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男子砍死堂兄 数千村民保密16年称为民除害

大河网

何冰多年没回的家

何冰多年没回的家

300多名村民签字印指纹为他求情7页纸密密麻麻按了300多名村民的指印

300多名村民签字印指纹为他求情7页纸密密麻麻按了300多名村民的指印

16年前,见父亲被堂兄殴打,何冰砍死堂兄后潜逃。村民们说“何力无恶不作”,16年来,何冰被当作“除恶英雄”,2000多名村民自发为这桩命案保密。直到近期另一起案件才牵出此事,何冰投案自首。目前,该案被南召县检察院审查起诉,何冰涉嫌的罪名是故意伤害。对此,不少村民难以接受,300多人联名写下“请愿书”递交办案机关,为何冰求情。

近日,大河报记者来到事发地南召县崔庄乡花坪村,探秘那段尘封16年的往事。

案件突发见父亲被殴打,他回家抄刀砍倒堂兄

花坪村西头一处杨树林,散落着几个坟,其中一个坟上全是新翻的黄土。4个月前,这个坟内埋葬的死者被开棺验尸,死者头部右侧颞部的伤痕,揭开一个隐匿了16年的秘密。

时间回溯到1999年2月18日,农历正月初三。村里都忙着祭祖、待客,时年26岁,在县城打工的何冰被父亲叫回家陪客。下午2时许,何冰送走一拨客人,返家途中看到路边围了一圈人。扒开人群,看到他的堂兄何力正在殴打他的父亲。

“父亲侧躺在地,头背部都被打出血,母亲吓得瘫坐一旁。”何冰忙上前拉劝,何力说,要把他们全家都灭了,而后抄起一把杀猪刀砍向何冰,何冰额头和右手被划破。

何冰跑回家中,翻出一把菜刀,跑去和何力拼命。他这样形容当时的状况:中午酒劲上头,血模糊了双眼,满腔的愤怒。何冰说,可能冲得太猛,手中挥舞的菜刀飞出去,砍中何力的右太阳穴处。何力当即倒地不支。

在场何力的亲兄弟何奇追撵何冰,何冰一路跑到了南召县城。

逃亡之路伴着恐惧逃16年,其间只回家两次

到医院处理伤口,仅右手虎口就缝了26针,而后,“大脑一片空白”的何冰随便买张火车票,开始四处漂泊。湖北、河北、云南、北京……何冰的足迹踏遍大半个中国,收废品、打零工。

直到逃亡第5个年头,何冰在北京遇到同来打工的哥哥,才知道那天事情的结果:何力被砍后,送医抢救无效死亡。从此,何冰的恐惧又加深了几分,一是无法面对死者家人;再者担心此事败露,得“杀人偿命”。

逃亡16年来,何冰仅两次回家,每次只呆了短暂几天。其间,何冰与一云南女子结婚成家,有了5岁女儿和刚满4个月的儿子。

一波三折两家3500元私了命案,村民保密16年

何力出事那天,现场目击者有十多人。2000多名村民几乎都知道此事,但16年里,一直对外瞒着这桩命案。直到2014年10月,一名村民涉嫌抢劫犯罪,在押期间为求立功,才将此事告诉警方。南召县公安局于2014年12月12日立案侦查,在京务工的何冰得知后,于2015年1月27日投案自首。

此事再次在村庄掀起波澜。在大多村民眼里,何冰是个老实孩子,和四邻关系处得不错,而何冰杀死的何力则为害一方。“何力无恶不作,大家躲他就像躲瘟神。”一名村民回忆,何力死后第二天,家人给其草草下葬。而村里不少村民敲锣打鼓,吹响器放鞭炮庆祝。

何力被村民记恨的主要是小偷小摸。记者和四五名村民坐在一起聊天,他们都还记得曾被何力偷走的东西,小到一只鸡,大到一台石材切磨机。因其一贯蛮横凶狠,受害村民敢怒不敢言。村民韩树说,何力还曾敲诈他,硬把他家一头猪拉走。

“他死了,我才算解脱”,就连何力的媳妇也说,何力婚后整日喝酒,经常打她,加上四处偷抢的坏名声,她早有离婚念头,但从不敢提出。

至于何力当天为何殴打何冰父亲,何冰父亲告诉办案人员,他大儿子(何冰的哥哥)不在家期间,何力常来骚扰儿媳,他看不下去出面阻拦,何力自此怀恨在心。

何力死后,两家以3500元钱私了这桩命案。死者何力的父亲说,与何冰的父亲是叔伯兄弟关系,念及情面,就私下平息了这个事。

对话何冰:从“法盲”到背诵法条 他要为自己辩护

近日,记者在何冰父亲家中看到,一部十多英寸的电视机是仅有的电器。大儿子常年打工不回家,二儿子在押,留下俩小孩,两位老人体弱多病,一家人的生活几乎难以维系。一名办案民警同情他们,春节期间为何家送去米面油等食物。

“现在只想能早日回去尽孝。”在南召县看守所,何冰向记者吐露心声。何冰说,他此前是个“法盲”,一以为“杀人偿命”,二以为“民不告官不究”,长年处在这种矛盾之中。

而今,在记者面前,何冰能熟练背诵刑法法条,“根据刑法第20条……采取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我属于正当防卫”。他说,这是入所以来,突击学习的结果。

但在办案检察官眼里,何冰很难构成正当防卫。“何冰回家取刀再回来时,根据相关证人证言,何力并未持刀,仅从地上捡一块石头,何冰持刀砍伤何力的行为,已经超出了正当防卫的范围;且菜刀嵌在何力头上,说明伤害力度很大,何冰应是故意伤害。”办案检察官说,目前来看,可以法定量刑从轻的,一是何力过错在先,二是何冰构成自首。

“地痞虽然可恶,但任何人不得非法剥夺其生命,何冰必然要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今年50多岁的办案检察官坦言,此前办过多起命案,唯这一起心情最为复杂。

专家说法:村民没有义务检举何冰

“如果你是村民之一,你会为何冰保守这个秘密吗?”采访期间,记者向多位身边人抛出这个问题,个别说会劝其自首,大多人片刻沉思后,点了点头。

“我国自古就有‘亲亲相隐’的传统,尤其在宗脉维系的农村地区,有一定社会基础。”郑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法说,虽然我国当前法律并不认可“亲亲相隐”,但也没有做相关处罚规定,作为一般的公民或亲属,知道他人属于犯罪嫌疑人,并没有检举揭发的义务。但是,明知是犯罪分子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或提供逃跑经费,或者为其毁灭罪证的,则要以包庇、隐藏犯罪处理。

“民心、民意、民愤,毕竟反映着民众对正义的朴素感情,但这种朴素的感情不能被无限地放大,不能超越理性法律规范的底线,否则就会破坏法律的权威性和严肃性。”刘德法认为,劝何冰自首是很好的选择。

律师张华欣同样认为,此案中,村民不举报何冰,不能牵强认为是法律观念淡薄,真正法律观念淡薄的是,村民长期以来对村中作恶者的隐忍和纵容,小恶终酿惨剧。(文中均为化名)

本文来源:大河网 作者:刘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