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我错过了国产巴菲特

百度百家

先说件真事儿,你别笑……

鄙人供职的企业招牌上有“证券”二字,但绝非券商、亦非投资机构,只能说是伟大祖国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漫长产业链上的一个传导装置而已。然而,一位男士——准确一点讲是一个身穿淘宝爆款白色圆领汗衫卡其色短裤,脚踩硅胶人字拖,背缚巨大黑色双肩包,头发蓬松有型但略显嬉皮,皮肤黝黑体味颇重,普通话相当不标准的年轻人——不知为何忽然出现在了我们的办公室,朝着离他最近的我的女同事怯生生的问了一句:“请问你能开户么?”

那个女同事兴许是被他那浓重的口音整糊涂了,又也许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人问这样的问题,回了一句:“啊(á)?”然后呢?当然就没有然后了——刚好我端着杯子走向饮水机,同时我严肃的告诉这位看上去像是来自工厂流水线的小伙子:“您要开户炒股么?您得下楼,走到外头,问问保安最近的券商营业部在哪里。”

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私心的,明明我们这里可以帮他开户——让他坐到我的电脑前,联通某个券商的网站,接通个摄像头,只要他带着身份证和借记卡,多半在1个小时内就能妥。只是,我不能那样做,我实在无法告诉他一个严酷的事实:小伙子,不是每一家“证券”公司都能为你开户的,当你连这一点门道都还没有摸清楚的时候,你真的不该对炒股抱有任何幻想。

我发誓以上都是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公元2015年4月23日上午10时09分,那一刻沪指深成指正在震荡反弹,中小创高开高走,整个A股市场里的喜悦和兴奋浓得化不开。然而,在目送那个稍显佝偻、走路外八字的矮小男青年离去之后,我却有些心悸,喝了两三口茶都无法平静下来。我暗地里问自己:“是有哪里不对么?”

或许是自己太矫情,又或许是太过多疑,我走去洗手间掏出手机打开券商APP揿下了几个数字——是的,直到确认那几只胡乱跟风买入的股票已经被卖出之后,我才逐渐平静下来。这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真的一点儿都不好笑,相反,他警醒了我。或许这只是一个极其个别的偶发事件,他只是万千屌丝青年当中最为糊涂的那一个而已;但它毕竟还是发生了,这位糊涂透顶的“投资者”还是出现了,市场的魔力如此之大,竟能够如此轻易的印证何谓无知者无畏。

他有错么?当然没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股市如此红火的当下,纵使他真的只是一个在投资理财方面零知识的打工青年又如何?他有权参与到市场当中来。他若沦为笑柄,该检讨的恰恰是市场本身。为何我们的市场在让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赚钱效应的同时,没有将最基本的市场入门知识普及到人呢?为什么我们的眼光都在聚焦牛市行情的同时,没有人去关注准投资者特别是年轻投资者的真实状态呢?中国股民群体已有1亿之巨且仍在增加,市场为他们准备的仅仅就是一句“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么?

我也不敢嘲笑他的任何梦想,或许有一天他会成为国产巴菲特。只是,在此之前,我期望他能放下鲁莽,眼里不要只装得下“炒股能发财”几个字,而是要做一些最起码的准备:要知道炒股能发财,炒股也能破财;要知道活用搜索引擎,先从朗读百科词条“证券”开始。

一番挣扎之后,沪指站稳了4400点,欢乐仍在持续,那番任性的卖空之举让我体味到了踏空的烦恼,但我还是蛮感谢他的——这个对未来一无所知却又这般勇敢的准股民。特别后悔没问他要电话,真想知道他开户成功没有,想知道他平生买入的第一支股票是哪一只。祝福他,希望他能感受到牛市的快乐。

最后问一句:

他,也在你身边么?(文/慕容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