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煤企陷亏损煤老板再选择:换身份 忙重组

东方财富网

blob.jpg

张海英筹备的“西安市曲江红色记忆博物馆”即将在5月18日挂牌。这几天,他正在准备向西安市文物局提交相关的材料,博物馆的四万多件文物也进入整理收尾阶段。他现在更愿意被称作“红色收藏家”或“馆长”,而不是曾经的“煤老板”。

“煤炭行业要回到以前的好日子是不可能了。” 张海英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煤炭价格弱势运行将是一种常态,而且环保压力增大,煤炭行业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煤炭经济下行态势已持续35个月,90家大型企业前2个月亏损了131亿元(去年同期利润112亿元),亏损面80%以上(只有19家企业有利润),减发工资、欠发工资的现象越来越多,且这种煤炭经济低位运行态势短期难以改变。

转型,成为“煤老板”们一个现实的选择。在陕西省,越来越多的煤老板开始转型其他行业,如影视、生态农业、林业种苗、餐饮、高科技等。

然而能成功转型的,却也只是少数。更多的煤炭企业以及从业者仍在行业内苦苦挣扎或寻找出路。

在多位煤炭从业者看来,在2012年煤炭价格开始一路下挫、行业告别“黄金十年”之后,煤炭行业的经营状况持续恶化,特别是国有煤炭企业和民营煤炭企业的“两极分化”会更加严重,新一轮兼并重组大潮也将来临。

“跨界”转型成风

张海英投资的“西安市曲江红色记忆博物馆”,位于西安市曲江商务区科泰大厦9楼。

“今年刚刚从小寨搬过来,这边的场所大很多,也有利于文物进行更好展示。”张海英告诉记者,博物馆的4万件文物,全部是自己历经20多年来私人收藏的物件,包括了老文物、像章、陶瓷、照片、历史资料等。博物馆在5月18日成功挂牌后就将进入试运营阶段,免费对外开放。

按照张海英的规划,未来博物馆的规划将更加完善,将包括藏品展示区、传承教育区、游客中心、行政区等多项功能。目前,博物馆已经投资了近7000万元。后期,张海英计划和西安市多个部门进行合作,将博物馆打造成为西安知名的革命传统、延安精神教育基地。

张海英只是众多煤老板转型大军中的一员。在这其中,府谷知名煤老板、保榆煤焦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刘彪的转型也让不少同行津津乐道。

半个月前,刘彪作为出品人投资的电视剧《边关烽火情》,在中央电视台八套晚间黄金档播出,这也在陕北煤炭圈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陕西府谷县一位煤老板也告诉记者,自陕西省两年前在府谷县成立了“民营经济升级实验区”以来,自己认识的很多煤老板,就在这几年已经投身入影视基地、茶叶、农贸市场、养殖、餐饮、饮料、林业等很多行业,当然也不乏从事房地产行业的,也有煤老板和一些企业合作进行高科技、新材料等领域。

煤炭企业跨界转型,在煤炭大省山西同样火热起来。

以太原东山煤电集团为例,其与清华大学合作了食品安全检测仪研发项目,正在进行研发中,还和山西广播电视传媒集团合作了电视频道项目,多举措进行跨界经营。

根据山西省统计局最近公布的一份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年底,山西已经有超过200家资源型企业投资开发旅游业,总投资高达320亿元。

在民营煤老板在转型的同时,大型的煤炭集团也掀起了一波“转型潮”。除了跨界经营外,以神华集团、陕煤集团、兖矿集团等企业为代表,都计划在煤化工领域继续发展,延伸产业链,打造清洁能源。

“煤化工还是大企业在做,小企业哪儿来的资金?”上述府谷县煤老板表示,拉长产业链,做煤化工,对大多数民营煤老板而言根本不可能。

在陕西统计局4月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现代新型煤化工作为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要把煤从不清洁的能源转为清洁的化工原料,动辄需要数十亿甚至上百亿投资,融资难度本身就比较大。

4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和创绿中心最新研究报告《中国能源转型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下的金融政策研究》中披露,在2008年1月至2014年3月的六年间,包括五大商业银行在内的16家上市银行向A股168家上市涉煤企业累计发放5508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目前煤企亏损面在80%以上,银行信贷资产违约风险激增。

“企业的信用等级被下调,银行信贷资产违约风险比较突出,一些金融机构表外贷款已经发生了一些违约,他们开始对煤炭行业采取审慎放贷的政策。”创绿中心政研部主任白韫雯透露。

然而由于煤价下跌导致效益恶化,煤炭企业想要实现“煤炭支撑非煤、非煤反哺煤炭”的自身转型升级缺乏强有力的内生动力和资金支持。

二次重组潮来临

4月21日,陕西省统计局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一季度陕西省GDP同比增长6.9%,跌破全国7%的平均水平。对于经济增速下滑的原因,陕西省统计局认为主要是能源特别是煤炭价格持续走低,产业经济效益滑坡,导致其对经济的劳动作用逐渐减弱。

煤炭企业的经营状况更加堪忧。数据显示,2014年,陕西省煤炭企业亏损面26.7%。行业的主营业务收入1934.75亿元,比2011年下降了42.7%;利润总额335.34亿元,比2011年下降79.1%。

陕西作为产煤大省,曾经是中国经济发展最为快速的省份之一,如今却正经受着能源价格持续下跌带来的转型阵痛。相关的数据亦显示,2014年,陕西省省煤炭行业对GDP的拉动率是1.2%,而在2011年这一数据为5.5%。

煤炭经济形势严峻,行业分化现象也在加剧。

张海英也告诉记者,自己能够转型收藏工作,爱好之外也有很大的“幸运”因素。此前,陕西省政府主导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进行联营开发煤矿,自己经营的煤矿在2011年被国有企业整体收编。目前自己虽然仍持有一些股份,但实际上已经不参与具体的经营工作。而如果没有和国企合作,自己能否躲过这三年多来煤炭行业发生的巨变,仍是未知数。

上述府谷县煤老板也坦承,能够从煤炭业抽身出来做别的行业的人,并不算多。身边约有八成的煤老板现在仍在艰难维系着煤矿的开采运营。

在2010年陕西省启动大规模的煤炭资源整合时,一些私人煤老板又加大投资对煤矿进行技术改造、产能扩大,一改造就彻底“陷进去了”。以前煤炭价格高的时候,一吨煤能卖到七八百元,现在一吨煤卖不到200元。煤矿也由此前的10亿元贬值到两三个亿。

尤其当时陕北一些煤老板扩大规模的时候,都是借高利贷,现在煤炭价格跌下来,很多煤老板都被彻底套牢,陷入“三角债”危机中,日子更加难过。

“现在煤炭企业的分化现象特别严重。” 华电煤业集团榆林分公司的销售经理张文康告诉记者,国有企业因为有较强的资金实力和更大的生产规模,更有竞争优势,市场占有率也在进一步上升。很多民营煤炭企业在销售上则非常困难,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煤炭行业“强者更强”。

“现在行业是一个非常低迷期,但也给企业的兼并重组带来条件。”在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看来,煤炭行业将迎来新一轮“洗牌”,大企业兼并小企业,也有利于煤炭资源的优化配置,这也是煤炭行业“脱困”的一项重要措施。

而从今年山西、内蒙古、山东、贵州、四川等地的动向来看,地方政府也要求关闭小煤矿、淘汰落后产能,这些具体工作正在加速进行,煤炭行业的新一轮兼并重组大潮已经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