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些人拿显微镜“解构”英雄 辱神者必自取其辱

中华军事网

英雄先烈是绝对严肃的问题  

英雄先烈是绝对严肃的问题

在最近二十年,我国有些人拿显微镜去审视“真实”,致力于“解构”我国的英雄,企图证明他们也自私、怕死,企图证明世上没有伟大,没有勇敢,没有公而忘私。这些人自诩“诚实”,自认在用“西学”来“启蒙”百姓,自认比其他中国人更懂“人性”,更懂“爱惜生命”,更懂“个人自由权利”。他们把称颂英雄的人叫做“伪君子”,并自豪地声称自己是“真小人”。是的,我们芸芸众生庸俗,爱自己、喜名利。但那不是什么西洋的“启蒙”知识。拿庸俗当伟大,拿兽性当人性,是无知乃至无耻。辱神者必自取其辱。

我等大众很难如先烈那样为人类解放承受住生死考验。但说这世上没人做到过,说这世界里只有你我庸俗之辈,是在侮辱先烈先贤、侮辱人文精神、侮辱人类的精神文明。即便自己做不到,讲述和讴歌舍己为人的英雄既合理、又正常。世界各地皆如此,因为那是人类有文化的标志。有了那些符号,珍视公共利益的精神才代代传承。

欧洲“启蒙运动”的对象是什么?是让神祇压倒一切个人需求的中世纪天主教会。弥漫“恭喜发财”之声的中华并无此等古怪。两千多年前司马迁就判定:“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我们这群自私、独立的小农怎样才组成了“国家”?阶级的国度靠“集团契约”,小农的国度靠“视民如子”。无论居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能为自己的孩子奋不顾身,也可以为大家的孩子做奉献。由小家而中家而大家,就有了“以孝治天下”的国家--家庭有孝悌,社会就有忠信,政府就有礼义廉耻。所以,“以民为本”是诸子百家共享的核心。如此中华,绵延不绝,久续世界最大之国到了今天。为“大家庭”做奉献是中华历久弥新的社会核心价值观。以民为本”不是“以(个)人为本”。

如同《圣经》,关于英雄的故事既包含事实也包含人们的美好想象。一旦那些故事成为人类精神遗产和文明延续的标志,就被世世代代的人们敬仰,就比真实更真实。好莱坞电影宣扬的是英雄而不是庸俗,所以成为美国社会价值观的脊梁。为众人福祉视死如归的英雄超越国界,是全人类敬仰的对象。宣扬“以人为本”,人人自私自利,我国社会就濒临崩溃,学校都不敢组织郊游和运动会了。

若自家老人在外跌倒,谁不希望有人扶助送医?若自家小孩掉入河里,谁不希望有人忘死相救?积点公德,别再把自私和庸俗假扮成西洋大学问了。一切文明社会都需要榜样符号,那些符号本身就是文明。我国社会需要回归正常、回归文明。▲(作者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英雄先烈是绝对严肃的问题  

英雄先烈是绝对严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