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梦想 沦为渠道:众筹平台怎么了?

网易

72.jpg

尽管才开业一周,中关村创业大街上的极客咖啡就已人满为患了,而店外的开业宣传图还没撤下,上面有几个字依然很显眼----“不仅仅是一家咖啡店”。

极客咖啡合伙人于睿向网易科技表示,这家咖啡店除了做吃的,还会做一个孵化器;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他们隔壁的3W咖啡,二者似乎没什么不同。他还说,孵化器主要是孵化智能硬件,揭幕后会马上和京东、淘宝众筹对接。

“就这两家?”记者试探性地问。

于睿放下手机,很肯定地说,“已经够了”。

事实上,面对着越来越多的孵化器,被京东淘宝侵入的众筹市场正悄然发生着一些变化,而处于夹缝中的中小型众筹平台,正在这种变化中迷失、挣扎。

众筹平台,已沦为售卖渠道

来自艾瑞的数据显示,截止去年年底,在权益类众筹方面,去年7月上线的京东众筹已获得31。6%的市场份额,位居市场第一;淘宝众筹占比8。9%,位列第三。分析人士向网易科技表示,到今年上半年,京东淘宝与其他几家众筹平台的差距还在继续拉大,基本已经形成两强割据的局面。

而在电商巨头强势入侵的背景下,众筹市场却正在悄然发生改变;点名时间CEO张佑告诉网易科技,现在的众筹平台,其服务性能越来越弱化,已渐渐被当成了单纯的售卖渠道。

事实上,京东淘宝一入局,就强化了众筹“预售+团购”的模式,其坐拥的大流量优势对其他众筹平台产生了极大冲击,而曾经辉煌的点名时间,可能正是被冲击的一员:这个中国最早、也是曾经最大的众筹平台,去年只抢到了7。2%的蛋糕。

早先想将平台做大的点名时间,一方面在苦苦寻找新项目,另一方面又希望向电商转型、快速将项目变现,这种无奈,正是众多中小型众筹平台的一个缩影。

而盲目扩张的最终结果,是项目数量增长较快、但质量普遍不高,甚至出现了众多众筹平台上项目严重同质化的情况,这也是导致众筹平台衰落的一大重要原因。张佑认为,众筹平台的最大问题在于项目本身;在他看来,国内真正好的项目不多,很多都是似曾相识,还有一些是国外半年前甚至一年前的概念,原创性不够,不管在哪上本质上都不会有任何差别。

在这种情况下,谁的流量大,谁就有可能获得胜利。不过,若是转型电商,这些众筹平台却并没有流量优势,被京东淘宝彻底断了退路。这是这些平台的又一大失策。

除此之外,太火鸟创始人雷海波表示,众筹平台的失落还在于把自己“玩坏”了;他认为,在缺乏流量的现状下,众筹平台大量刷单、成了赤裸裸的刷单平台,本来可以给创业者提供的参考价值也丧失了,最终失去公信力、被创业团队抛弃。

事实上,此前常被误认为是众筹平台的太火鸟,一直在试图撇开众筹的标签;尤其是众筹越来越沦为渠道,缺乏服务性能的现在,这个标签已经很难再吸引好项目。

“失去梦想的众筹还有什么?”雷海波说,众筹始于梦想,做电商则是众筹失落的开始。

问题来了,众筹到底该怎么做?

包括淘宝众筹的很多平台都给出了“做服务”的答案:为创业团队提供办公场地,对接投资人资源、营销资源、供应链资源、媒体资源,做众筹的“后服务”产业链。

这听起来和孵化器并没有显著差别。甚至有观点称,众筹平台如果转型“服务平台”,就会变成孵化器,二者做的事情重合度较高,只是众筹是以筹钱为中心,提供项目的后续服务来增强竞争力;孵化器的目的可能在于把项目把从0到1的部分做成,筹钱只是作为其中一个服务环节存在。

张佑说,孵化器变得更火,是因为市场有这个需求,创业者需要有机构来提供更加实际的帮助,而此前涉足孵化服务的众筹平台,相对而言服务能力可能还是相对差一些。

在孵化器的运作模式中,京东、淘宝众筹完全作为其渠道存在,也保持了京东淘宝二者此前的电商定位。

在服务方面,以定位于孵化器的太火鸟举例,雷海波称,不仅在北京向创业团队提供投资、媒体资源,还在深圳建成了600平米的孵化空间作为孵化实验室,一方面将创业团队的产品翻译成工程语言,同时发挥深圳本地制造业的优势,向团队提供供应链方面的帮助。

此外,在此前众筹平台称之为“败笔”的项目质量上,雷海波称,好一些的孵化器,由于对项目的链条涉及过深,不可能在数量上过于苛求,从而在挑选项目上更加看重,希望找到在理念上更重合的团队进行合作,这很大程度上降低了项目的失败率。

但事实是,孵化器已经太多。网易科技记者发现,在不少孵化器里,其空置的工位已然多于使用中的工位。业内已经开始流传一个笑话:现在租房的不叫租房的了,都开始叫孵化器了。

泛滥中的孵化器充当着整合资源的角色,之间的整合能力却常常有着天壤之别。一些孵化器忽略了整体服务质量而侧重于租用场地等收入,这和一些众筹平台急功近利的筹钱并无本质不同,都是对整体服务的忽视。

于睿认为,众筹平台和孵化器本质实质上都一样,包括不同的孵化器之间,也没有什么模式创新,最终比拼的是谁能提供向创业者更多的资源和帮助。众筹平台为何沉寂?主要在于他们给创业者提供的帮助?孵化器也是一样的问题。

流量、服务之外的机会在哪?

即便国内众筹市场份额开始趋于稳定,不少业内人士还是认为,这个市场还会存在不少机会和变数:本月16日方才入局的苏宁众筹就在努力寻找差异化,而京东、淘宝两大众筹平台也是各有特色。

据京东众筹相关人士介绍,京东众筹相对其他众筹平台,对项目的成熟度要求较高,结合京东本身的3C优势对小家电方面也更侧重一些。不仅如此,京东并不满足只作渠道,还将创投、孵化器一并纳入,并布局物联网。需要强调的是,京东的产品类众筹需要向入驻方收取筹资额的3%作为佣金。

淘宝众筹方面,相关人士介绍,淘宝众筹的产品中科技类依旧占了很大份额,产品特点也很显著,可用“小而美”概括。此外,进驻免费的淘宝,现在开始提供一些类孵化器服务,总的管理也相对松懈,其实是将这些新酷的项目作为流量红利设置。

而新入局的苏宁众筹,相对于此前二者,并没有流量优势。但苏宁副总裁苏宏表示,苏宁线下有1600家实体门店,可以提供线下产品体验,同时还可以把用户的体验反馈给众筹项目发起者。业内人士称,这不仅扩展了众筹产品的渠道,还可为创业团队提供更多可参考的信息。

但苏宁终归算得上一个巨头,留给一般众筹平台的机会还存在吗?

张佑说,他一直相信,没有任何一个能全覆盖所有品类的众筹平台,包括国外的Kickstarter,都做不到。而京东侧重家电硬件、淘宝侧重小而美的产品,这些项目类型最终会决定哪些用户会留下来,而中间的夹缝,便是垂直领域。这正如同当初各大门户虽然把持了流量入口,还是出现了36Kr这类垂直媒体,并且还过的很好。

张佑不愿谈及点名时间当初的转型,只表示,垂直领域的机会,绝对会和流量无关。包括像《十万个冷笑话》这类影视产品众筹、太火鸟一直声称的设计产品类众筹,在国内都还没有真正发展起来,这些都有可能成为众筹平台的新爆发点。

另一方面,虽然京东淘宝也在做服务,但并非所有的创业团队都想被纳入其版图之中。有业界人士告诉网易科技,一些有实力的创业团队不想与电商团队绑定,他们需要一个更加第三方的众筹平台参与,不过,京东淘宝可能会成为第三方众筹之后的最终售卖渠道。

“可能会很小众,但中小型众筹绝对会活下去;也不排除会有哪一家最终做大,与京东淘宝抗衡”,张佑表示。

但现实依旧不容乐观,生活在京东淘宝夹缝中的众筹平台们,日子并不好过。做孵化器可能是个好选择,不过倘若回归“众筹”两个字,这些平台是否还能有突围的机会,短期内无法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