吨糖的奋斗目标。蔗糖是古巴唯一能换取外汇、维持国内经济的大宗出口产品。1969年是古巴革命十周年,卡斯特罗两年前就提出要在这一年内达到一千万吨产量。他把这一年命名为“决定性奋进的一年”,把整个古巴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动员到了极限,统统投入甘蔗地。此外,他还宣布将1969年和1970年的头7个月并在一起算作一年,这是为了一千万吨糖而战斗,而且取消1969年所有假日,把年底的圣诞和新年假日延至翌年的7月份,和一千万吨糖的胜利一起庆祝。

1970年7月24日,甘蔗收获期的结束,政府宣布产量是850万吨。7月26日,卡斯特罗在讲话中承认一千万吨糖的战斗失败。

“革命攻势”运动使古巴国家经济状况急剧恶化。70年代初,这种政策和做法,被认为是犯了理想主义的错误而终止实行。卡斯特罗在“七·二六”的讲话中承认,领导人已经让古巴人民付出了太大的代价。(摘编自《马克思主义百科要览》《国外理论动态》《南方周末》《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