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演员刘桂娟炫12万元点翠头饰遭动保人士责骂

环球网

京剧演员刘桂娟炫12万元点翠头饰遭动保人士责骂

刘桂娟微博截图(该微博现已删除)

京剧演员刘桂娟炫12万元点翠头饰遭动保人士责骂

刘桂娟头戴12万羽毛头冠照片

京剧演员刘桂娟炫12万元点翠头饰遭动保人士责骂

电视剧《甄嬛传》角色“华妃”头戴点翠

今天(23日),天津政协委员、青年京剧团程派青衣演员刘桂娟有点烦,她没想到自己对艺术的追求竟招来了一片骂声。一切都是因为一头点翠头面。制成点翠的羽毛需是从活的翠鸟身上拔取的,而刘桂娟在微博公开表态,为了对艺术负责,宁可多用一倍的翠鸟,这让动保人士不能忍。这边骂她虐待动物,可她却坚称这是“五毛”在故意找茬,于是舆论战升级……

点翠是中国传统的金银首饰制作工艺,京剧青衣常用的头面之一,根据所使用的翠鸟羽毛大小又分为硬翠和软翠。点翠最早出现在汉魏时期,乾隆时代工艺水平已达顶峰。看过《甄嬛传》的乡亲们,对“华妃娘娘”头上的“点翠”都不会陌生,据说“华妃”头顶中间的大凤是当年的真品,如今市价一套点翠售价将近100万元。

如果真要说,贵和美还不是点翠的最大特色。点翠所需的羽毛必须由活的翠鸟身上拔取,才可保证颜色之鲜艳华丽。硬翠一般取翠鸟左右翅膀上各十根(行话称“大条”)、尾部羽毛八根(行话称“尾条”),所以

一只翠鸟身上一般只采用大约二十八根羽毛,病死的翠鸟其羽毛一般还不能制作好的首饰

而刘桂娟在网上晒出的那头点翠,粗略估计要用到80只翠鸟,而据她说,“梅兰芳先生的点翠是颜色绝对相同的软翠,一头大概需要几百只翠鸟”。这让众多动物爱好者心痛不已。可刘桂娟并没有顾及这些,继续在微博大谈“

对艺术负责,宁可多花钱,多一倍的翠鸟,也要买最好的” ,这种做法引起了舆论群起攻之。今日,《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刊登了胡雁的文章,文章全面梳理了刘桂娟演员卷入这场舆论之争的过程,并对炫耀点翠错在哪提出了五点看法。到底应该对艺术负责重要,还是珍爱动物生命?

以下是环球时报胡雁文章:

天津政协委员、知名京剧演员刘桂娟,这两天在微博上被骂惨了。因为她头上戴着的一个光彩夺目的头冠,却是用被生生拔下的翠鸟的羽毛制成的...可这位享受国务院津贴的女演员,却坚称这是“五毛”在故意找茬,不断狡辩模糊问题的焦点...

珠翠满头乱颤,衣袂长袖翻飞似云团,黛眉杏眼丹唇与贝齿……京剧旦角的扮相,可谓尽美仑美奂,好似天上的仙女。

可是,京剧大青衣刘桂娟头上一抹蓝却让人心情复杂,近日却招致无数鸟类爱好者和网友的口诛笔伐。

网友表态:

刘桂娟,天津青年京剧团程派青衣,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获得者,天津市政协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日前,她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图配文,图中刘桂娟侧面示人,蓝色头饰插满脑袋顶。文字中,刘桂娟说:

这一头点翠头面,十几年前买的,花了12万软妹币,今天即使是四十几万人民币也买不到了,八十只翠鸟翅膀下的一点点羽毛,经过点翠师傅的加工,变成有流动光泽的头面,永不褪色。

可不少动物爱好者,甚至一些动物园的工作人员看到后,却愤恨的流下了眼泪 八十只翠鸟,小小的身影,披戴着湛蓝的羽毛,最后被一双邪恶的手生生拔去项下羽毛。血腥里惊恐的眼睛与逐渐凋零的生命,换来的就是刘桂娟脑袋上那一抹蓝色。值不值?美不美?痛不痛?

然而,刘桂娟却继续在微博上大谈“点翠”头面的漂亮,大呼“点翠”头面就是好,称“对艺术负责,宁可多花钱,多一倍的翠鸟,也要买最好的”,完全置翠鸟生命于不顾。

于是一波的舆论情绪开始在对她群起而攻之。

刘桂娟也不示弱,在微博上将反对声音称为“神经病”和“五毛”。 随着反对声音的进一步扩大,刘桂娟删掉了之前的微博,但她之后又不断发布新微博回击,之后又立刻删除……蛮奇怪的。

有网友称,翠鸟不能人工饲养,胆子极小,羽毛却要活取,多数死去,或制成标本。有网友说,点翠是活生生拔的鸟毛,其次翠鸟科物种全部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还有网友称,你说那蓝色美么?长在翠鸟身上的时候,绚烂得让人窒息。可粘在首饰上的时候,我看到的却不是蓝色,而是一片血红。这跟象牙犀角鹤顶红一样,本就不是生活所须,不过是某些人硬加给它们“昂贵”的符号来满足私利而已,却给动物个体和生态平衡带来巨大灾难。

也有网友声援刘桂娟称: 京剧是传统的艺术由于其精湛精致,堪称国粹,无论是服装还是头面还是其他各个环节,都是京剧国粹的一部分。现在用什么制作头面那是一回事,传承下来的宝贝是另外一回事,天津青年京剧团是改革开放后国内一枝独秀的优秀京剧团,刘桂娟按照行业的传统,有几套像样的头面不为过,也配的起,这和环保扯不上。

还有网友给出了建议:真希望以后的剧组(艺术家)从热爱地球生命的角度出发,多用仿点翠的首饰,其实除了专家,平常人很难指出两者间的重大区别。不管是专业的,还是粉丝们,自己学着做,也不那么难。挺好看的!

2014 年10月,广东警方截获约6万只、一吨重的里生鸟类死体,其中多为翠鸟,共计28箱。每个箱子均写着箱内鸟类的种类、重量、数量等信息,每只鸟类死体长度约为10厘米,不及一只手掌。据当时的报道,这些鸟类属于有益的、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而不是国家珍稀动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相关规定,上述网捕贩卖人员只受到了行政处罚,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6万只尚未入刑定罪,80只翠鸟换来一头点翠似乎更不值一提。但是,刘桂娟炫“点翠”到底错在哪里?

从刘桂娟女士微博所透露的信息来看,确实有几点值得商榷:

1、人类文明进化到现在,对于生命的尊重已经到了符合这个社会阶段的高度,刘桂娟女士在发微博夸赞点翠漂亮的时候,提及了八十余只翠鸟,她内心应该感到有些不妥,但是她没有意识到;

2、炫富是不对的。十几年前十二万买的点翠,她说现在四十多万都买不到,艺术家不谈艺术,谈因艺术置办的行头的价值和升值更为不妥,社会价值已经发生改变了,炫富已为人不齿,全社会都在厉行节约;

3、艺术家追崇的是德艺双馨,有艺更须有德。翠鸟也是生命,不值钱也就罢了,但是做为艺术家在网上与网友“对骂”一天,不虚心接受现代社会心理、社会价值、和现在理念的规劝,忘了艺术也要与时俱进吗?作为国家一级演员、天津市政协委员,社会希望看到的是关注民生、劝谏利弊、积极向善,倘不如此,可以低调做人,何必出来招摇?

4、经济已经快速发展,生态破坏已成不可挽回的遗憾,翠鸟也是生态一员,不爱护翠鸟就罢了,还要以杀鸟取毛为乐,实在不应该;

5、现在是法制社会,翠鸟也一定程度上受到法律保护。如若罔顾法律,一切以金钱和虚荣为美,更应该遭到唾弃!

艺术不与时俱进,与社会环境脱节,那就应该进历史博物馆。总之,脑袋上戴着八十多只翠鸟的生命,美还是不美,世人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