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庆自己的朋友和生态圈

经济观察报

毛大庆自己的朋友和生态圈

从万科走出创业的毛大庆,在外界看一直是挺乐观的。但有件事在过去40多天里让他担心:自己顶着万科副总裁的光环时,尚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出来后会不会没人搭理?

后来找上门来的合作伙伴,让毛大庆的担心烟消云散,包括徐小平、红杉资本董事长沈南鹏、创新工厂董事长李开复、清控科创董事长秦君、金地产机构董事长周金旺、诺亚财富董事局主席汪静波、鸿坤集团董事长赵彬、联创策源创始合伙人冯波等都成为优客工厂的投资人;导师团队更是囊括王石、俞敏洪、刘永旺等一批知名企业家。

4月17日,毛大庆公开其创业项目“优客工场”和9个已落定项目(包括万科台湖新城“优客工场”),欲打造“服务创业者最温暖的联合办公空间”。

毛大庆把创业过程分解成12件主要的事,包括创业想法、完成方案、筹集资金、招募伙伴、注册公司、财务管理、行政管理、租赁场地、设计产品、开发产品、产品上线、宣传推广等。通过提供租赁场地和财务行政管理等服务,“优客工场”收取一定费用。创业者一旦遭遇方案重调,现金流断裂,核心员工离职等风险,上述投资人和导师也将提供战略指导,以及资金支持。

离开万科,固然让毛大庆失去了大平台的背景,但他的个人能力得到更多认可和释放。毛大庆出来创业的一个目的,就是去尝试圈子和个人的真实力量,他也想看看自己不在光环之下,没了大企业背景,到底能创造多大的社会作用。

2013年,毛大庆跟王石吃饭,饭局上来了20多个王石各行各业的朋友。吃完饭后,毛大庆主动让王石给提个字,王石写了两个字:交圈。王石是提倡西式的“交圈文化”的。毛大庆的理解,中国经济越向后发展,就越凸显人的价值,而不是事事都靠大企业大平台。如今的创业创新,就是深度挖掘人的价值,两件事高度契合。

他还将打造另一个圈,把“优客工场”营建成一个创业生态圈,不同创客之间能达成大量生意关联。毛大庆相信这是未来“优客工场”里最有价值的部分。比如,创业公司中润汇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特色在于帮企业设立健康组织构架,毛大庆将它拉到“优客工场”,多了给“优客工场”其他企业做培训的机会。“他还付我很好的租金,还有自己的生意,这就是生态圈。”毛大庆说。

房地产行业过去几年大风大浪、起起伏伏,作为大企业的管理者,面对着种种不确定性容易焦虑,毛大庆甚至患上抑郁症。如今地产行业更从黄金时代到白银时代,业务也越做越复杂,挑战更大。但跳出来创业,打造众创空间,在他的眼里,却是蕴含着无限大的想象空间。

“人处在现在这种环境里,会感觉特别兴奋和激动,我甚至觉得这对健康都有好处。”毛大庆说。

朋友圈

4月19日,刚刚成为优客工厂导师的俞敏洪和毛大庆在某个论坛偶遇。

“有个一万平方米图书馆空地,给你做。”“那我去弄。”“刚好学校里也有学生帮着打工,让创业者带带我的学生。”“好,定了,大家都听见了。”

再往前两天,欧美同学会“海归创业学院”成立,红杉资本、真格基金、诺亚财富这些欧美同学会重要成员,也作为毛大庆的朋友圈一角,被正式揭开。

依托海归创业学院和毛大庆的个人朋友圈,优客工场构建起的强大投资人团队和导师团队。他们在项目场所内外,为创业者提供实操经验和商业指导,聚拢法务、财务和人力顾问,帮助创业者处理繁琐事物。除了天使基金之外,优客工场还和银行签约,让创业者便捷享受个体小微企业,全面上门的低成本金融服务。

阳光100董事长易小迪、常务副总裁范小冲,是毛大庆房地产圈里20年的老朋友。得知毛大庆创业,还在丽江考察的范小冲立刻发微信给毛大庆,北京阳光100写字楼负一层有8000平方米的闲置空间,是否有兴趣合作?之后,易范二人将空间原计划全部推翻,配合毛大庆打造“阳光100·优客工场”。“阳光100·优客工场”将于8月份正式亮相,这也是毛大庆的首个创业作品。

毛大庆的“跑友”鸿坤集团董事长赵彬,一口气拿出鸿坤4个项目和优客工场合作,其中包括北京西大望路鸿坤花语墅这类核心地段项目。而鸿坤金融谷则是北京产业地产的典范项目,聚集着大批金融企业,毛大庆要去那里“做酵母菌,孵化一群围着金融产业的小微企业。”而北京万科,亦拿出台湖新城项目3000平方米的写字楼,和毛大庆一起做起了众创空间。

就在见到俞敏洪当天早上,还在路上的他便接到电话,青联的一个委员说,自己有个空间可供毛大庆先挑,不要租金,合作好了再分成。

毛大庆说,下海后,真实感受到人情温暖。

生态圈

朋友是朋友,生意归生意。

大佬们之所以愿冒风险参与优客工场,另一层原因是,真正被优客工场的模式打动。

在租赁开发企业房屋的过程中,毛大庆倾向于合作10年起步,前两三年制定较低的租金目标,但说定后期分成比例。这样前期租金压力不大,资产很轻。优客工场面积控制在1万平方米以内,选址更多看重项目地段,交通便利和服务配套,但不拿项目商业价值最高的空间,选择的反而可能是不好租赁的部分。

“先把价值给做出来,帮他拿过来几十个、上百个创业公司。”毛大庆说,如果开发企业参与分成,得到的效益远比普通出租模式高。同时,资产增值后是开发企业的,优客工场无法带走,“无外乎开始租金低点,我们互相扶持一下,以后就会好。”

过去40多天,优客工场在北京落定项目数量9个,包括朝阳区阳光100·优客工场,鸿坤花语墅“优客工场”,房山区高教园区“优客工场”,大兴区鸿坤金融谷“优客工场”,鸿坤理想城“优客工场”,锋创科技园“优客工场”,顺义区空港经济开发区“优客工场”,万科台湖新城“优客工场”,门头沟鸿坤七星长安“优客工场”,且与海淀区中关村E世界,海龙大厦,外企服务集团FESCO大厦达成合作意向。

而客户层面,就在4月16日优客工场二维码开通,就已有主动上门的10多家创业企业。在孵化器层出不穷的时代,优客工场要找到更细分精准的客户群——那些已经孵化出来,现需要被推进成长空间的企业。因此,优客工场定义为孵化器之后的加速器。

在毛大庆为创业者创业过程设计的简化模型里,创业者往往会遭遇方案重新调整、现金流断裂、核心员工离职、公司注册困难等7个风险点。而优客工场的任务,就是解决这些障碍。方式是提供几个主要服务,包括导师服务、投资服务、财务服务、法律服务、银行服务、海归创业学院的导师储备,毛大庆的各种资源整合和嫁接能力,也将派上用场。

这些服务是收费的。当然,毛大庆的团队,会将一个创业企业进驻优客工场,产生的行政、财务、人力,宣传,办公场所费用,算一个精细的账目。而服务收费,如果折算到每个工位上,费用并不比传统联合办公低多少。但因有了附加的服务,企业综合成本将比单打独斗创业时代节省很多,能获得最高效的发展。

加速器和孵化器,也有着明显区别。孵化器除了提供简单办公,关键是提供资金。优客工场做的是共享办公,给创业企业加速,减少大量的后台服务所需要的人力物力财力。同时,因为优客工场是服务式办公,可共享很多资源,包括人力、财务、法律、政策咨询,乃至对接银行和天使基金,这些服务是优客工场的核心竞争力。一些服务也通过外包形式,越多服务商找优客工场提供服务,共享服务项目越多,在优客工场办公创业者的成本就越低。

优客工场招进的创业公司,不乏一些有趣案例,譬如卖包子的汁味,已在北京有几十个布点,后台制作,互联网配送,门店销售,将来要在北京有几百个布点。中润汇智可帮助企业设立健康组织构架。同时,真格基金、欧美同学会2005委员会、金海生态庄园等机构正洽谈进驻。如果真格基金“吃上”汁味包子,汁味接受了中润汇智的人力授课,中润汇智又拿到了徐小平的天使基金,一个闭环就在毛大庆的工场里实现了。

按照毛大庆的预想,优客工场要建立中国最大的,属于创客自己的互联网社区。

折腾大了

有了朋友圈和顶层设计是第一步。毛大庆还缺人,好人,能干、有创业精神的人不够。

首先他自己得适应,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老板的心态变化。如今,他不再坐头等舱,和80、90后的普通员工一起,吃盒饭和方便面。“我是一个小创业者的心态。”毛大庆说,而创业团队的氛围让他感触颇深,大家都是不用扬鞭自奋蹄,嗷嗷叫着主动打仗,而大企业更多是依靠制定目标、KPI考核,这一点差别明显。

实际上,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共有四次创业潮。第一次在80年代末,小个体户为代表。第二次是92派,代表人物为冯仑、易小迪等,纷纷下海创业。2000年之后,以互联网为基础的一批公司崛起,包括阿里巴巴、百度等。而当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一批,更像是全民总动员,提供精准细分服务的企业层出不穷。

就在4月15日,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去中关村创业大街考察,毛大庆也在陪同之列。天使汇80后的员工拿着IPAD给刘延东讲。刘反馈,创业这事儿好时尚。毛感慨,自己命好,赶上一个好的创业时代,机会千千万万。而且,谁都逃不过创业的命运,万科、三一重工都在研究员工创业。

“这次折腾大了。”毛大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