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连续6个月减持美债 专家:贬值率超10%

新京报

沈骥如

沈骥如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谭雅玲

谭雅玲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

徐洪才

徐洪才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

中国不再是美国“头号债主”了。据美国财政部最新数据,截至2月,中国持有1.2237万亿美元的美债,比1月减少了154亿美元。这是中国连续6个月减持美债,持有量排名跌至第二,日本则夺回了2008年被中国抢走的美国头号债权国的位置。

同时,中国的外汇储备也自2014年中期以来开始下降,从去年6月底3.99万亿美元的峰值跌至今年3月底的3.73万亿美元。

美债、外储双下降

这是中国连续6个月减持美债。去年9月至今年1月,中国减持美债规模分别为34亿美元、136亿美元、23亿美元、61亿美元和52亿美元。

同时下降的还有中国的外汇储备。据外管局最新数据,2015年3月,我国外汇储备为3.73万亿美元。实际上,自去年7月,持续走高的中国外汇储备开始出现拐点,没有高歌猛进站上4万亿美元高点,而是呈现下降的趋势。

多位专家表示,美国国债收益率不高,低于我国国债。如果给中国持有的外汇储备算笔经济账,专家表示,外汇储备大体上看是有所贬值的,但只是账面损失。不过,比账面损失更严重的是机会成本,大笔美元只能赚取2%-5%的利息,错过了很多其他赚钱的好机会。

昨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表示,外汇储备经营部门根据市场判断买入或卖出美国国债都属于正常的操作,无论是增持和减持美国国债都属于正常的投资行为。美国国债是全球债券市场最主要的投资和交易品种,具有相对较大的市场容量、较强的流动性和较好的风险收益特性,是各国外汇储备经营管理的重要投资市场。

加大海外投资花钱

中国持有的美债、外汇储备双下降,分析指出,中国过去出口创汇、广屯粮,现在更注重如何把手中的美元花得更聪明。

4月21日,有消息传出,中国将用庞大的外汇储备向国有政策性银行注入620亿美元资本,支持“新丝绸之路”计划,用于打通海外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而此前,中方表示将斥资400亿美元作为丝路基金。随着一带一路、亚投行的发展,中国的外汇储备可能有了新花法。

管涛表示,我国在拓宽外汇储备使用渠道方面做了一些有益尝试,去年年底成立的丝路基金,首期资本金100亿美元中外汇储备出资占65%。未来,外汇储备管理将不断尝试多元化运用的新举措,既配合国家战略的实施,同时也提高外汇储备使用效益。

据媒体报道,李克强总理早在去年5月时就表示,较多的外汇储备已成为中国很大的负担,因为它要变成本国的基础货币,会影响通货膨胀。2个月后,即2014年7月,我国外汇储备开始下降。

以每年年末为统计节点,中国持有的美债占外汇储备的比例从2008年的37%降至2014年的33%,除个别年份略有波动外,整体上呈下降的趋势。

这些变化的数据背后,是中国企业走出去,加大海外投资,加之一带一路、亚投行资本金的使用,以及今后可能起到的推波助澜作用,为中国找到了在国际资本市场花钱的好去处。

4月17日,李克强总理表示,将加大对外汇储备的使用来帮助企业进行海外投资。

在美债、外汇储备变动背后,中国在下一盘怎样的棋?新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沈骥如、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

专家认为,减持美债主要是对外投资增加,外汇储备有了更多渠道和出口。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亚投行,就是改变外汇储备的用途,不再简单买国债。中国加大在海外的投资,更好地使用外汇资产会是一种新常态。

Q1

中国购买美债是赚是亏?

徐洪才:计算美债、外汇储备的盈亏要考虑的因素很复杂,至少有三点。一是汇率的问题,2015年4月21日的汇率是6.13,2008年6月时,1美元可兑换6.86人民币。假定持有的美债都为1万亿美元,那么汇率带来的贬值率约为10.6%,1060亿美元。但这只是账面损失,没有兑换就不会带来实际的损失。

比上述两种损失更直接和严重的是机会成本的损失。我们赚取的外汇拿去买美债,就不能同时再做其他投资,只能赚取2%-5%的利息。此外还要考虑美元通货膨胀,会造成美元购买力下降。

沈骥如:这主要是账面上的损失,因为实际上我们不会大规模抛售美债。购买美债主要是出于安全性的考虑,收益性其次。

Q2

过多美债成为“中国式烦恼”?

沈骥如:美债过多确实成为负担。中国持有的美债会让大量资金停留在美国,不能在中国使用,而美债利率很低,保值增值的任务很难完成,久而久之,可能会被美债捆绑,成为美债人质。

但是中国对美债又有种骑虎难下的情结。中国持有的美债有两个来源,一个是贸易顺差,另一个是在华直接投资。

中美贸易额每年超过5000亿美元,我们希望多买美国的东西,但美国对高科技产品进行技术管制,不让企业出口,最近又宣布禁止美国企业将超高速计算机芯片出口给中国,人为地扩大中美贸易差额。中国在长期的顺差中积累了大量美元,从美国进口、在美投资都有很多限制。

世界各国到中国来投资,带来美元,而美元要兑换成人民币才能在中国市场上使用,这就让央行被动买进美元。这两方面带来大量美元,搁置在中国不会增值,而美国企业债有可能存在倒闭、破产、违约等风险,出于安全性考虑,只好买美国国债。

徐洪才: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因为美元是世界货币,美国不需持有别国债务。但美国工商业企业却拥有大量海外资产,包括直接投资、金融投资,投资回报率达15%,美国的聪明之处在于从中国以3%的利率借钱。中国有钱,但自己不会挣钱,所以买美债,顶多是人家吃肉,我们喝汤。

但即使这样,美国并不领情,金融危机时指责中国持有美债太多,导致全球经济失衡,美国的皮特森国际金融研究所甚至提议对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征收特别利息税。

Q3

中国为什么大规模减持美债?

徐洪才: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美元进入升值周期,人民币对美元微弱贬值,导致我国国际收支顺差减少,趋于平衡,经常性贸易顺差占GDP比重2%左右,这是比较理想的状态。一般来说,新增外汇资产减少,美债也随之减少。

另外,我国的用汇需求增加,去年仅出境游就形成1000亿美元的逆差。企业海外投资的用汇也在增加,企业持有美元资产的意愿上升。

中国减持美债,与企业增加海外投资,百姓增加海外消费密切相关。这只是资产形态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是我们希望的。原来人民币单边升值,央行迫不得已持有大量外汇,多年一直想藏汇于民,现在终于出现了好的迹象。

我们现在赶上好时机,人民币对美元有升有减,人民币市场汇率趋近于均衡的状态,打破过去人民币对美元单边升值的不利情况。

谭雅玲:前段时间我国外汇储备比例过高,所以要调整外汇储备的增长速度,这跟我们的初衷相吻合。美元升值,更多人不愿结汇,即将手中持有的外汇兑换成人民币,这也减少了外汇储备。

同时也应看到,我国外贸的状况不是很好,出口创汇能力不像过去那么强。而外汇储备在海外的通道更多,资本走出去、海外并购、投资增加。另外,我国减持美债,也有可能跟美债到了赎回期限有关。

Q4

一带一路、亚投行会带来什么影响?

徐洪才:目前中国主推的一带一路会促进人民币国际化,亚投行则是一个抓手。

中国出资400亿美元用于丝路基金建设,中国初始认缴亚投行资本金或为500亿美元。将来随着一带一路本身的发展,建设、运行加快,可能派生很多投资机会,很多企业、金融机构积极参与,增加外汇使用,相当于为外汇储备找到新的用法。这可能会间接导致外汇储备减少,减少对美国国债的持有。

中国越来越明确地意识到,自己赚的钱要自己花,而不是让别人帮忙花。

我也乐观地认为,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将在未来十年逐步提升,占全球外汇储备的比重将有望于2025年达到10%左右。

我国货物贸易、服务贸易都是世界第一,去年对外投资超过吸引外资,成为资本净输出国家,外汇储备世界第一,新增对外投资在世界也遥遥领先,仅次于美国和日本。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国际化将利于全球金融稳定,一定程度上分散美元风险,对国际经济再平衡有益。

谭雅玲:减持美债主要是对外直接投资增加,外汇储备有了更多渠道和出口。一带一路只是起步阶段,亚投行的模式也未完全成形,美国是否加入也尚无定数。外贸出口结算用人民币也不是新现象。现在人民币还没有国际储备货币的资质和地位,现在谈十年后的人民币是否具有国际储备货币功能还太遥远。

沈骥如:中国在世界倡导的一带一路、亚投行,就是改变外汇储备的用途,不再简单买国债,而是搞实体经济。一带一路的贸易往来会增加外商用人民币结算的意愿,比如外国买中国铁路设备,用人民币计价,从而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亚投行资产里有一部分是人民币,用人民币结算,也会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

Q5

未来中国外储投资有什么变化?

徐洪才:美债、外汇储备增长速度放缓,甚至不再增加可能会成为新常态。而海外直接投资增加,加快海外并购、投资会成为趋势。我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资本外流增加,可能会导致外汇储备增量减少。我们的钱到海外也有了更多花法,不局限于买债券,减持美国国债其实也是一种全球资产的重新配置。

沈骥如: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之后,人民币有升有降,越来越国际化,汇率由市场供求关系来决定。美元汇率也是市场化。是否减持美债,要根据中国外汇市场的情况来做决定,有增有减。不过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仍然很多,不会一直减持,最近中国退居第二,日本持有的美债也只比中国多7亿而已,差别并不大。

即使中国需要做出调整也要一个长期的过程。美元是世界主要储备货币,欧债状况比美债还不好,欧洲还在搞量化宽松,经济也没有美国好。美国国债既是风险因素,也是国力强盛的表现。但可以确定的是,中国加大在海外的投资,更好地使用外汇资产会是一种新常态。

谭雅玲:美债、外汇储备不可能一直呈现单边下降的趋势。市场就是有上有下,有涨有跌。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半年,外贸情况不乐观,外汇储备会减少。而美债的增减,则还需要考虑国家资产结构。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作者:刘素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