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的情诗

至善书法

【贺新郎·赠杨开慧 ·毛泽东

挥手从兹去。 更那堪凄然相向, 苦情重诉。 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往。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 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这是毛泽东留下的惟一的一首爱情诗,当时毛泽东接到中央通知,由长沙取道上海赴广州,参加国民党“一大”。此词作于离沙之时。但这件手迹出于五、六十年代。

下面,我们再看看其他相关书信:

【偶感 ·杨开慧】

天阴起溯[朔]风,浓寒入肌骨。 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 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备? 孤眠[谁]爱护,是否亦凄苦? 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 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 兹人不得[见],[惆]怅无已时。…沪有一纯姊,思伊展我怀。能识我衷肠,能别我贤愚。……良朋尽如此,数亦何聊聊。念我远方人,复及数良朋。心怀长郁郁,何日复重逢。

日记的后部写着﹕“不料我也有这样的幸运,得到了一个爱人,十分的爱他﹔自从听到他许多的事,看見文章日记,我就爱了他…… ”这两首诗足见二人感情之深厚。

建国后有杨开慧生前好友、柳直荀烈士的遗孀与毛泽东通信,毛在复信中附上《蝶恋花》一首:

这首著名的诗我就不附释文了。面对烈士的遗孀,自己壮烈牺牲了的爱妻的好友,毛泽东在头脑中必然浮现出千万革命先烈,包括自已一家为革命而献生的所有亲人,五内俱焚。我们读这幅墨迹,看到主席的笔端滿是泪痕。

这件墨迹是主席应自已惟一活着但身体状况不佳(开慧牺牲后弟兄们流落亍头遭受过毒打,多年相依为命的兄长在朝鲜牺牲的消息又使他受了精神刺激,毛泽东在一封致友人的信中称“另一个(儿子)病废了”指的就是毛岸青)的儿子岸青及儿媳邵华之请所书,所以悲痛之情有所抑制,眷恋之情坦然流露,不仅书作与上一件大不相同,还把“骄杨”写成了“杨花”。主席对“骄杨”有一个解释,他说“女子为革命而丧其元,焉得不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