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江西包工头偷拍县长收礼 被指破坏政治生态

南方都市报

江西包工头偷拍当地多名官员被抓 被诉敲诈勒索

昨日,出庭时的汪冬根出现在法院监控显示器中。

2013年中秋节,江西万载县的汪冬根偷拍万载县县长陈虹节日收礼,18天后被抓,由此揭开了多起偷拍领导干部事件。这个江西农村的包工头的偷拍行为在当地引发震动,甚至被当地公安部门认为破坏了当地的政治生态。

昨日,汪冬根案由宜春市袁州区法院一审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指控汪冬根的三项罪名中,敲诈勒索罪因为与偷拍官员有关而备受关注。由于汪冬根偷拍万载县县长陈虹后并未提出明确的诉求,其偷拍陈虹的行为并未被起诉。但汪冬根偷拍万载县卫生局原局长魏某打牌,涉嫌要挟其报销医药费一事被公诉机关指控敲诈勒索罪。对此,汪冬根辩解称只是帮朋友找魏某询问情况,并未用视频要挟过魏某。

案件并未当庭宣判。

敲诈勒索罪

原卫生局长证词:“这一天终于来了”

据检方指控,2012年7月份,汪冬根以其之前拍摄到的时任卫生局局长魏某的打牌视频相要挟,帮龙某报销不符合报销规定的医药费11187.8元。

庭审中,汪冬根偷拍魏某的细节得以展现。

无意中被拍留“把柄”

根据汪冬根的说法,其偷拍卫生局原局长魏某并非有意为之。大约四年前,汪冬根因为自建房等问题与万载县康乐街道党委书记卢某结怨。他费尽心机,偷拍到卢某打牌的视频。碰巧的是,魏某与卢某的关系不错,当天正是魏某与卢某等人一起打麻将,魏某不知不觉被拍到了视频中。为了“整掉”卢某,汪冬根随后将卢某打牌的视频放上网络,视频中出现的其他三人则用技术屏蔽。此举影响了卢某的晋升,魏某也因此留下了“把柄”在汪冬根手中。

2012上半年,郭某和自己两个兄弟家厨房拆除重造,请了龙某帮小工,在施工过程中,发生意外导致龙某受伤,因治疗花去了1万多元的医疗费用。由于郭某在村委会工作,知道龙某这种由第三方责任造成的人身损害治疗费是报销不了的,就主动找到汪冬根,请求汪冬根帮忙,看能不能报销医疗费用。郭某证词里的一句话就是:“我知道‘军长’是个能人,能办别人办不了的事情。”汪冬根答应去找时任卫生局局长的魏某问问情况,并未索要报酬。

很怕汪冬根来找他

开庭前,辩方一直申请魏某出庭作证,但昨日法庭宣读了一份魏某出具的证明,称自己正在南昌出差,无法到庭,证词以书面证词为准。

在魏某眼里,汪冬根是个不好惹的人,经常拍一些官员的视频,拿去威胁别人达到自己的目的。

魏某是如何知道汪冬根拍到了自己?公诉机关出示了一份魏某卫生局同事王某的证词,证实王某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汪冬根,汪冬根很得意地告诉她,卢某打麻将的视频是他用针孔摄像头放到窗帘上录的。当听说王某在卫生局工作时,他就更得意地说你们卫生局的局长魏某也被我拍了。王某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魏某。魏某为此惶惶不可终日,很惧怕汪冬根来找他,像整卢某一样地整他。

不过汪冬根昨日在庭上不承认曾经和王某说过这些情况。

对于和汪冬根的相遇,魏某的证词里有一段很生动的回忆:“2012年的一天,我在单位,突然听到有一个人阴阳怪气地叫了我一声‘魏局长’。我回头一看,是一个头发花白50多岁的老头。他说:‘你不认识我?我就是军长啊。’我心想,这一天终于来了。”

“这事能办就给办”

汪冬根随后向魏某说明来意,由于惧怕不同意给其报销医药费会导致他被拍的视频上网,魏某答应过问一下。

此后,魏某就打电话给了农医保局局长丁某,交代“这个事情能办就给办”。

魏某事后向调查机关坦承,如果不是因为汪冬根来找他,他是不会去插手下级的具体事务的。而且一般来找他的,都是不合规矩,报销不了的要求。

丁某接到魏某的指示后,就要求具体办事的张某“再去核实一下”。

据张某的证词显示,龙某在申请报销时,称自己是拆旧屋的时候摔伤的,但张某去调查后,发现龙家里根本就没有拆旧屋的事情,报销的事件与事实不符,因此没有批准报销。

张某接到丁局长的电话后,就再去龙某家调查,多问了几个邻居,结果别人也不知道她是否有第三者赔偿,张某就没有再去进一步核实,直接批准了龙某的意外伤害医疗报销的事情。

辩方称不算敲诈勒索

昨日庭审辩论的焦点就在于,汪冬根是否有敲诈勒索的故意。辩护方认为汪冬根只是帮朋友向魏问一下情况,没有向魏某提过视频的事情,也没有对魏某进行威胁、要挟、恐吓,因此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辩方律师称:“龙某的医疗费报销是因为魏某怕自己政治上受到影响,丁某对上级唯唯诺诺,张某自行揣测迎合领导的意图等原因所致。如果每一个环节的人都一身正气,按照规定办事,怎么可能出现违规报销的情况?”

但控方认为汪冬根早已经将拍摄了魏某视频的消息放出去了。后来再去找魏某帮忙,即使不明确以视频相要挟,也已经起到了“敲山震虎”的功效,属于“隐形”的、“无形”的要挟,已经构成了敲诈勒索罪。

诈骗罪

鉴定人员承认伤残鉴定不严谨

除了偷拍卫生局原局长之外,汪冬根还被指控诈骗罪和寻衅滋事罪。

据公诉方指控,2010年7月4日,汪冬根在万载县城被张勇成驾车轧伤左脚,随后到万载县中医院治疗。为获得高额赔偿,汪冬根反复纠缠该院放射科医生郭某改变原检查结论,郭某因为知道汪冬根不好惹,就为其出具“左外踝远端裂纹骨折可能”的检查结论。接着,汪冬根又要求骨伤科医生揭某(另案处理)将其伤情作为骨折夸大治疗。

一个月后,汪冬根对张勇成及其驾驶的车辆投保的太平洋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提起诉讼。为了多获赔偿,汪冬根在伤情已经痊愈的情况下仍长期在万载县中医院住院。同时他还到某公司开具虚假工作证明和误工损失证明。接着又通过欺骗手段要求宜春司法鉴定中心为其做出“十级伤残”的虚假鉴定结论。万载县人民法院采信了汪冬根提供的虚假证据,最终判决太平洋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对汪冬根保险赔偿人民币97133.34元。

从鉴定人员苏某的证词,可以看出司法鉴定非常混乱。苏某称,他与汪冬根是旧相识,汪冬根找到他做鉴定的时候说“一切都已经搞定”,让他出鉴定结论即可。具体什么是“一切都已经搞定”,苏某的理解就是鉴定前期需要的诊断。苏某承认在检验鉴定中存在三点不严谨。一是没有对汪冬根在检验鉴定时进行拍照;二是对汪冬根左踝关节和右膝关节活动功能的检查,没有通过仪器测量,也没有委托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医学鉴定,只是通过目测得出数据,鉴定结论有一定的误差;三是没有让汪冬根提供完整的病历资料和医院的X光片。

不过汪冬根在庭上否认了他曾经对苏某说过“一切都已经搞定”这句话。律师也称鉴定不严谨是苏的问题,与汪冬根无关。

汪冬根的第三项控罪是寻衅滋事罪。据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1月22日,汪冬根驾驶车辆与骑车的易卫珍相撞,汪冬根纠集来的儿子汪金亮及其手下不顾在场交警的劝阻,殴打易卫珍的亲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汪冬根称自己并未指示儿子打架,不具有寻衅滋事的故意。

直击

辩方无罪辩护 庭审激烈

由于汪冬根被关押在上高县看守所,昨日,袁州区法院借用了上高县法院的法庭开庭。绰号为“军长”的汪冬根身材瘦小,头发花白,但头脑反应很快,对自己不利的证词或者证据他都能第一时间提出异议。不过,当法官问其是否认罪时,他对自己那些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行为认识也不太清楚,只模糊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罪,法院如果判我有罪,那就有吧。”

公诉方指控汪冬根涉嫌敲诈勒索罪、诈骗罪和寻衅滋事罪。由于辩方律师采取了无罪辩护,庭审非常激烈,仅仅三项指控罪名,庭审从上午9点半,一直持续到下午6点半。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曹晶晶 徐楚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