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伟哥之父”将被缉拿归国 列红色通缉令第5位

央视

20150423085611325.jpg

《新闻1+1》2015年4月24日完成本

——外逃贪官,全球“公敌”!

演播室主持人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本周三,中国针对100名外逃贪官向全球发出了红色通缉令,我们来看看这一张又一张的面孔,密密麻麻的100个。在这100个当中,当然有一些可能是我们熟悉的名字,比说像杨秀珠,其实2005年的时候在荷兰就已经落网了,但是现在还并没有引渡遣返回来。还有像程维高的儿子程慕阳,等等。有一些名字我们是知道的,但是也有相当多的名字我们不知道。

那么,这样的名单发出来了之后,可要知道,红色的通缉令可是级别的最高的一种通缉令,全球189个国家都会帮着你寻找他们,甚至必要的时候可能会拘捕,直至引渡。来,我们先看看这个红色通缉令发出之后一些国家的反应。

本台驻美国记者魏雪娇:

美国《华尔街日报》则表示,公布的这份名单也反映了中国与国际执法机构合作的一种期望。

《泰国星暹日报》总编辑周洁:

泰国不管是老华侨还是新华人,对那些犯罪分子肯定是非常痛恨的,都希望中泰警方合力,把这些犯罪分子缉拿归案。

本台驻悉尼记者许靖:

在新西兰有一个潜逃人员,他叫闫永明(闫永明,通化金马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曾以3.18亿收购号称“中国伟哥”的壮阳药物奇圣胶囊,因此被称为“中国伟哥之父”),在这份百名追逃名单当中位列第五,中国政府和新西兰一直对他的引渡进行在接洽协商。

白岩松:

美国、泰国、澳大利亚,我们的记者包括一些同行,是从当地带来了这一份涉及100人的红色通缉令所在当地引发的影响。这100个人分布在全国的很多地区,然后外逃出去,又去往了很多个国家。接下来我们看一种更大范围的影响。

解说:

百人名单,红色通缉令,两天前当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将这份集合了照片、姓名、可能逃往的国家、涉嫌罪名等详细信息,向全球进行发布的时候,来自中国的反腐天网越收越紧。

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局长傅奎:

一个是要表明我们对外逃腐败分子一追到底这样的决心,就是无论你跑到哪,我们也要把你缉拿归案。第二个也是有利于形成在全球追逃这样一个氛围,就是要让腐败分子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解说:

对于首次大规模全球通缉外逃人员,国内媒体毫无悬念的给予的高度关注。人民日报将红色通缉令的发布视为海外反腐第二战场。《新华每日电讯》评论文章则喊出了:“胆敢贪腐者,虽远必追!”的誓言。相对于国内的关注,追逃的真正战场还在海外。

本台驻华盛顿记者魏雪娇:

美国有线新电视新闻网CNN就发表文章称,中国公布100名涉嫌经济犯罪外逃人员名单,是中国政府在反腐层面一次最新举动。美国《华尔街日报》则表示,这份名单也反映了中国与国际执法机构合作的一种期望。”

解说:

与中国紧邻的泰国,也是外逃人员相对集中的国家。今天知名泰国华文媒体《星暹日报》的头版头条,也转载了逃到本国的被通缉人员的照片。

泰国《星暹日报》总编辑周洁:

泰国不管是老华侨还是新华侨,对那些犯罪分子,甚至是中国政府追捕的贪污分子,是非常痛恨的。不管是作为泰国的华人,还是作为中国的新移民,都希望中泰警方能够合力,把这些犯罪分子缉拿归案。我相信但凡是有正义感的,无论是华人还是泰国的原住民,他们应该都会配合警方做这样的工作。

解说:

在海外的华人社会,不但是被追逃人员可能潜藏的地方,也是追逃的重要信息来源。

本台驻悉尼记者许靖:

无论是在澳大利亚的主流媒体也好,还是在华人圈也好,对于这个事情的讨论还都是比较多的。在新西兰有一个潜逃的人员,他叫闫永明(别名刘阳),在这百份追逃名单当中是位列第五。他早在2005年就已经被中国政府列为通缉名单,中国政府和新西兰一直对他的引渡进行在接洽协商。据了解,刘阳(闫永明)在今年3月份之后,就一直没有露面,应该在不久的将来就有可能被缉拿归国。

解说:

全球通缉,让腐败分子没有藏身之地,而外逃贪官也成为全球公敌。

傅奎:

以前我们实际上是不怎么公开,这样他就只在执法机关之间互相知道,群众不知道,海外人士不知道。现在公开了以后,等于说海内外的人都知道了,大家就可以根据这个去提供线索,积极进行举报,这样就打压了这些腐败分子在海外的生存空间。

白岩松:

如果通缉的是一个人,那么针对他的事件的来龙去脉,媒体就会去进行细致的解读,但是当一下子公布的是100个人这样的一个红色通缉令,是一个大名单,离两副扑克牌只差8个的这样的一种状态的时候,媒体这两天就紧锣密鼓的在做着相关的分类、分析,其实接下来的这些图表,也是分析的一个结果。

我们来看,外逃人员的性别比例。在这100人当中,女性占23%,男性占77%。有人说这女性官员贪的比较少,因为更多的时候是容易忠诚。其实不一定,也许这个数字展现的恰恰是在我们干部总体的比例当中,女性的干部所占的比例还没有特别多,它也是一种比例的反映。

我们再来看外逃人员的年龄分布图,可能大和小都格外让人关注。最大的是30后的,最大的年龄是81岁。让人比较痛心的是,在80后居然也有3个,然后成为了这100个通辑人员名单当中的成员,这可意味着他们才30多岁。但是,相对主体比较集中在50后和60后,也就是说60都岁到4、50岁之间是绝对的主干,其中就以60后为主。

我们再来看外逃人数及外逃的时间。在这个外逃的人数当中,我们会发现有两个小峰顶。第一个是在2001年、2002年期间,这是一个换届的年份,因此这两年的时候各有9个,这是一个小峰顶。接下来一个小峰顶出现在这3年,就是从2011年、2012年到2013年,这既是换届,也是中国政府针对反贪反腐开始绝对严打这样一个时期。

我们来看最后一个图表。外逃人员可能逃亡的国家和地区。100个人当中,像最多的目的地国家,排名第一位的是美国,达到了40个,加拿大是26个。这意味着什么?北美地区就已经云集了100个外逃贪官,也就是被红色通缉令里追缉的是66人,这个比例还是相当大的。那么澳大利亚有10个,新西兰有10个,新家坡6个,泰国还有6个,英国3个,韩国3个,大致整个数据是一个这个样子。

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专家,来针对100个人的大名单来进行更深层次的分析。他是我们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的副秘书长高波。高秘书长,首先有一点,当这个大名单红色通缉令发出到现在,已经是过了两天多的时间了,你期待它产生一个什么样的效果?

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

我想用一个网络用语的话说,现在我们都在围观,因为“有图有真相”。打个比方讲如果我们丢了一个东西,我们要找他的话,我们可以打开一盏探照灯,那么现在可以说我们打开了100盏探照灯,就形成了一个聚光灯的效应。

这个效应当然会从两个方面去解读,一个方面亮出了我们海外追逃的决心、信心、底气,还有我们的自信。当然另外一个方面,我们这样的红色通缉令亮出来之后,应该说每一张红色通缉令,它都相当于是一张军令状。它既对外逃的这些贪官,产生了与日俱增的强大的心理震慑,但是它也会对我们相关的追逃部门他们的工作有更高的要求。

白岩松:

我明白您的意思,这属于自我加压。

高波:

是的。

白岩松:

如果短期内还没有追逃回来,可能问题还不大,因为刚刚发出红色通缉令。如果时间过去了很久,这100个大名单当中,追逃回来的依然不多的话,可能社会上的声音就会此起彼伏,因此这也是对发出红色通缉令的相关的部门,一个相当大的压力,是可以这样解读对吗?

高波:

当然,因为每一个通缉令,它不可能无限制的挂下去,它既是一个军令状,它也是一个责任状。这些部门它就必须要竭尽所能,应该说全天候的工作,全方位的努力,上天入地,要调动一切的积极性,要和这些国际上的同行们,也就是我们现在国内形成了一个追赃追逃的猎人联盟,那么还有一些海外的国际猎手,我们要和他们联手,打造一个国际的猎人联盟,让这些狐狸应该说无处可逃。

白岩松:

接下来还有一个问题,也是人们会比较关注的。一个一个的发这种通缉令,和“Duang”一下子发出了100个人的,像一个集团一样的这样的一个红色通缉令,你觉得这两种效果会有什么样的不同?所起的作用会有什么样的不同?

高波:

1和100,看起来是一个数量的变化,但是我觉得它的背后有一些置信的一种变化,更主要的是它形成了一个规模的效应,它彰显了我们现在的新一届党中央,我们的应该说中央的追赃追逃的责任部门,他们在面对着海外追逃的巨大的压力之下,他们的这种担当,他们的肝胆,那么同时也是他们的一种自我激励。应该说我们对他接下来规模效应之后的兑现承诺,充满了更多的期待。

白岩松:

好,其实刚才在短片当中有一句话我印象还非常深,有的时候一个一个发通缉令的时候这个信息不容易让大家集中去掌握。当100个统一发出来的时候,也从另一个方面让这种公开、透明的追逃展现在国内,同时也展现在世界的面前。接下来我们就透过这100个大名单,进行进一步的分析,和思考相关的对策。

解说:

“百名外逃人员榜首”、“中国第一女巨贪”,在红色通缉令发布后的这两天时间里,久违了的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依然是媒体关注度最高的外逃贪官。而最新的消息显示,早在2005年就在荷兰罗网的杨秀珠,引渡遣返已经启动,目前正通过协作国依法办理相关程序。在这份被全球通辑的名单中,被媒体广泛关注的还不仅她一个。

程慕阳,1969年出生,曾是北方国际广告公司北京分公司经理,香港佳达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2000年他逃往加拿大。在红色通缉令上,他涉嫌的罪名是贪污、窝藏转移赃物。他虽然在全球通缉的百人外逃人员中并不显眼,但只要提到他的父亲,或许就有很多人会重新审视这张面孔。

他,就是远离公众视线多年的河北省委原书记程维高的儿子。正是靠着父亲这棵大树,1991年大学毕业的程慕阳,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并且在没有投资过一分钱的情况下,不到32岁的程慕阳就创办了32家海内外公司,资产总值数亿元。2000年3月东窗事发,程维高安排程慕阳去了加拿大,这一走就是15年。

(2003年8月9日新闻)

中国中央批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程维高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审查,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撤销其正省级职级待遇。

解说:

程维高,利用职务之便为儿子程慕阳谋利,被开除党籍并撤销职务,程维高也因此成为改革开放以后第3个被开除党籍的省委书记。2010年12月28日,程维高因病去世,而远在加拿大的程慕阳至今未归。

一张百名外逃人员名单,每一个名字后面都有讲不完的故事。

杨湘洪,曾是浙江省温州市委常委、鹿城区委书记。2008年9月19日,他带领考察团到巴黎进行为期11天的考察,但是在9月30日归国的这一天,杨湘洪却给出了一个任性的理由:自己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突然复发,要留在巴黎治疗,并滞留不回。同年10月,温州市委也派出工作组前往法国劝说其回国,但杨湘洪以不便见面为由,避而不见。

在这份备受关注的名单中,一些消失很久的官员,重新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其中原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兴铭,他曾是原云南省省委书记、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的得力下属,2002年高严案发,高严与一众涉案人员潜逃,陈兴铭也是其中之一。此次通缉名单证实,陈兴铭于2002年逃往美国新西兰。

白岩松:

接下来我们再分析一下这100个人的名单的数据,我们看到这一点,其实这一点其实让很多人触目惊心,但是也应该沉思。外逃人员当中,单位一把手所占的比例是多少?一共100个人,结果各级单位的一把手占到了48,接近一半这样一个比例。针对这个问题,接下来我们要继续连线高波副秘书长。

你怎么看待各个单位的一把手,居然在100个红色通缉令当中占到了接近一半这样一个比例?是否意味着一把手这种贪腐的制约少?同时外逃的时候相关的制约也存在问题和漏洞?

高波:

我想这个数据也是证明了我们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对当前这个严峻的复杂的正风反腐这个实际状况的一个理性和科学的判断。一个方面就是我们现在还是在一个“清存量”的过程当中,从我们百名外逃贪官当中的“一把手综合症”可以看出来,一方面他们由于长期缺乏监督,徇私舞弊徇私枉法的空间、自由裁量度比较大,那么他们可能在比较长的时间里边,集聚了比较大量的非法的财富。因此他在国内感觉到没有安全感。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由于我们现在打虎拍蝇的国内的高压越来越强大,这个气场越来越强大。那么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那么我们采用零容忍的态度来对待这些外逃的贪官,不管他们是什么样的级别,不管他们逃到了哪里,只要我们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我们就一定要把他们追回国内,绳之以法。

白岩松:

接下来这个问题,恐怕也是所有看到了100个红色通缉令都会想的问题,突破口在哪里?有的人乐观,觉得敢公布一定有很多是抓清他的脉络了,甚至在进行磋商。但也有人不乐观,媒体报道时说其中也有相当多的人下落不明。您怎么看待这100个人当中,叫万事开头难,谁是1%最先被拿下的?是否我们心中已经相当有谱,会有一定的比例其实是在协商之中?

高波:

我想我们通过最近了解到的公开的情况来看,一个方面我们现在的追赃追逃的相关部门,实际上已经先期和相关的国际的组织,和一些对象国的执纪执法的机构,他们已经进行了周密的全天候的一些沟通和协作。对于这个外逃贪官的动向,包括下一步合作的方向已经有了初步的一个计划。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由于我们国家现在正风反腐的这样个高透明度的一个行动,也得到了越来越国际的认同。我们可以说在追赃追逃的过程当中,我们获得的国际上的支持也更多更大了。我们这个朋友圈也更大了。

所以,这两方面的因素加在一起,可以预见,这些外逃的贪官,他们在海外的藏匿的成本越来越高,他们被发现被缉捕的概率也同样越来越高。

白岩松:

好,其实大家都在期待突破口,这个1%,比如说在这100个大名单当中,排在第一个就是杨秀珠。其实杨秀珠2005年的时候就被荷兰拿下了,但是想把她引渡回国,却需要两国去递解相关的引渡的条例,这项工作相信也正在做,我们希望突破口尽早的展现在公众的面前。接下来我们就去关注,100个大名单出现了,如何去进行更加有效和迅速的追逃?

解说:

在这份百人名单中,有3人是由上海公检机关立案的,就在名单公布的同时,上海市相关部门就开始了追逃追赃行动。

上海市人民检查院反贪局副局长张智毅:

现在我们是要求专案制订行动方案,一方面收集情况,加强排摸和分析,根据情况形成一案一档,根据不同的情况我们是多项并举。一个是要做好劝返工作,通过家属做好劝返工作,另外就是对有条件确定重点,挂牌督办。

解说:

目前,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的摸底和部署工作仍然在进行中,追逃不止在一时,更是一项长期且需要各方通力配合的工作。

张智毅:

纪委、银行、公安、边检、司法我们这些都已经沟通,大家形成共识,采取各方发挥各自的优势,这方面的工作我们都在做了。

解说:

在三名由上海公检机关立案的被通辑者中,有两人是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立案的。而相关负责人也表示,追逃不会局限在这个名单中的人,下一步上海也将确立更多重点目标。

张智毅:

我们不是就针对这两个人,我们也有一个名单,我们要排摸,包括证据也好法律也好,重要家属、家庭情况也好,要全部重新办一次案子一样来弄,弄完以后在里面筛选出重点,根据不同的对象我们都一步步要根据个案来决定。

解说:

除了上海,其他地区也有所行动。

傅奎:

现在地方上很多省市区,都召开了有关的会议,建立了有关的机制,和我们中央层面进行了联动,像上海、江苏、内蒙还有甘肃、宁夏这样的,都是省委常委会专题听取和研究了追逃追赃工作,确定重点案件。

解说:

而在其它国家,协助中国海外追逃追赃的工作也正在逐步推进。前中储粮官员乔建军前妻被捕的消息曾经轰动一时,在百名被通辑者的可能逃亡地中,美国也是最热门选项。

魏雪娇:

美国国务院上个月已经证实,北京向华盛顿提交了一份追逃的优先名单,所以从美国方面来看,尽管美国政府没有透露更多的细节,但是已经可以看出中国追捕外逃人员的决心。

解说:

除了美国,大洋洲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表明了配合中国海外追逃追赃的态度。

许靖:

(新西兰)警方发言人表示,已经知道中国政府发布了一份通缉令,并且也知道名单中有很多人,几名人员潜藏在新西兰,他们表示会根据相关的两国之间的协议和法律来妥善处理。

白岩松:

追逃就要知道他在哪,知道他在哪之后,还要知道首先重点的地区在哪。那我们看,再回到刚才这个数据分析的时候,发现100个外逃官员当中,美国是最多的,占到了40,加拿大26,如果把这两个国家的问题解决,说句实话已经将近三分之二的比例就已经解决掉了,因此这也是一个相当的重中之重。

接下来这个问题还是要问一下高波秘书长,你怎么看待,首先美国有40个,而且加拿大跟它紧邻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还有26个。今年中国领导人有可能去访问美国,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你觉得中美两国在反贪、反腐、追逃这样一个司法合作方面,是否会有重大的突破?

高波:

我们可以预计中美两国在构建一个新型大国关系的过程当中,反腐败的跨国的合作,将会成为一个重要的决策沟通点,和实践的增长点。为什么这么讲?一个方面就是,因为美国和中国还没有签署引渡条约,那么由于美国面向全世界实行一个开放的移民政策,因此我们的很多外逃的贪官,包括他们的一些利益相关人,会趋之若鹜,会把美国视为所谓的避罪天堂。不要忘了这个也会让美国在全世界有一个不光彩的一个形象,因为它成了一个贪官的集散地。那么实际上它在国际上也是一个负资产的这么一个效果。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我们可以说,因为由于美国的外逃贪官比较扎堆,如果我们中国在和美国在有关的务实合作方面有了新的进展,也可以说会推动或者说撬动我们中国的海外的追逃工作的大的格局。

白岩松:

好,时间的因素我们就现在就先说到这。我觉得针对这样一个名单,我们还可以有另外的期待,那就是旧的出去的要追回来,不出新的出去的贪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