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Sir扬言|多读无用书才是爱读书

南方都市报

陈S ir扬言(第1754期)

衡量一个人爱不爱读书的标准是,读不读自己感兴趣的热爱的书,即不是为了职业、为了考试、为了养家糊口而读书。

在世界阅读日,当天看到两条和广州人读书相关的新闻,很有意思。一条新闻说,来自亚马逊的数据显示,广州更爱读纸质书,有媒体甚至用广州人最爱纸质书来做报道标题。而另外一条新闻说,当当网的数据表明,广州人去年一年里网购了近1500万本书,花费超过5亿元,可谓名符其实的购书“剁手党”。也成为全国买书最多的城市。这样说来,广州人爱读书是不争的事实啦。但是也有报道说,广州读者阅读量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以阅读时间为例,每天阅读多于1小时的广州读者占比为34%,低于全国的36%;从阅读册数看,在2014年一年当中,读完10本书以上的广州读者仅占比41%,与全国的48%有一定的差距。啊!原来广州人买书的热情高于读书的毅力。不读书还买书来干什么呢?呵呵。

鉴于广州一直就背着没文化的黑锅,买纸质书也好电子书也好,在全国拿了个这么好的名次,也可以说是雪耻了。哪怕读书的名次达不到全国的平均水平,但是我也要为广州人对书的热爱点个赞。买书,至少表达的是对新知的向往,至于读不读,读到什么程度,那各人有各人的原因,不能一概而论。我们都对一刀切很反感,在谈论读书问题上也切忌一刀齐。

有的人在谈论读书问题时常常举例说外国人在公共汽车和地铁上读书,中国人则在玩手机。且不说外国的网络在很多地方没有中国发达,中国人在网上玩手机就不包括用手机读书的吗?现在很多微信微博的帖子转来转去,实际上只是文摘。那么读文摘算不算读书呢?记得网络时代以前有一份报纸在全国很火,就是文摘报,那时候文摘类的杂志也很火。读书,完全不必一定要是读纸质的大部头。现在人们批评网络的信息碎片化,其实早在网络时代之前,很多信息就已碎片化了,文摘报和文摘类的杂志只是一个例子。回到前面这个例子,假如外国人在地铁上读的是一本八卦杂志,而中国人在地铁上用手机在看《春风沉醉的夜晚》,你又该做什么样的评价呢?

在网络时代之前,人们看新闻找报纸,看深度的新闻专题找杂志,要认识世界就只好看书了。千百年来,人类所有的感情经历和知识经验,人类社会的所有精神财富全部储存在纸张上面。所谓读书,就是在寻找与别人与昨天的相遇。不管是感情、精神的相遇还是科技知识的相遇。所以才有这样一句著名的话: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现在世界变了,一个小小的硬盘也许就可以装满一个小型的图书馆。今时今日,如果只是鼓励大众读纸质书,而无视信息载体和传播的多样化现实,很容易让人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读书只是为了装出一个高大上的样子而已,与人类的进步无关。

抛掉上面说的这一切,在读书节期间我最想说的话,其实是鼓励青年人读无用之书,读自己喜爱之书。现在的青年人都有文化,都受过很高等的教育,说他们不读书是不公正的。就个人而言,衡量一个人爱不爱的标准是读不读无用之书———即不是为了职业、为了考试、为了养家糊口而读书———读不读自己感兴趣的热爱的书。设想一下,假如有一本自己在买的时候渴望已久的模型书尘封了三年而顾不上读,而各种上岗考试的书已经读了几公斤,这是何等的悲哀!还不如不识字算了。现代读书的悲哀不是不读书,而是总是读不了自己喜爱的书,尽管钱在那里书在那里,但要不就是挤不出时间,要不就是不愿意挤出时间。直接无视自己的内心的悲剧往往会发生在每个人每件事上面,读书只是一个例子。□陈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