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论|对“僵尸文青”的论证成功了吗?

南方都市报

u=1964536593,941347804&fm=11&gp=0.jpg

最近有两位分量相当重的音乐界人士,先后对独立音乐人发动攻击。先是独立音乐人“逼哥”李志,先后指责点评马頔、左小祖咒、好妹妹乐队,几次三番调戏“小公主”(马頔);之后,资深愤怒乐评人杨波雄文出街,一竹篙打死一船人,将李健、李志、蒋明、好妹妹、钟立风、马頔等一票时下热门的独立音乐人一通扫射。

标题《李健的背后是一群僵尸文青》血淋淋、恶狠狠,但通篇看罢,明明是观点不成立、逻辑混乱,偏偏不知从何驳起。因为全文在作者个人语境中自证,没有理据或证据错漏百出,要怎么反驳呢?

先说事实性错误。他说李健“至少他为人所知的前一百首歌里应没有一首是原创的”,李健产量不丰,出版过的歌曲大概就几十首,除了一张翻唱集,其他唱片均为个人词曲包办;在各大音乐网站上,播放量靠前的也绝大多数是原创,作者即便再不屑他的音乐,稍微查查都可以知道;其次,将李健归入民谣体系讨论也明显欠妥,他明明是流行,即便说他唱的是“煽情系晚会歌曲”也不对,在《我是歌手》前,他基本上没什么“晚会”红歌(《传奇》除外,这首是王菲唱红的)。

作者的论证方式是,先按自己的准则定义民谣,强加给民谣若干属性和功能,然后指责这些音乐人的作品没有这些,所以不好。先说他强加给民谣的所谓“抗议传统”吧,要说社会抗争属性,摇滚甚至H ip H op的抗议成分比民谣要大得多,更别说更为爆裂的Punk和M etal——— 当然,Joan Baez和Bob Dylan等民谣之神曾经在经典作品如《Blowing in the Wind》、《Like A Rolling Stone》等作品中呈现悲悯关怀和抗议。

杨波硬塞给民谣这个责任,然后从这个点出发,指责一票民谣音乐人“从Bob Dylan到罗大佑的抗议民谣传统被齐根阉去,远远望去,仿佛一群年纪轻轻的僵尸”。民谣没有抗议便是被阉去?原文赞过的老狼、李春波的名作又何尝是抗议的?他也批评邵夷贝,却不知道除了《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她还有《正确死亡指南》,正正是社会抗议题材。

如果杨波听过被他称赞的Bob D ylan今年的新唱片《Shadowsin the N ight》,会发现是一张翻唱卡拉O K金曲大王Frank Sinatra的情歌集,不知该作何想法?不是原创,也没有抗争,充满“矫情”的感伤,也是被“阉去”的吧?

“民谣尚未堕落到卡拉O K的地步”这句话也可圈可点。原句很费解,难道在作者眼中,被人传唱的便不配称为民谣?但D ylan和Baez都有万人传唱的作品,也还蛮“卡拉O K”的,这种“他们不该红,红了就是社会堕落,谁喜欢他们就是有问题”的论证方式在原文挺多的。

此外,在杨波的论断里,认为民谣有草根属性(这也不对啊,如果只有草根生活才配做民谣,那校园民谣又是什么?)他“不幸”地看到李健太太描绘的生活中出现咖啡和黑松露巧克力,便指责这不属于草根,是“小资抱了资本主义的大腿”,殊不知现在普通工薪族(不一定是白领,包括蓝领),喝杯咖啡、吃个巧克力并不是很吃力、要百般俭省才有的奢侈,“黑松露巧克力”也只是撒上可可粉末的巧克力、形状像松露而已,又何谈与草根生活格格不入?

漏洞百出之下,杨波更像一位看不得新生事物的前朝遗老,不了解新时代便一味责难。作为个人喜好,爱听什么听什么,如果在公共领域发言,还是厘清事实、好好论证吧,不然按这些个错漏,作者倒真的像自己文中说的“水煮青蛙”,他像坐井观天的那一款。

音乐好不好,各花入各眼,盲目吹捧固然不好,无理谩骂更是无益,音乐风格没有高下之分,民谣不比流行逼格高,但也不会比朋克Low。你可以说他们唱得不好、歌词糟糕、编曲简单,如果作品符合行业水准,就不用在风格上质疑,做的是不是民谣不重要,是不是你定义的民谣就更加无所谓。跳出来居高临下骂一通,全文自说自话,这不挺没意思的嘛!文青和愤青本来就是近亲啊,这篇文章何尝又不矫情。

知乎上有个评论说得很对“(此文)像我高中时代的作文——— 我有一个观点,可我不知道怎么证明,其实我也根本不知道它的内在逻辑。于是我用三板斧的标准格式和大段的比喻举例抒情企图让批卷老师认为这是一篇文笔优美有理有据的一类文——— 大多数时候我都成功了。”

可惜,这次杨波并没有成功。

●南都特约娱评员 灵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