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中介10万叫卖"幽灵户口" 称很多官都怕他

新快报

海丰黑中介10万叫卖“幽灵户口”  拍个照录个指纹即获新身份(1)

负责为买家录指纹、办证的海丰县可塘派出所。

黑中介10万叫卖

中介出售给暗访人员的“黑户口”。

新快报记者暗访目击买卖全过程:熟人带进派出所办证,几个小时就能拿到可有效使用的临时身份证

没有头像的“已建户口”(俗称“幽灵户口”),经过中介找到买家,再到属地派出所拍照录指纹,就成为买家的另一个“合法”户口!经过一年多的调查,知名打拐志愿者仔仔找到多名户口买卖中介和他们在公安系统内部的“上家”。

昨日,新快报记者奔赴汕尾市海丰县,在这里,有中介叫价10万元出售一份“幽灵户口”。经过拍照、录指纹等一系列手续后,在海丰县可塘派出所,记者和仔仔就获得了一份临时身份证和对应的回执。而通过这种方式办好的身份证使用功能与真实身份证无异,存在很大危害性,除了可能卖给逃犯、金融诈骗分子或境外偷渡人员用于洗白,还可能用于给被拐儿童上“黑户”。

志愿者报料

中介网上叫卖“黑户口”

一个月可拿正式身份证

因为可能用于被拐儿童上“黑户”,以微博打拐而知名的志愿者仔仔一直关注全国各地非法买卖户口情况,“幽灵户口”则是其中交易量较大的一部分。“所谓 幽灵户口 ,就是没有头像的已建户口,比如有人没有更换二代身份证等原因,各地的公安户籍系统之前可能存在这样的户口。”仔仔说,个别公安机关的内部人员发现这些“幽灵户口”后,就通过中介找到买家卖出,使之成为买家的另一个“合法”户口。“除了可能给被拐孩子上黑户之外,这些户口还可能卖给逃犯、金融诈骗、境外偷渡人员等用来洗白身份,危害很大。”

非法户口中介一般通过网络招揽客源。2014年6月,仔仔加入了一个户口买卖群,里面有中介人员声称,可以办理全国各地的户口,包括山西、江西、东北、广西南宁、河南周口等地,而且办出后可以在公安户籍系统内查询真伪,保证真实有效。

经过一年多的接触后,今年4月初,一个网名叫“abc”的中介主动找到仔仔推销“幽灵户口”。“他说自己在广州专门做户口中介生意,因为现在打击比较严厉,所以价格比较贵,在广东、广西的户口价格要10万元。”仔仔和中介的聊天记录显示,已建户口(即“幽灵户口”)办理两天就能拿到户口本和临时身份证,而新建户口则要15天才能拿到户口本和临时身份证,两者都在一个月左右能拿到正式身份证,至于户口具体的所在地则要到办理时才能获知。

现场走访

“新证”户籍信息与现实一致

照片却换成了“买户人”

为了取得信任,“abc”将自己的身份证拍照发了过来。照片显示,“abc”原名叫黄某先,今年40岁,是四川平昌县人。在仔仔的要求下,黄某先还提供了其在近期帮他人办理的一份户口信息。这份户口本的信息显示,该户籍属一个叫“林某鑫”的人所有,出生日期系1989年2月6日,住址系海丰县赤坑镇茅湖村委会美洋村一巷某号,户口登记信息为2015年。其对应的临时身份证由海丰县公安局签发,有效期是2015年的4月6日至7月6日。

为了验证上述户籍的真实性,仔仔和记者通过异地公安内部系统查询发现,“林某鑫”的地址已变更为赤坑镇赤花村委会,其头像也与黄某先提供的临时身份证上的照片一致。

那么,真正的“林某鑫”是否确有其人呢?4月23日上午,新快报记者和仔仔来到其户籍所在地茅湖村委会美洋村,当地多位村民证实,该村的确有一名叫“林某鑫”的人。“他家就是前面那间屋子,门前有口井的。”村民介绍说,林某鑫平时并不在村里住,而是在深圳开店做生意,清明时刚回过村里。不过,当记者将上述临时身份证的照片出示给村民看时,却遭到一致否认:“这个人也叫林某鑫?如果是的话,那他肯定不是我们村的林某鑫。”

记者暗访

中介带进派出所 不到半个钟拿到回执

按照中介的说法,“幽灵户口”的买家必须到所买户口的属地派出所照相并录取指纹,用自己的头像顶替原有户主的真实信息,才能取得户口。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仔仔要求“购买”一个1985年左右的户口,并与中介约好一起从广州到海丰县交易。在谨慎地验证过买家的真实身份信息后,对方答应了这笔交易。而整个办证过程,都非常顺利。

被带到路边照相馆拍照

中介称自己先垫5万块

4月23日下午1时许,新快报记者陪同着志愿者仔仔,与黄某先在海丰县南湖客运站外见了面。寒暄后,黄某先喊来一胖一瘦两名当地中介,开车将记者一行人接走。“其他地方办这个证都是在派出所拍照的,就我们汕尾要在照相馆拍照。”瘦中介一边说着,一边将车停到一家照相馆门口,张罗仔仔开始拍照后,自己走进隔壁银行取钱。“办证的钱不是我收的,这5万块钱我先帮你垫着,你确定证没问题给了钱,我才算赚了。”瘦中介说。

在照相馆内,瘦中介还亲自上阵,自己也拍了一张身份证专用照片。“我再多办一个(身份证),用来办贷款,很好用的。”等候洗照片时,瘦中介还特意询问仔仔此前是否录过身份证指纹,或者因有案底而登记过指纹信息。“比如你左手食指录过的,等会就用中指来录,这样才不会重复被查出来,换手指他们(派出所)不会说什么的。”

派出所内录完指纹

数小时后拿到“新”证

拍完照片,中介又带着记者上了车,约半个小时路程后,车子停在海丰县可塘派出所附近,瘦中介打电话联系其“上家”。不多时,一名穿背心的精壮男子从派出所内走出来,与瘦中介到路边一家小店商谈。“他在这里很大官的,等会他会带你去办。”留在车上的胖中介如此介绍。

随后,仔仔被要求单独下车,跟着背心男进入派出所做指纹录入,新快报记者想要跟随前往,几名中介和背心男十分警惕地将记者拦下:“你们这么多人跟着,别人看到了不好,到车上等着吧。”

最终,仔仔独自随背心男进入派出所,两番来回并到附近的农村信用社缴纳20元手续费用后,他成功获得了一张名为“黄祥富”的身份证办理回执,全过程不到30分钟。“最快下午4点就能把临时身份证给你办好,你去找人查去买机票验证都行,肯定是真的。”瘦中介说。

当天傍晚6时许,黄某先给仔仔发来“黄祥富”临时身份证的照片,上面的头像信息已经换成仔仔中午刚拍的照片,住址则是海丰县可塘镇黄厝港村委会黄厝港村某号,有效期自2015年4月23日至7月23日,签发机关同样为海丰县公安局。

黑中介自曝自己神通广大,“很多官都怕他”

买卖户口生意遍布全国各地

先办证后交钱也不担心走佬

据黄某先称,其从事非法户口买卖多年,“生意”遍布全国各地,“现在查得严,像山东、江西一些地方都不敢做了,价格肯定也贵了。”黄某先称,为了做成仔仔这单生意,他专程坐了8个小时高铁从北京赶到广州,再转车至汕尾海丰。而在此之前,黄某先还提供过广西南宁的一份“可办理户籍”名单供仔仔选择,新快报记者看到,这份名单中共有6男3女,出生日期从1977年到1984年不等。

在当地接待的瘦中介更是“神通广大”,在前往派出所的路上,他拿出一本“基层党组织建设网”的工作证向记者炫耀。工作证显示,瘦中介名叫赖某某,1979年7月出生,系该网站的基层采编人员。“他只有监察权没有执法权的,但很多官都怕他。”胖中介插话说,瘦中介还承包了当地高速公路边的一块地皮做工程,“今天下午就要签合同”。

“新证”照片随便美化

年龄随便改小10岁

为了证明自己“办证”的成功率高,瘦中介还提起了此前卖出的“林某鑫”户口。据他称,该户口的买家叫“肖某钢”,验证完临时身份证后就离开了汕尾,等一个月后再回来拿正式身份证。“他现在还要我们把户口上面改为‘大学本科’、‘已服兵役’,这个派出所分分钟就能改好,但他没有对应的学历和兵役档案,改了也没有用的。”瘦中介掏出“林某鑫”的户口簿说。

在瘦中介的手机里,记者看到了肖某钢的真实身份证,来自江苏阜宁的他出生于1979年,但在林某鑫的“身份证”上,他已经被改为1989年出生,照片也年轻了不少,两者放在一起对比,几乎看不出是同一个人。“那是照相馆修的,你想要P成多年轻帅气都行,他还嫌(19)89年(出生)太老了,想改个(19)92年的呢。”

买家敢走佬,就用指纹

伪造欠条,加倍讨余款

按照黄某先等中介的操作手法,为了表示诚意,买家无需提前给钱,而是在拿到临时身份证并验证真伪后才支付一半费用,拿到正式身份证后支付余款。

先办证后收钱,这些户口中介不怕买家走佬吗?“出来做生意要讲诚信,你真实身份信息都在我手里,还在派出所按了指纹,我怕你干嘛呢?”瘦中介满不在乎地说,之前有一名山东买家“耍”了他,他当即调出对方的指纹信息打印在纸上,再加上真实身份信息伪造了一份80万元的欠条。“往他们那边的讨债公司一发,钱就回来了,讨债公司分了一半,我要的不多,也就40万元。”

追问

“幽灵户口”系多年前伪造

原用于骗取补贴款等?

中介透露,这些假户口都存在于户籍系统,成为买卖商品

按照非法户口中介的行内话,可供交易的非法户口分为“新建户口”和“已建户口”。虽然黄某先声称可以办理新建户口,但瘦中介坦言,由于相关部门查得严,“现在你还要弄新建户口是找死,谁敢给你做?只能从已建户口里面挑一个合适的用。”

那么,这些已建户口从何而来?被冒名顶替者今后的生活又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呢?对此,瘦中介表示不用担心。“这些户口都是以前建的,(当地)扩建学校有人口数量要求,或者要骗上级的补贴补助,就拉出一堆假户口来。”瘦中介说,这些假户口都存在于户籍系统里,而且因为年代久远(均为一代证),因此没有头像,也就此成为他们买卖的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