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心疼:家人向男友讨30万,她哭诉10万够了!

​钱江晚报

一起“奇怪”的借贷纠纷

债主说少还点;欠债的却不答应

债主说你少还点;借钱的说,不行,我要全部还你。如此通情达理的债务双方,这在法官的从业生涯中,恐怕遇到的也不多。

接到王小姐告张先生归还30万元的起诉时,一开始,镇海法院的法官还以为,这只不过是一起普通的民间借贷纠纷,并未特别在意。

前几天开庭审理,法官才发现了异样。

王小姐和张先生是一对刚分手的恋人。向前任讨债,法官见得多了。大多数的恋人都是这样,在一起时爱得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分手后却形同陌路、相见成仇。法官见过最极端的例子,女方连送出去的价值一两元的小礼物都要讨回去。

但很快,法官就被这对“奇怪”恋人惊掉了下巴。

刚开审,讨债的女方却“大方”表示,不需要男方还30万元,还10万元就够了。而男方听了女方的说法,非但一点没有高兴的样子,反而坚持“我一定要全部还”。那么,又何苦要闹上法庭呢?法官有些好奇。

他为她创业奋斗

她为支持他甚至借了高利贷

36岁的张先生和32岁的王小姐都是镇海人。8年前,他们经朋友介绍认识,双双坠入爱河。当时,张先生在镇海的一家公司上班,因为不是正式工,月薪只有3000元左右。

当年,家里经济条件一般的张先生为了让王小姐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毅然辞去工作开始创业开厂。

创业肯定是艰辛的,但甜蜜相恋的两人风雨同舟,咬牙坚持。

最初,张先生由于经验不足亏了10多万元,很快就要支撑不下去。看在眼里的王小姐没有退缩,她不但把自己的所有积蓄都拿了出来,还向父母借钱支持张先生。有时候实在借不到钱,张先生又急着进货,王小姐甚至不惜借几万元高利贷周转。

心上人如此用心良苦,张先生暗暗鼓劲,更加地拼命。很快,他的小厂渐渐止损,开始盈利。

就在两人开始憧憬着买房结婚,开启幸福生活的时候,谁知道一场噩梦正在袭来。

男方疲劳过度中风偏瘫

女方家人逼迫讨要借款

大约是2013年年底,可能工作压力太大,加上过度疲劳,年纪轻轻的张先生不幸中风,原本已经开始盈利的小厂最终也以倒闭收场。

经过一年多的治疗,张先生还是留下了后遗症:走路要人搀扶,说话也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挤。

本来,他和王小姐在一起,女方的父母就不怎么乐意,毕竟这个准女婿家庭条件太一般了。张先生这一病,王小姐的父母就更加不愿意把女儿托付给他。

父母对女儿放下狠话,如果不分手就断绝关系!无奈之下,今年春节前,王小姐只好含泪与张先生分手。

对于王小姐的决定,张先生内心也万分理解。他主动给王小姐出具了30万元的借条,并透露了想将自己名下一套房产过户给王小姐的想法。

这么多年的感情,哪怕到最后也只是无奈才分手,所以两人在钱上并不计较。但是,双方家人的态度就不同了。

张先生的兄嫂大概听说张先生要把房子过户给王小姐,就以不给做后续治疗为要挟,要求将张先生名下唯一的一套房产过户到兄嫂名下。

这事被王家知道后,立马也急了,“小张就这么一套房子,要是房子过户给他的兄嫂了,那我女儿的30万元怎么还?”

随即,王家父母逼迫自己的女儿把曾经的恋人张先生告上了法庭。

两家人在旁听席上吵得不可开交

相爱的两人却相对默默流泪

法庭上,法官组织双方进行调解。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个人,隔着五六米的距离相对而坐,神情落寞。

旁听席上,坐着女方的父母、叔叔、阿姨,男方的兄嫂姐妹等共十多人。

原、被告在向法官确认的确存在借款30万元的事实后,就沉默不语。任凭身后传来两家人无休止的争吵,两人也只是默默地抹着眼泪。

女方的家人说,“我女儿是被你们害死了,这么大年纪了还没嫁人,还借了那么多债……”

男方嫂子反驳,“是我们被你女儿害死了,要不是他,我弟弟也不会辞职去开厂,更加不会因为疲劳过度中风……”

调解从上午9点开始,到11点才结束。两家人相互指责对方,完全忽略了坐在原、被告席上的两个主人公。

看着曾经相爱甚至现在仍然相爱的这对苦命鸳鸯,法官很是心疼,却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最终在法官主持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张先生每年归还王小姐2万元,直至还清30万元为止。

签了调解协议,两家的人终于安静了。被家人搀扶着的张先生深深望了王小姐一眼,缓缓走出了法庭。

记者邵巧宏通讯员任何何园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