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性恋群像 女摄影师历时半年拍摄

网易新闻

摄影师玛鲨和苗酱历时半年时间,寻找和收集了中国同性恋群体的肖像和故事。他(她)们在中国普遍难以被接纳,在一个男女婚姻为基础的社会系统里,同志的权益得不到满足。还原他(她)们的生活场景,我们发现,同性恋者跟异性恋者并无不同,只是在中国,他们悲欢离合都被掩埋。 摄影/玛鲨苗酱

900x600_ANJ334SR3R710001.jpg

李伦佐(59岁)和鞠佳仲(59岁)

1985年,李伦佐和鞠佳仲相遇。当年绝大多数同性恋者都会结婚生子,而他们辞去公职,承受住巨大的压力,今年是他们在一起的30周年。“我们幸运地赶上了改革开放,可以离开体制自谋生路。而且我们从一开始就想好绝不走结婚这条路,不去伤害无辜的女孩子”。他们说。

900x600_ANJ335C73R710001.jpg

嘉丽(22岁)和君君(22岁)

嘉丽和君君都在重庆做服装店职员。君君出柜后,曾被母亲赶出家门。君君说:“虽然我妈把我赶出去,她其实很担心我,总是偷偷到我上班地方的门外看我。后来她逐渐明白性取向是改变不了的。”家庭与婚姻,是国内同性恋群体面临的最大压力。相比前辈,90后们更敢于追求真实的人生。如今君君父母已完全接纳了她的性取向和她的女友嘉丽。

900x600_ANJ337623R710001.jpg

岚岚(27岁)

在妈妈54岁生日那天,岚岚选择了出柜。“我觉着对一个母亲来说,没什么比一个真实的孩子更好了”,岚岚这样说。她谈过两个女朋友,都因为对方的家庭压力分手。

900x600_ANJ3395U3R710001.jpg

阿元(39岁)

阿元用了十年,结婚,又离婚,完成自己的个人认同。阿元说,“人不能一直自我欺骗,压抑自己,就像你是一只猫,不可能一辈子假装做一只狗。”摄影师称,离过婚的女同是同性恋中最为隐秘、最难接近的一个群体,她们中的绝大多数在婚姻中永远沉默,即使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不会知道她们真实的样子。

900x600_ANJ33B353R710001.jpg

Vicky(24岁)、隐彦(32岁)、如意(31岁)、八宝(26岁)和三三(23岁)

在西安,五个出柜的年轻人建立了名为Relax的公益小组,为女性和同性恋群体维护权益。一般来说,出柜的男同要超过女同,但在中国西北地区相反,因为传宗接代的压力太大,许多男同拒绝面对自己的性取向,大多数将结婚生子。

900x600_ANJ33G0D3R710001.jpg

密陶(44岁)

密陶说,“单位知道我的情况后,我很怕周围的人伤害我的家人,打算举家逃离南京,后来什么也没发生。很多恐惧是想象出来的,而想象的恐惧是最恐怖的。”他是江苏的一名司法公务员,婚后明确自己是同性恋,现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和稳定男友。也许是国内唯一出柜的公务员。他曾在网上高调为同性恋群体发声,在单位出柜后也曾深陷恐惧。组织上对他进行了审查,结论是:密陶是个好同志。

900x600_ANJ33HU63R710001.jpg

袁野(29岁)

清华计算机系毕业,在网游公司工作数年后考入音乐学院,已向母亲出柜。“我觉得同性恋在中国主要不是歧视的问题。”他说,“而是与传统家庭模式无法兼容的问题。比如说初二回娘家,我和我男朋友该回谁家呢?”袁野说。

900x600_ANJ33NS03R710001.jpg

阿根(40岁)和小海(35岁)

阿根和小海现在是一对情侣,阿根曾陷牢狱之灾,“我在监狱的时候,小海每周都来看我,也只有他会关心我冷不冷,看我的鞋破了,还把鞋脱下来恳求狱警递给我。”

900x600_ANJ33JUT3R710001.jpg

阿根(40岁)和家宁(43岁)

阿根和家宁年轻时就是好朋友,当时阿根在浴池搓澡,家宁卖炒田螺,他们曾是东北早期的变装艺人,先后南下谋生。现在阿根是一家夜场的老板,家宁是一名变装艺人。“90 年代我们反串表演时候经常遇到警察抓小姐,他们把我们也当成小姐要抓,我撒腿就跑,警察还在后面喊:‘哇,这个小姐跑得好快!’”阿根和家宁回忆起工作经历时说。

900x600_ANJ33LR73R710001.jpg

阿麦(34岁)和莫莫(35岁)

阿麦是一名律师,她经历过形婚(与男同性恋假结婚)再离婚的过程。出柜后,母亲一度与她断绝关系。“(形婚)婚礼当天,新郎的男朋友开了间房等他,我们闹完洞房,他们就一起走了。”阿麦回忆她的结婚经历。

900x600_ANJ33RMT3R710001.jpg

Thomas(29岁)和饺子(33岁)

Thomas来自法国,而饺子出生在山东农村,是一名独生子。两人计划2015年夏天在法国结婚,他打算婚后带着自己的爱人回家,以一个完整的家庭向家人出柜。

900x600_ANJ33TLN3R710001.jpg

方子(25岁)

方子是一名在读研究生,来自浙江义乌的一个城镇。“在我们那个小地方。”她说,“出柜是不可能的。”她尚未出柜,曾苦恋一名直女。

900x600_ANJ33VIQ3R710001.jpg

吴如平(51岁)

吴如平如今已经离婚,但与前妻如兄妹互助般生活,他们的女儿已经上大学。吴如平说自己拖了妻子8年没有过性生活,“在这一点上很对不起她”。

900x600_ANJ341HH3R710001.jpg

Grant(47岁)

Grant是在70年代末偷听国外电台知道“同性恋”一词的,他花了30年的时间完成自我认同,期间与父母哥哥决裂,如今独自生活在上海。

900x600_ANJ343F53R710001.jpg

鱼丸(32岁)和唐龙(39岁)

唐龙出生在河北的一个小城镇,年轻时从未遇到过同性恋,上网之后才明确自己的性向,并且与妻子离婚与鱼丸在一起。“我们的事从没和女儿说过。今年暑假她要来找我玩,还安慰妈妈说她早就知道了,说‘这没什么,《盗墓笔记》里都写过。’”唐龙说。

900x600_ANJ345FH3R710001.jpg

咸鱼(33岁)和卡蒙(32岁)

咸鱼现在是一名酒吧老板,她之前做过城管,之后下海经商。卡蒙是一名越南华侨,曾经是业余赛车手,现在与咸鱼共同经营彩虹酒吧。“我觉得我不是喜欢T,我是喜欢她(咸鱼)这个人。”卡蒙说。

900x600_ANJ347E63R710001.jpg

小新(33岁)和小涛(33岁)

小新和小涛得到双方父母认可和祝福,双方家庭现也已结为亲家。小涛对母亲出柜时说,“妈,我有喜欢的人了”,他的母亲问他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小涛说你为什么认为一定是个女孩子。“什么,她结婚过了?”她的妈妈反问。

900x600_ANJ34BAE3R710001.jpg

Tommy(29岁)和张锦雄(40岁)

张锦雄是香港的一名演说家和公益人。20岁时,张锦雄检测出感染艾滋病,从病危到痊愈,张与艾滋病共生20年,如今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张锦雄说“很多人问我,感染者怎么过性生活。No做NO DIE?每个人都要做好保护措施。当病毒水平完全控制住,感染者一样过性生活。”

900x600_ANJ34D9F3R710001.jpg

亮亮(35岁)和李刚(36岁)

亮亮和李刚已经一起生活了10年,在上海购房。亮亮是一名发型师,李刚则是一名报社编辑。李刚说,“刚来上海时,我在江西路一个报亭前等车,有人在背后蹭了我一下。后来才知道,在封闭的年代,那个报亭是上海同性恋者的一个接头点。”他们过着普通人的生活,跟异性恋并无不同。

900x600_ANJ33D5Q3R710001.jpg

枫灵(26岁)

“如果儿子是同性恋,我亲手杀了他!”枫灵爸爸曾说。枫灵爸爸曾经是一名新疆知青,46岁得子,枫灵是整个家族里的独子。父亲的阅历让他渐渐理解枫灵,现在一家三人住在一间房子里。母亲在参加过同性恋恳谈会之后也接受了儿子是同性恋的事实,在她看来,儿子可以健康幸福的活着,已经足够。许多父母面对同性恋的孩子,都经历过从震惊、不解到难过、纠结,最后接纳的过程。2001年,中国医学界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单中去除。同性恋者约占人口比例的3%,给予他们更包容的社会空间,让更多人走向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