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务员现身招聘会 称到手7千就跳槽

新闻晨报

公务员罕见现身招聘市场 薪酬太低成跳槽主因

世界那么大,连公务员都想出去看看了。

昨天,多位公务员现身上海人才市场举办的招聘会,捧着“铁饭碗”的公务员如今也想着要跳槽。一位参加昨天招聘、现在某政府部门任副主任科员的公务员王先生表示,他的意愿是,只要能到手7000元以上月薪就会跳槽。

据业内分析,公务员跳槽每年都有,但出现在招聘市场以往很少见,这可能是一种信号。

公务员:薪酬太低,又没外快

王先生自述说,自己入职该部门多年,现已升职为副主任科员,“应该说工作不是特别忙,有时为了完成上级的检查和领导布置的任务,会加班赶工作。一般情况,早九晚五,工作很有规律,所干的工作属于那种事务性、可自己掌控的工作。”

但王先生感到,他那份工作收入太低,福利一般。自己每个月的固定收入为5000多元,年终也没有奖金,工作好坏都一样。考虑半天,觉得跳槽可以改变现状。“公务员工作尽管稳定,但不能解决吃饭问题,自己是新上海人,需要买房、养家糊口,这点钱不够花。”

分析报告:公务员跳槽首选行政类

智联招聘公布的《2015春季人才流动分析报告》 显示,政府/公共事业/非盈利机构、零售/批发、通信/电信运营、增值服务等行业白领跨界跳槽最活跃。其中政府/公共事业/非盈利机构行业的白领跨行业跳槽人数比去年同期上涨34%,开启了新一波公务员跳槽热。

报告还显示,在脱离了体制后,公务员进入到企业首选的职位是行政类工作,其次是合规/法务、质量管理等职位。这是由于公务员大多有扎实的文字功底,组织、管理、协调能力比较强,对政策的敏感性高。因此,相比业务类的工作,后台职能型的岗位更能适应。

但据记者了解,智联招聘反映的数据是全国性的,他们目前还没有上海公务员跳槽的情况和数据。记者通过相关部门了解上海公务员跳槽情况,未得到明确回应。不过据业内分析,公务员跳槽每年都有,但出现在招聘市场以往很少见,这可能是一种信号。

企业:同等情况优先录用公务员

在昨天的招聘会上,不少企业表示,他们会在同等情况下优先录用公务员。中朗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认为,公务员做事比较踏实、认真,有耐心、诚信度较高,在同等情况下,会优先考虑录用公务员。上海超才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也感到,公务员办事严谨、执法守法,总体素质较高,部分公务员或许还有人脉资源,只要是适合匹配的工作,他们都会优先考虑。

在分析公务员跳槽的原因时,智联招聘人资专家认为,一方面是由于市场经济发展,企业招聘人才的需求不断增加,对于求职者来说选择性更多了。公务员作为职场人的一种,也会在这种多样性的机会中做出选择。另一方面,公务员薪酬福利会水平相对于企业来说有一定差距。多数公务员也会因为薪水等因素选择跳槽。此外,随着经济的发展,企业具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晋升通道及现代化管理体系也相对健全,吸引了一部分有能力,更关注个人发展的公务员群体。

快评

去留本寻常

公务员辞职,特别是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选择辞职,总不免惹来一番议论:放着“铁饭碗”不要,怎么去辛辛苦苦自谋生路?

事情受关注,本身就说明公务员辞职是个别现象。企业员工跳槽的多了,司空见惯不新鲜。当然,想从个别事例当中看出趋势,也是关注度高的原因,毕竟公务员执掌权力、身份特殊。需要说的是,做出判断不可局限于个人经验或者个别事例。中国社会快速发展,人们虽然仍会对公务员高看一眼,但“官本位”的意识已经大大减弱。让公务员脱离“神化”和“污名化”的极端,回归职业本色,有助于得出客观真实的结论。

一听闻叫苦,便推断大势已去;一遭遇问题,就认定改革失败,焦躁的逻辑折射着急于求成的冲动和一叶障目的盲从。对基层公务员来说,不管是招录选任上的政策倾斜,还是职务职级并行的全面推开,改革扎实推进,制度更加科学,都是利好信息,不应被舆论场选择性屏蔽。

前段时间,一封“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辞职信引发热议,并衍生出许多别的“段子”。种种说法,说明每个行业、每个岗位,都会面临是走还是留的问题。公务员辞职,实在无需附着太多猜想。“城外”的人,对改变多一些理性包容;“城里”的人,对坚守多一分责任担当。毕竟,世界那么大,去留本寻常,还是视自己的情况而定吧。 (杨旭)

[那些出去看看的公务员]

副镇长当律师:“下雨天我能睡安稳觉了”

从副镇长任上辞职后,赵光华一直努力地行走在自己规划的道路上:先是加入某大型企业做分公司负责人,接着又出来单干办律师事务所。

2013年7月,时任四川泸州市古蔺县石宝镇副镇长的赵光华向上级提交了辞职报告—那是他第二次请求辞职。两个月前他第一次请辞时,领导劝他“再想想”。而这一次,他的辞呈获批了。交接完工作,带着私人物品离开镇政府,赵光华如释重负。

他担任副镇长的时间并不是很长—2011年竞选上岗,到辞职时仅仅两年。“压力太大。”赵光华说,自己分管安全生产、交通、环保等7个领域的工作,这样的工作量在同级别公务员中只是中等水平。

促成赵光华离职的直接原因,是2013年2月发生的一场重大交通事故。那天他刚回到家就接到电话,镇上发生一起交通事故,11人死亡。“我是主管交通的,如果是非法运营车辆,就属于管理责任,我就得负责。”赵光华立马赶到事故现场善后。后经查实是一辆合法营运的大巴车司机因驾驶操作不当引发翻车,不是管理部门的责任。

尽管如此,赵光华仍然感到不踏实。“做公务员也有风险,比如说熬到40岁做一个副县长,一个偶然因素,分管的领域出了事,就有可能被问责甚至工作不保。”

如今,赵光华改行做了律师,买了房子和车子,成了家里的经济支柱。“以前当副镇长,晚上睡觉的时候,要是外面下起大雨,我总是担心会不会有地方滑坡,翻来覆去睡不着。现在不用操这个心了。”他说。

博士去创业:“回归专业,心真的沸腾了”

“当时我要辞职,很多人都劝我想开些。”“80后”刘娜说。

2010年9月,刘娜大学毕业后追随自己的爱情,来到丈夫的老家—山东安丘市这个小县城,并考上了安丘市发改局的公务员。找份安稳的工作,一家人一起过着慢节奏的生活,曾是刘娜的梦想。“在一个小县城一个月3000块左右也还不错。”刘娜说。

不过,2013年8月,离入职满3年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刘娜辞职了。“其实,凭着出色的工作成绩,再加上中科院的博士学历,刘娜很快就会被提拔,可是她还是辞职了。”她曾经的一位领导为她惋惜。

这位领导的话,点出了刘娜的另外一个头衔:中科院金属研究所的博士。“冶金专业都读到博士了,很怀念这个专业,当公务员的3年思来想去,还是要干点与冶金相关的实业。”刘娜说。

“当我再看到冶金、金属制造和加工时,我的心真的是沸腾了。”刘娜选择帮她的丈夫打理公司。刘娜的丈夫同样学冶金专业,毕业之后就回到安丘,把以前家里金属锻造的小作坊发展成为生产汽车轮毂、动车制动零部件、风力发电铸造件的制造企业。

对于当公务员与自己创业的区别,刘娜说,两者的区别在于,事业更多地融合了自己的价值追求。

“现在我找到了事业的感觉。”刘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