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唯一敢与太监私通生子的极品太后

文史悦读

说起来女人与太监私通淫乱,以致怀孕生子的事情,有人会以为天方夜谭。其实不然,与太监淫乱怀孕生子的女人大有人在,这个女人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皇帝秦始皇的生母赵姬。一位母仪天下的堂堂太后为何要与一个太监私通、以至怀孕生子而成为千夫所指呢?这还要赵国的珠宝商人吕不韦说起。

公元前361年,秦始皇的高祖父秦孝公继秦献公称王。当时一些小国逐渐被大国吞并,只剩下齐、楚、燕、韩、魏、赵、秦七个势均力敌的大国,也就是战国七雄。而秦国地处西陲,在政治、经济文化上都较其他位处中原的六国落后,秦孝公为了振兴西秦重用商鞅,实行变法,国力逐渐强盛,势力开始向东扩张,击败了六国合纵的战略部署,一步步成为战国七雄中的头等强国。

到了秦昭襄王时,在六国之中,赵国与秦国实力大致相当。赵国在名将廉颇的指挥下,两度击败了秦国的进攻。秦国被迫把太子安国君的儿子异人送入赵作为人质,异人在赵国过着被囚禁的生活之时,遇到了一位颇有政治眼光的珠宝商人,名叫吕不韦。吕不韦精明和强烈的政治意识到把宝押在这位暂时不得志的王子身上,此时他觉得比买卖珠宝更有利可图。

于是,吕不韦在首先取得异人信任的情况下,到秦国买通了华阳夫人的姐姐,因为华阳夫人是安国君最宠爱的姬妾,但是无子嗣,于是华阳夫人的姐姐说服了华阳夫人收异人为义子,并在安国君那里吹枕边风,说异人如何的孝顺,如何的有作为,应该立他为太子。安国君同意了华阳夫人的请求,立异人为太子。这样,吕不韦在跻身政治的路线图上就迈出了第一步。

吕不韦早就把歌妓赵姬从邯郸的青楼中,买到了自己的身边。这赵姬聪明伶俐,妩媚异常,对吕不韦的意图自然是心领神会。二人床上是夫妻,凤倒鸾颠;床下是同谋,志在天下。不久,赵姬怀有身孕,吕不韦便将她献给异人,很快赵姬产下一男婴,就是后来的赢政。异人虽有怀疑,但至死都无法证实赢政不是自己的孩子。

在华阳夫人的作用下,异人携赵姬回到秦国并被立为储君。秦昭襄王不久病殁,安国君嗣位,即为秦孝文王,异人理所应当地当上了太子。不久秦孝文王因贪欢过度身亡,异人便登上了王位,是为秦庄襄王。华阳夫人为皇太后,赢政为太子,封吕不韦为相国、文信侯,食邑十万户。

随着秦国国力日益强盛,吕不韦功高盖主,异人知道他精明异常,渐渐对他警惕起来。而吕不韦也有所察觉,他怎可束手待毙?于是与赵姬密议,要除掉异人,立赢政为王,让赵姬当上太后。于是赵姬夜夜献宠,使尽妖媚之能事,逼的异人贪欢成瘾,不久便衰弱不堪,三十六岁时便一命归西。庄襄王驾崩,赢政登上国君的宝座,仅十三岁,尊赵姬为太后,吕不韦为仲父,掌管秦国的军政大权。赢政年纪虽小,却有统治天下的野心和斗志,他知道吕不韦是他最大的障碍,而吕不韦也知道赢政非等闲之辈,两人都在暗暗的较量。但祸事最终出在赵姬身上。这位出身青楼的歌妓年轻守寡,不甘寂寞,又与吕不韦有旧情,两人便秘密来往,吕不韦经常随意出入宫帏。但他也害怕赢政知道此事,便不得不收敛一些。于是吕不韦找到了一个名叫嫪毐的男人。此人别无所长,只在房帏之事上能力异常,吕不韦准备把他献给赵姬。

于是,吕不韦拔去嫪毐的须眉,假作太监,入宫服侍赵姬。赵姬引嫪毐登上卧榻,一试果然久战不疲,赵姬自然喜出望外,乐不可支,如获至宝。从此赵姬与嫪毐在后宫朝夕贪欢,日夜宣淫,不久赵姬就怀孕了。

太后寡居有孕,是何等耻辱的大事!为了不让赢政知道,嫪毐与赵姬密商,买通仆人,诈言宫中不利母后,应该迁居避祸。嬴政不知有诈,就请母后徙往距咸阳西北二十里处一座幽静而华丽的雍宫居住。从此母子不在一处,不必顾忌。赵姬连生两个男婴,嬴政均不知晓,反而在母亲的要求下,还封嫪毐为长信侯,赐他数千奴婢,食邑山阳。

不久赵姬与嫪毐先后产下了两个男孩。日子一长,赢政也有所耳闻,但此时的赢政把精力正全部放在吞并六国的宏图伟略上,只好忍而不发。

嫪毐虽得太后宠爱,但他也担心日后一旦赢政发觉此时,自己便会死无葬身之地,于是暗地里起了篡位之心。他收买党羽,与太后密谋,欲除秦王赢政。但嫪毐毕竟是市井小人,小人得志,忘乎所以。一天他与朝臣侯肥饮酒,酒后无意说出了自己的野心。侯肥慌忙将此事报告赢政。其实此时赢政早就对嫪毐恨之入骨,当即令昌平君逮捕嫪毐,处以五马分尸的极刑。并发兵包围雍宫,搜出太后私生的两个儿子,当场杀死。又把太后驱往棫阳宫监禁。后经众多臣以死劝谏,才与太后和好。

吕不韦因送假太监进宫伴太后,犯下欺君之罪,本当连坐,但赢政因念他侍奉先王有功,功罪相抵,褫免相国职衔,勒令去河南乡下闲置。

吕不韦在河南闲居了一年有余,山东各诸侯国,多派遣使问讯,使者络绎不绝。这件事被秦廷知道,嬴政防他谋变,写信给吕不韦:“君与秦究有何功,得封国河南,食十万户?君与秦究属何亲,得号仲父?今可率领家属速徙蜀中,毋得逗留!”吕不韦看完书信,长叹数声,几乎泪下。若说出实情,秦王政生性暴戾高傲,倘若泄漏出去,反致肇祸。想了又想,将来不会有良好结果,不如就此自尽,免得受苦。便取了鸩酒,勉强吞下,顷刻间毒发毕命。吕不韦一生费尽心机,苦心经营,以美酒始,以鸩酒终。赵姬闻讯后,想到与他共度的几十年风雨,真是痛不欲生,几年后便抑郁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