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家第三代唯一上战场的人

人民网

1983.9.与父母在毛泽民烈士墓前

约访曹耘山,记者费了一番周折,他最近很忙,9月27日是他外公毛泽民逝世70周年纪念日,12月又将迎来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纪念日。他掰指头算了好久,最后“绰阔”地拿出一下午时间接受了记者采访。见到曹耘山时,他刚从山西回到北京,之前他还去了韶山。

毛家第三代中唯一上过战场的人

曹耘山是革命先烈毛泽民的外孙,与共和国同龄,他母亲是毛泽民的女儿毛远志。“毛泽民的纪念日估计现在很少有人知道,而毛泽覃,恐怕很多人连他的名字都没听说过,他们作为毛泽东仅有的两个弟弟,都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祖国的解放事业!特别是毛泽覃,想起来心中有些酸楚,现在连快像样的墓地都没有……”说道动情处,曹耘山指向茶几上摆着一件雕像,这是他刚刚完成的一件大事—创作一尊毛家三兄弟的艺术雕像,在曹耘山看来,“毛家三兄弟在中国历史上难得一见,为了中国革命,他们做了太多的事情,他们既是亲如手足的同胞兄弟,也是生死与共的革命战友”。

除了他们,毛泽东失去的亲人还包括爱妻杨开慧、爱子毛岸英、堂妹毛泽建、侄子毛楚雄等。毛泽东曾说过,“我们只能这样。我们干革命是为了造福下一代,而当时为了革命,又不得不丢下下一代。”曹耘山感概万千,“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家庭,他们为了中国革命做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而他们的后人直到现在也非常低调,都是老老实实在岗位上,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成长在这样的家庭,曹耘山深知自己的使命。1968年,他应征入伍,主动要求到野战军步兵连锻炼,经历了从战士到班、排、连、营、团各个军阶,还经历了枪林弹雨的生死考验。

1979年,而立之年的曹耘山刚刚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孩子马上就要出生,而这时他要奉命指挥一个步兵营参加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白天豪言壮语,夜里辗转难眠,初为人夫的幸福,以及将为人父的喜悦都让他对往后的人生充满期盼,而此一役生死未卜。但他还是义无返顾奔赴战场,支撑他做出最后决定的就是一个信念:不能给自己的光荣家庭抹黑。战后,他所指挥的步兵营荣立集体二等功,本人立三等功。

战场上,一个个生命在自己身边倒下,他不由得想到自己的前辈,那些为了中国革命事业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们,他们是何等的英勇和伟大。正是有了这样的亲身体验和特殊情感,在战场上许下一个大愿,一定要寻访前辈的足迹,将他们的光辉事业发扬下去!

1919年春在长沙

毛泽东三兄弟的革命情谊

毛家三兄弟出生在湖南湘潭县韶山冲,毛泽民1896年出生,比毛泽东小3岁,最小的弟弟毛泽覃比毛泽东小12岁。他们家境并不富裕,为供养大哥上学,毛泽民14岁辍学开始在家劳动,后来小弟也随大哥去长沙读书,一家重担都落在老父毛顺生和老二毛泽民肩上。经过几年的苦心经营,毛家的生计逐渐好转,家里的房子从五间半茅草房,改建成了十三间半青瓦房,并以“义顺堂”名义发行了自家的“纸票”,“这一做法也显露了毛泽民早期的的经济头脑,一个山村里的农民,懂得用金融手段来集资、周转”,曹耘山说。

毛家兄弟的母亲文素勤父亲毛顺生分别在1919年和1920年相继去世。这之后,毛泽民在毛泽东的带领下,义无反顾地参加革命。曹耘山对记者说,“离开好不容易操持起来的家,毛泽民最开始有些犹豫,而这时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毛泽东,已经有了要为民族解放献出自己所有利益的思想准备”,最后毛泽民还是听从大哥的想法放弃家产,他先是在毛泽东创办的湖南自修大学搞勤务工作,工作之余开始学习马列主义,思想进步很快,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春天,毛泽民跟随毛泽东到湖南开展农民运动。后到广州参加农民运动讲习所。随后,辗转上海、天津、武汉等地,从事党中央的秘密出版发行工作。1927年5月,毛泽覃奉命秘密从广州取道上海前往武汉,途中,意外在江轮上与毛泽民相遇,抵达武汉后,与毛泽东团聚。

曹耘山说,1927年的那次聚会,是三兄弟及亲属在一起时间较长的一次。而当时的革命形势非常危急,国共两党关系全面破裂,武汉三镇已是黑云压城,中国革命究竟向何处去,三兄弟在一起日夜促膝长谈。毛泽东对两个弟弟说:“现在和平的日子不多了,我们三兄弟在一起的日子也不多了。”毛泽东问毛泽民,他说一切听大哥安排。毛泽东说,“那好,我准备搞秋收起义,你就给我筹备粮草和资金”。毛泽覃选择随国民革命军参加南昌武装起义。从此,毛家三兄弟共同举起武装斗争的大旗,各天水一方。

中央红军长征时,毛泽民担任中央纵队十五大队的政委,负责扁担银行和部队供给。而毛泽覃则留下坚持游击战,他率领部队转战于闽赣边界的崇山峻岭中。1935年4月,他所带领的部队在瑞金红林山区被国民党包围,为掩护游击队员脱险,毛泽覃英勇牺牲,时年29岁。而刚到陕北的毛泽民从敌人的电台中得知此消息,立即赶到大哥毛泽东住所。毛泽东悲痛地说:“母亲生前多次嘱托让我照顾好小弟,我没尽到责任。”

1938年2月,受中央派遣,毛泽民化名周彬到新疆任财政厅代厅长,做党的统战工作。1943年9月27日,毛泽民与陈潭秋、林基路等共产党员被反动军阀盛世才秘密杀害,时年47岁。毛家三兄弟中有两人为中国革命献出宝贵生命。

毛泽民的女儿毛远志同样历经磨难。“外公曾给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的负责人写信,说我还有一个女儿在湖南老家,坐过国民党的监狱,讨过饭,在地主家当过丫头,后在一家做童养媳,非常苦。希望能想办法找到她,送到延安来。这就是我的母亲。”

“母亲很少在我们面前提家庭的事情,直至初中毕业报考空军飞行员需要填政审表,我才得知自己的外公是毛泽东的亲弟弟毛泽民。”曹耘山告诉记者,在几十年的人生路上,母亲遵照了毛泽东的嘱咐:“做任何事情,不要打父辈的旗号,要靠组织、靠群众、靠自己”,她甚至隐姓埋名,对外交往时自称“阮志”。

在曹耘山看来,虽然母亲很少提外公的事,但她内心却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她的父亲。八十年代初离休后,毛远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搜集和整理与毛泽民有关的文献资料。“当年没有复印机,母亲就一页纸一页纸地抄,去韶山、长沙、安源、九江、抚州、南昌等地,把整理、搜集到的资料分门别类装满了近30个文件袋。”

1990年,毛远志因病去世,曹耘山便从母亲手里接过接力棒,沿着前辈的足迹辗转于祖国的万水千山,工作积攒下并不丰厚的收入都贴补在匆忙的行程上。寻踪之路最远曾到俄罗斯,白天像小学生学字般在档案馆伏案抄资料,夜里一人住进地下室整理资料,这样一呆就是三个星期。但凡有新的线索,再远的路他都要走一遭。

如今曹耘山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前辈的寻踪和史料研究中,从湖南韶山、安源路矿、中央苏区,到陕北、新疆,这条毛泽民的革命之路他前前后后走了不下3遍,在行走的过程中,他历经过艰辛磨难,但更多的是兴奋和喜悦。对他而言,任何一个新的线索都是不容放过的“线头”,说不定它就会牵出个千尺彩练,他搜集整理了大量历史文献和档案资料,在此基础上撰写了《寻踪毛泽民》、《革命与爱:共产国际档案最新解秘毛泽东毛泽民兄弟关系》两部书,并拍摄了4集文献纪录片《毛泽民》。“这是我这几年寻踪的结晶,更多的是父母亲这一辈的心血”。图书出版之际,曹耘山来到新疆乌鲁木齐外公毛泽民烈士墓前,也赶到湖南韶山母亲墓前,献上图书和光盘告慰先人。他想让已故的先人知道,对前辈的追寻,将会随着血缘一样不停地传承下去。

在俄档案库里查到毛泽民档案

“我的家人在这里牺牲都不怕,我去看看怕什么”

2006年,曹耘山开始寻找毛泽覃的牺牲地。“我去了瑞金,想看看毛泽覃牺牲和埋葬的地方。当地人告诉我,地点在大山里,梅雨季节经常塌方,很危险。我说我的亲人在这里战斗牺牲都不怕,我去看看怕什么。”曹耘山最终走进了大山,村干部领来一位已经95岁的老太太,当年就是她亲手埋葬了毛泽覃。老人颤巍巍地带我来到山边,在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小土包前停下来。说这就是毛泽覃的坟。她回忆,毛泽覃尸体抬下来时,全是血和泥……让曹耘山感到心酸的是,这位毛泽东疼爱的小弟弟,红军师长,革命烈士,只留下一个光秃秃的坟包。为此曹耘山又到处奔走呼吁解决问题。

年过六十,好多人到了这个年龄都在颐养天年,曹耘山反而更忙了,他大概一个月在北京的时间不超过10天,他说,每天他都在思考前辈的选择,每一次思考都有新的认识,“就比如前辈常提的艰苦奋斗、勤俭节约,毛泽民在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行长时,管着中央苏区的‘钱袋子’。但他从不搞特殊化,不乱花公家一分钱,即便是毛泽东来银行视察工作,也是按照普通的伙食标准配给。”曹耘山感概道,“到如今,改革开放三十多,我们国家越来越强大,物质生活也越来越丰富,但越是在物质富裕的时代,越需要有精神力量的支撑。我觉得要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我们的革命历史,特别是那些默默牺牲、被人们遗忘的革命烈士,要记住我们中华民族可贵的精神,我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多做些精神传承传播的事情。”(本文原载于《思想政治工作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