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明:我到现在都不敢看评论

网易

图集网易娱乐4

即将于4月30日上映的电影《何以笙箫默》的主演黄晓明、马苏、何穗、沈泰近日做客网易娱乐。黄晓明在电影中饰演一个霸道总裁式的人物,现场马苏直言,因为帅只要晓明不说不笑就很霸道总裁。而黄晓明却坦言自己从小到大的性格都太好了,没受过什么挫折,所以早年看到骂自己的言论时,压力都很大,“其实我到现在都不敢看评论,已经是防弹玻璃心了”,更直言被女友Angelababy评价是:太在意别人的想法。

黄晓明自认是防弹玻璃心 至今还不敢看评论

黄晓明因情商高而出名,他坦言自己从小到大的个性都太好了,大家都喜欢自己,因为自己像小姑娘。更表示一般不对人发脾气,直言“情商高的人,第一条就对身边人有耐心”。谈起当年的“黑历史”,黄晓明说压力还是很大的,甚至不敢去看评论了,不过现在已经是防弹玻璃心了。在现场,黄晓明更爆料女友Angelababy对其评价是:太在意别人的想法。

采访现场,被问到黄晓明和霸道总裁有多少相似时,马苏直言黄晓明像霸道总裁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很帅,他只要不说话就很霸道总裁,给人距离感。但是只要一笑就很亲切。黄晓明及时打趣道:所以我一脸褶,都是笑的。在被问到票房预期时,黄教主很保守的表示只要上2亿就十分开心了,大家纷纷表示太少了,于是现场打赌,马苏打赌5亿,更直言自己想过12亿。黄教主大方表示,最准的那个,他请两顿饭局。

黄晓明自认不是演技派 马苏:高冷女神还是逗比

到访当日是黄晓明母亲的生日,于是在现场,黄晓明深情对妈妈说:“妈妈,生日快乐”。马苏参演电影主要是因为跟导演杨文军是好朋友,不过马苏却在现场坦言自己是被一个“高冷女神”骗过来的,演完才发现还是一个逗比。黄晓明更在现场直言,自己不是演技派,马苏才是。

主演之一的沈泰是黄晓明的师弟,俩人之前并不认识,通过这次合作,黄晓明坦言“沈泰是一个很可爱的人”。黄晓明主动爆料,在拍戏现场,俩人经常拍着拍着就基情四射了,更直言有一场戏,黄晓明主动让沈泰捏自己的屁股,不过捏过之后,导演以“太过”为由而删掉了。

访谈实录

!

主持人:网易的网友,大家好,今天是《何以笙箫默》剧组的大腕演员跟我们网易跟各位见面,我们希望现在大家先自我介绍一下自己,然后介绍一下在电影里演的角色好不好。

马苏:大家好!我是马苏,我在《何以笙箫默》当中扮演了一个误会,文小姐。

黄晓明:大家好!我是黄晓明,我就是那个误会。

沈泰:大家好!我是沈泰,饰演何以琛的好基友、好兄弟向恒。

何穗,大家好!我是何穗,我在《何以笙箫默》中饰演的是箫筱。

黄晓明:今天是个好日子,是我们《何以笙箫默》的新闻发布会的日子,也是我妈妈的生日,妈妈生日快乐。

主持人:妈妈是金牛座吗,是吗?

黄晓明:对,突然想起来了,今天我妈妈生日还没说生日快乐,妈妈,生日快乐。

马苏:阿姨,生日快乐。

黄晓明:今天晚上的工作一直会持续到8点半,本来订的蛋糕、花,都来不及了,只能让他们拿去跟其他人吃了,因为他们等不到那么晚。

主持人:想问一下各位,今天从新闻发布会过来,电影看了吗?都还没有看,等首映的时候再看。

黄晓明:电影,我只看到我配音的部分,我没有看全片,其实我还是有一些忐忑的。

主持人:电影目前为止已经有两次试映会了,我看了第一次,他们昨天看的是第二次,普遍反应好像女性观众特别喜欢,替男性观众担忧,这演了以后我们怎么办啊。

黄晓明:这个小说本来就是个女性读者多的小说,但是我认为这个男性是可以大家作为爱情的一个榜样,去作为参考。第一,好好学习,出人头地,第二,珍惜自己的爱情,第三,愿意为自己的女人去付出。

主持人:马苏老师,当时是怎么接下这个戏的?

马苏:我就冲他们去的。

黄晓明:她纯粹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马苏:我真的在里面就是演了一个误会。

主持人:但是你的台词很经典啊,就是馄钝。

马苏:因为我跟导演之一的杨文军导演我们私底下是好朋友。我从来没有演过女神。他们告诉我说要演一个现代的电影中的女神,我说我演一个什么角色,他说你来演一个高冷的女神,我一听特别有诱惑,因为我真的没有演到高冷的女神,我演完之后发现还是逗逼,也没高,也没冷,个儿也没高上去,冷也没冷住。还有一点我觉得挺逗的,有一天我们录了一个节目叫“一票难求”,有网友给我们留言,我刚才不是给你看嘛,他们觉得我跟晓明哥、杨幂我们不是在同一个画面该出现的人。

主持人:为什么?

马苏:感觉我之前演的戏反正跟男神、女神没关系的。

主持人:那沈泰老师呢?您是为什么接下这部戏?

沈泰:我的偶像啊。

主持人:你们俩是同学,是吧?

沈泰:不是,我的大师哥。

黄晓明:师弟。

沈泰:上学的时候,从入校开始就是。

主持人:是看着黄晓明老师的戏长大的。

沈泰:不是。

黄晓明:说实话,我不生气。

沈泰:就一直很崇敬他。

黄晓明:我一个帅师弟,特别可爱,其实我跟他头一次认识,但是我们合作完之后觉得他特别可爱、特别羞涩,然后我们俩演着演着就演成“基情”四射的那种了。

主持人:你好像经常基情四射。

沈泰:捏胸那个,那时候我跟他还不是。

黄晓明:我没说捏胸,我说捏屁股。

沈泰:后来导演说,算了吧。

黄晓明:我开玩笑,说如果开玩笑,就搭搭肩膀,或者摸两下,或者不小心拍屁股两下,开玩笑,我们真的试了一下,不行,不行,真的太过了,这播不了。

主持人:戏里还有一段你们俩打拳击的戏?

沈泰:那段戏是导演改的,之前跟杨幂在咖啡厅里的戏,因为导演知道我平常会健健身什么的,说可不可以让这个人物更有个性一点,我觉得特别好,但是有一点匆忙,当时我其实没有保持特别好的状态。

黄晓明:我倒不觉得这个律师不能健身,因为咱们姑且不说国外的人是全民健身吧,我们去国外拍戏,什么学金融的、学什么的都有健身的,当然包括律师,我现在看现在的85后,其实80后也包括了,包括90左右的,不管他们学什么东西,他们都特别热爱运动和健身,所以我觉得一个年轻的律师现在很有可能是一个非常爱好运动的人。

主持人:我接下来要问问何穗老师了,怎么被拉进这个团队了?

何穗:因为我跟某人的经纪人是同一位经纪人,跟angelababy。是因为看了剧本,说是演耍大牌的超模,因为我还没有耍过,就想耍耍看。

主持人:所以你是高冷的角色?

何穗:其实还好。说可以扮她大学很土的样子,我觉得还蛮好玩的,所以就尝试了一下打酱油。

主持人:怎么样?

黄晓明:这个酱油很高级。

何穗:高级的酱油。

主持人:跟走T台相比怎么样?

何穗:太难了,我觉得太难了。

黄晓明:我觉得很好,其实有时候她们本色就是最好的,我自己以前也不知道,因为最自然的、最本色的有时候反倒是最好的。我觉得你说的特别对,因为谁都没规定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他们找你来就觉得你最合适,最本色的就是最好的。

主持人:最初这部戏拍是你的主意还是他的主意?

黄晓明:最初是找我导的,因为觉得不是我喜欢导的类型,我对导这种片子不是有特别大的兴趣,所以我觉得我不导,我演可以,我觉得我也可以投资,所以我也是投资人之一,我是监制,我们请了杨文军导演,后来黄斌说他可以把握电影的一些东西,所以他们就一起来做了导演。

主持人:就是说这个IP是他开发过来的。

黄晓明:是我拿过来的,其实是以前在我一个朋友手里的,后来这个朋友给了乐视了,同时也提出来我要一起做这个东西。

主持人:就是当时已经给到您了。

黄晓明:对,我们俩说好了要一起做的。

主持人:我感觉这个戏非常符合当下流行的趋势,就是它是一个那种比较简单的故事,就是一个霸道总裁和一个小女生那种互相的互动很多,就是女生看了会很尖叫的一个题材。

黄晓明:我看了,我觉得我们比《五十度灰》复杂多了。《五十度灰》的情节更简单,比我们的还简单。

主持人:你是怎么把握霸道总裁的角色的?

黄晓明:其实我生活中也有霸道的一面。

主持人:你生活中就是霸道总裁?

黄晓明:不能这么说,我没有到总裁那么厉害了,其实我生活中,对女孩子也稍微有一点霸道,但是我也有很柔弱的一面,这个柔弱的一面大家看不到而已,就像戏里面的何以琛,他的感情其实他是非常敏感和脆弱的,特别爱吃醋的。我也是,我在生活中,其实很多时候很敏感,而且特别容易受伤,然后我每次都在外边装坚强,要干活,要努力,一到回家就特别的累,有时候也爱撒撒娇、耍耍赖什么的。

主持人:你会对家里人发脾气吗?(黄晓明摇头)完全不会?

黄晓明:最多小脾气,没有大脾气,因为我本身的原则是,大家都说情商高的人第一条要做的就是对周围有耐心。

主持人:有时候也对家里人发脾气,然后特别后悔。

黄晓明:我也是,我就打电话给我妈道歉,有一次我都急哭了,我妈也很生气,其实我不是故意的,太累了,特别有时候不耐烦。

主持人:对,尤其是家里人嘘寒问暖,他可能不了解情况。

马苏:为什么觉得他是霸道总裁,本身他长的帅,他又是男神嘛,如果不跟我们很亲近的话,不跟我们多说几句话,自然就会觉得那样的,可能他也没做到任何的霸道行为吧,可能他对我们一笑我们就觉得很温暖,就满足了。

黄晓明:所以我一脸褶,因为我老笑。

马苏:要不笑以为他很霸道呢。

主持人:你刚才说情商高,我看最近好多报道,您的三板斧,第一情商高,第二能自黑,第三,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孩子,基本上围绕这三个问题问,没有别的。您觉得人的情商能不能培养?

黄晓明:其实我觉得有些人所谓的情商和智商,其实天生就要具备一部分的,是跟他从小到大的习惯有关系,不能说后天不能改进,但是一个人如果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我个人认为我觉得这么多年的经验来说,很多人的脾气是因为生理的问题,有些人就是内火旺,他莫名其妙一下子就到脑子里了,所以人要学会控制自己,让自己平静下来是非常难的事情,我觉得随着年纪越来越成熟,我看待事情、看待人的东西越来越看得开,反倒我没有那么多的压力和包袱了。

主持人:就是计较变少了。

黄晓明:对,这样不是挺好的嘛,平常可能大家习惯了所谓你是一个高冷的男神,其实我生活中还真不是这样子。我特别喜欢现在的状态,我觉得我又重新做人了。(笑)

马苏:其实我听明白了,要不修养特别好,天生就有这个情商,要不然就赶紧开副中药喝喝,调调内火,管用。

黄晓明:真的,我认为是有一点关系的,很多人你可能真的特别容易上火的人,可以去看一下自己的身体,可能肝火太旺。

何穗:所以晓明哥你之前不是脾气特别好吗?

黄晓明:他们有的时候觉得我不太说话,但是我是脾气特别好的人。

主持人:我觉得你特别好,你为了一些事压抑自己的性格,很难以把法。

黄晓明:baby说我最大的问题,我太在意别人的想法,所以我总是希望让别人开心,总是希望可以说一些什么东西让大家不尴尬,结果把自己搞的特别尴尬,我是属于典型的。以前是因为我害羞,我以前害羞,不善于表达。再加上看以前的电影电视那些偶像都是属于把自己包的很严实的那种,所以下意识的学习这些东西,后来当我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之后,我觉得这样更像我自己,所以就干脆把自己放开了。

沈泰:你是怎么改变的呢?

主持人:客串记者。

黄晓明:到这个岁数就明白了。

主持人:到什么岁数就突然明白的?

黄晓明:原因就是受过伤,就是内心受过伤,说白了就是被人说习惯了。

主持人:什么事能那么受伤,就是因为说的太多了吗,那两年?

黄晓明:被黑的太多了。

主持人:微博刚开的那两年?

黄晓明:对,我完全不敢看自己的微博、不敢看评论,到现在为止也不敢看,因为我一看评论全是负面的,我看到最后我就不想看了,可是当我在生活中,我的朋友、我的家人和我经过的地方每个人都会说,黄晓明,我好喜欢你,黄晓明,原来你是一个这么亲和的人,我就释然了,我就觉得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恶意的,可能说你的人只是部分人。

马苏:可能还是羡慕。

黄晓明:不知道什么心态。今天说台湾有一个女孩子自杀,是被网友恶意攻击的,一个模特,叫杨幼颖,因为跟baby只差一个字嘛,当你不是名字的时候就会出现这个问题,你会无意中去伤害到一个人,甚至于可能把她逼到自杀的绝路上,我觉得这种风气咱们不能助长,还是要往良性的走,多点积极向上的东西。

主持人:但是很难做到,你是活明白了,好多人可能还没有过这个阶段,不自觉的,作为每个人可能不自觉的看看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什么的那种。

黄晓明:我是真的不看,我不敢看。

主持人:你还不敢看,我觉得你可能已经到下一个阶段了。

黄晓明:因为我知道是不好的,所以我干脆不看了。

马苏:我一般看到不好的就跟他掰扯,会跟他聊。

主持人:会重新注册一个账户吗?

马苏:没有没有,就在下面跟他掰扯,因为我脸型比较长,他们老说,你看你脸长,什么大马脸这样的,总是这样说我,我说怎么了,有本事你长个马脸给我看看,拿我没办法。

黄晓明:我不跟他掰扯,没时间跟他掰扯。

主持人:你会吗?

沈泰:我,我会偷偷的看,我不会掰扯。

马苏:可能只有我会这样。

沈泰:我会偷偷的看,心里小受伤一下,我觉得我跟晓明哥都是天蝎座嘛,我刚才为什么问他怎么转变,我觉得他以前的性格跟我还蛮像的,在意别人说话。

主持人:因为你特别好奇几岁搞定的。

黄晓明:突然发现,我跟他都特别容易相信别人,但是得憋着自己。

主持人:你幼年间没有被别人白眼过,没有伤害,欺骗。

沈泰:没有,都是父母的保护下长大的。

黄晓明:我小时候大家都喜欢我,我特别乖,长的又像一个小姑娘,所以也没有受过太大的挫折,我觉得受点挫折是应该的,每次一段顺利之后我都觉得完蛋了,当你抱着这种心态,一旦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你会偷着乐的,觉得这样挺好的。

主持人:何穗呢?

何穗:因为现在没有太多粉丝在我下面聊,大家都说好,就去有一段时间有很多人在微博上说我不太好,那个时候我就不上微博,等过一段时候大家退走了,我觉得生活又平静了,我也属于玻璃心的那种。

黄晓明:我以前也是玻璃心,我现在都是防弹玻璃了。

主持人:但玻璃心还保留着,所谓防弹玻璃心,并没有变成钢化心。

黄晓明:没有,防弹比钢化还厉害。其实当然还是在意的,因为人的本性是不可能那样的。

主持人:我们今天跟编辑部分析了一下,说你现在已经360度无死角了,现在已经情商高到找不到任何破绽了。

黄晓明:就怕搂不住了。

主持人:你们现在有没有觉得《何以笙箫默》这个题材,就是说如果这个票房好会怎样,不好会怎样,有没有想过?对它票房期望多少?

黄晓明:我放的期望很低的,2亿以上我就开心。

沈泰:太保守了。

马苏:太轻松了。

沈泰:我们打个赌。

黄晓明:赌饭,咱不赌钱,咱赌饭。

沈泰:我觉得6亿—8亿。

黄晓明:我们1个亿左右,好不好。

马苏:左右幅度。

主持人:好啊,那我也参加一下吧。

何穗:那我5吧。

马苏:其实我的感觉也是5。

黄晓明:5亿左右,就是6亿以下、4亿以上都算你们赢。我是6,左右浮动是1嘛。

马苏:其实我真的想的12亿,但我不太敢。

主持人:你可能每个电影都是12亿,这样不好。

马苏:我上次说12亿就中了。

何穗:我可能5.5。

马苏:跟我一样。

黄晓明:特别准的那个请两顿,我说特别准的我请两顿,然后我是2以上。2也挺好的,挺二的。以后,好了我们可以拍《何以笙箫默2》。

主持人:有为二准备吗?

黄晓明:没有,开玩笑,这部戏就一个小说,哪来的二啊。

主持人:但我觉得这个小说并没有全部都改掉?

黄晓明:不可能全部都改掉,虽然它的长度比一个电影长,但它的内容并没有那么能够改很多。所以我们还是主要是把故事讲明白,让大家进电影院欢乐一下、感动一下就够了。

主持人:我想知道这个改编你们当时有没有考虑,就是说我感觉它过去校园的部分比较少,就是反而是职场方面的比较多,然后观念也比较新,就是比较接90后那种或者80、85到90后的感觉。

黄晓明:我真没看片,真不知道,但是毕竟我们已经是很老了吧,让我去一直装嫩我也装不了,我怕自己把自己恶心到了,所以我够觉得校园戏还是少点,挺好的。

主持人:好,谢谢大家,希望大家能够进电影院支持这部电影,也谢谢各位演员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