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世界那么大 我要去炒股

盘古智库

55.jpg

最近辞职很火,“世界这么大大,我想去看看”,如此文艺的理由想想就醉了。当然,也有柴米气更重的理由,“回家炒股”,乍一听就有膝盖中箭的感觉,言简意赅,无力反驳。我倒是觉得,如果把这两个理由糅合一下,瞬间就高大上了,“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炒股”,文艺范十足,又接地气,就像是一部金融大咖浪迹天涯的公路电影,气质浪漫又不缺纸醉金迷。

这还真不只是调侃。从专业角度看,“世界这么大,我要去炒股”绝对算是顺势而为的大策略,机智程度足以爆表。可能A股、B股和H股的一路狂飙闪花了万千大众的眼睛,以至于很少有人注意到,权益市场正在经历一轮全球性的饕餮盛宴,绝大多数主要市场今年以来都录得一定涨幅。中国股市虽然表现抢眼,但也不能说是一枝独秀。论持续性,气势如虹的美股公认的笑傲江湖;轮爆发力,欧洲,特别是德国股市,以及坐拥科斯达克的韩国股市,都有实力和中国股市华山论剑一番。如果考虑到中国股市在监管规范下可能出现的短期调整,“世界这么大,我要去炒股”甚至是比“将投资中国股市进行到底”更有深度、平滑性和前瞻性的投资策略。

那么,接下来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世界这么大,股市都在涨?真正的市场人士会说:问出这个问题,你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因为在你问出十万个为什么的时候,全球股市早就越过一个个标志性的点位山丘,无人为提问者等候。存在即是合理,事实比语言有力,上涨本身就是对上涨趋势最好的诠释。

不过,作为搞宏观研究的,我还是愿意当回事后诸葛,不用数据来聊聊为什么全球股市会涨。在我看来,牛市成为全球现象,宏观原因不外有三:

第一,干柴碰上烈火,想不涨也难。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什么恒古不变的通则,那么,能量守恒和有无相生绝对算是一个。体现在经济世界里,就是周期力量。说得通俗点,任何经济实体,跑得太快就要歇歇,任何金融变量,跌得太多就要涨涨。金融危机之后,全球资本市场经历了一番刻骨铭心的超调,超调需要补正,周期回归和估值修复就变成了全球股市的“干柴”。至于“烈火”,则是美国的示范效应。行至2015年,人们突然发现,美国又冲到了复苏队伍的前列。深处弱复苏新常态煎熬中的欧日和新兴市场经济体,豁然明白,股市完全可以成为经济内生增长的重要推力,就像美国那样。于是乎,激活股市的政策善意成为主流,烈火终于点燃等待良久的全球干柴。

第二,没有选择的选择,往往是最好的选择。追根究底,股市是一个资金直接融通的场所,有钱的股市,才能任性。实际情况是,全球上市公司一直处于嗷嗷待哺的状态,身处周期压力的传统行业需要融资求存续,站在创新创业风口浪尖的新兴产业更需要融资求发展。另一方面,全球也不缺钱,危机后的全球性超常规货币政策制造了大量流动性。不过,钱一开始并没有怎么流入股市,因为它有更好的选择或者更稳的选择。但情况慢慢发生了变化,危机逐渐远去,地缘政治动荡也是风声大雨点小,市场风险偏好在提高,高储蓄不断松动,资金沉淀效应逐渐减轻,而与此同时,有吸引力的投资标的却在收窄,美联储加息预期下债市前路莫测,黄金积弱不振,油价已然腰斩,资源在弱复苏背景下也显得不那么稀缺起来,股市成了最后比较靠谱的选择。而一旦所有人都选择了没有选择的选择,水涨必然船高,这个选择短期内往往会带来意外的惊喜。

第三,春心思涨是市场永不老去的情怀。金融发展至今,做多已经不是唯一可以盈利的选择,但对大多数普通参与者而言,做多还是喜闻乐见的普惠方式。无论找多少貌似专业的理由,都不能否认,市场有太多藏不住、压不住的涨心萌动。特别是在当前经济复苏普遍惨淡的背景下,无论是宏观层面还是微观领域,都渴望看到亮点,而股市作为未来趋势的当期折射,承载了经济蓄力增长和增质提升的希望,更容易受到追捧。如果极端一点,可以说,哥买的不是股票,而是全球经济踏刃而起的明天。无论如何,情怀总是可以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原因其实不重要,全球股市普涨已是事实。至于该如何对待,我还觉得,既然辞职需要情怀,炒股更需要情怀。所谓情怀,就是淡然处之。要想人淡如菊,只有进退有据。如果盲目加杠杆、憋着一口气去炒股,那就实在是于己无利、于人无益了;唯有参与有度,方能体味市场的云淡风轻。所以说,对普通非专业人士而言,“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炒股”,想一想别有滋味,说一说无伤大雅,真要辞职去做就有些中二了。

(原标题:世界那么大 我要去炒股

文|程实,盘古智库学术委员,经济学家(《商界评论》程实专栏2015年4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