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妇潘金莲为何总是讨男人喜欢

指间历史

做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另类美女,潘金莲的粉丝一直很多,特别是男粉丝,而想为她翻案的人也一直不少,想想也是,不为别的,因为潘金莲不仅漂亮,而且性感,更兼风情,一个女人,要漂亮是不稀罕的,长得性感也不奇怪,最让人害怕的是漂亮性感而解风情,这就让普通男人是很难hao得住了。因为她不仅有情趣,还可以创造美满的生活。

所以要评选中国古代最幸福的男人,我想很多人都会为西门庆投上一票,饱暖思淫欲,西门庆作为当地富贾,又当壮年,风流倜傥,凭着自己事业的成功去追求美满生活,大概算一种理想,也符合当代不少阔少们的人生品味。虽然这理想透着些肉欲和市侩,当他第一眼看见那个俏立窗前的潘金莲,就被那幽怨的一眼所震撼,后来经过种种曲折,方才假王婆之家行了苟且之事,那时候一个有夫之妇和一个富贵公子做爱,应该是很苟且的了,就是这样的苟且,成就了西门庆的幸福人生,西方人说偷情是情欲的最高境界,倘若道德肆无忌惮的鼓励这种苟合,那反而失去了情欲之欢,变得平淡而去奇了。

千年的荡妇就这样收归了潘金莲名下,不过荡妇有千万人,惟潘金莲长留青史,成了这个名号之下最著名的人,自然是另有原因的,因为这个荡妇还设计把武大给杀了,用的是比较剧烈的砒霜,还在武大尸骨未寒的时候与西门庆彻夜狂欢,不知疲倦,在当今想来,如果要娶得潘金莲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子,又风情万种性感骚人,有一天被别人家的男人勾引了去,勾引一个女子自然可以再娶,可是倘若惹得对方起了杀心,非要置死地而后快,那就算一场彻底的灾难了,那砒霜自然就是无救,然后在某个午夜不明不白的被取了性命,那可如何是好?

于是我们想到了这出戏中的一个插曲性人物,这个人物就是威猛可以打虎的武松,武松的身体,气质应该不成问题,在叔嫂相见的第一刻,潘金莲就芳心暗许,还制造无数机会亲近叔叔,只是这个叔叔就是一块木头,无论自己如何挑逗都没有结果,反而被训斥一番,可怜的潘金莲,守着一个武大已经够辛苦,想去借叔叔的力量满足一把又横遭训斥,这样的待遇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可称得上极刑,做女人何苦,倒不如做荡妇,也比这没有任何快感的生活来得有滋味.

于是潘金莲出墙了,还造成了后来的谋杀亲夫案,我不认为武松是毫无心动的,不过碍于道德,碍于养育自己长大的哥哥,还有就是对淫荡这个字眼的痛恨,就武断的拒绝了,直到后来竟然酿成了悲剧,武松是个英雄,是个汉子,血气方刚,可是在这件事情上的处理却犯了大错.

古代中国的性道德要求女人守贞守德,要求女人守身如玉,男人自然可以在世界上的广阔天空去游历,甚至还可以娶多个女人来做妻妾,这样的性道德框架使女人成为唯一的受害者,因此在历史上也就一次一次的上演谋杀亲夫的剧目,一旦上演多了,便得出结论,天下最毒妇人心.潘金莲就是这其中的巨毒,武大成为牺牲品,西门庆成为反面教材,而唯一成就了一个英雄,这个英雄就是为兄长报仇血恨,将奸夫淫妇送入地狱的武松,这个英雄也成为水浒传里最著名的一个英雄.

但是我却以为,武松有两种选择可以使我更赞同,一种是让潘金莲改嫁,不平等的婚姻必然是危机重重的,一种就是接受潘金莲的示爱,那些伪道德学家可能立刻站出来,大喝:你还有没有人性?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公平,武松应该是化解潘金莲深闺幽怨的一种力量,这在道德上会让人很难受,可是在真正的人性上,这是合理的解释和结局,就算你不敢说出来,甚至不敢去做,你也不能保证你心里没有这样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