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22年后找回被拐卖儿子 曾和儿子一街之隔

人民网-社会

金鑫抱着儿子,和父母走出武汉火车站  

儿子和孙子来武汉了

昨日下午,杨葵鲜提前一个小时到了武汉火车站,跟她一起来的是20多名亲戚和邻居,火车14时08分到站。

读高二的女儿金丽专门请了假,陪着妈妈一起来接素未谋面的哥哥金鑫回家。从懂事起,她就知道哥哥的存在,这些年来,看着父母不放弃地寻找,她也期待着哥哥的归来。

火车快要进站时,杨葵鲜的眼里蓄满了泪水,紧紧抓住女儿的手,眼睛一直盯着站台方向。

此时,坐在火车上的金汉青也热泪盈眶,回家的感觉从未如此充实,这一天,他已经等了22年。他的身旁,坐着儿子金鑫和大孙子,儿媳妇因为身体不太好,小孙子只有2岁,没有跟着回来。

时光回溯到1993年,当时金汉青在武汉一家建筑公司当经理,妻子杨葵鲜在蔡甸老家开小卖部。10月22日,是两个人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日子,2岁的金鑫在小卖部前被两名重庆人拐走。从此,夫妻俩四处寻子,却始终无果。

事情在去年9月迎来转机,蔡甸警方抓获当年拐卖金鑫的人贩子,得知金鑫被卖给了一名在北京做木材生意的福建人。金汉青循着这条线索,终于找到在北京打工的儿子,并和他一起验了DNA。

DNA数据比对成功

原以为在北京等待一个星期,DNA鉴定结果就会出来,金汉青没想到,这一等就是30多天。

儿子金鑫被拐后,他和妻子报了警,1998年还在蔡甸公安分局留下DNA资料。今年3月13日,夫妻俩到达北京后,与金鑫一同去了朝阳区公安分局,采集了DNA资料。

在此期间,楚天都市报记者曾联系朝阳区公安分局的曹警官,他告知,DNA取样后需要送到北京市公安局,由专门的部门进行鉴定。这不同于一般性的社会性亲子鉴定,大概需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

在等待DNA结果的日子里,金汉青夫妇没有像大多数寻子家长一样焦急不安,“因为我可以肯定他就是我的儿子,验DNA只是必走的程序。”

事实上,这种肯定,早在今年元宵节期间就在金汉青心中扎根。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刻,他在福建的小村庄徘徊时,一个电话忽然响起,打电话的是儿子的养父,告知金鑫就在自己家里,那一刻他泪流满面。

上周五,金汉青从宝贝回家志愿者“涧寒”处得知,DNA数据的初步比对结果已出来。此次比对的DNA数据,是金汉青夫妻俩1998年的DNA样本,当时只有16组数据,收入数据库后,全部和金鑫的DNA数据对上。但按照现在的DNA数据比对要求,需要26对数据。“我们近期会再到蔡甸去重新输入数据,不过现在对上的,已经能确定这就是我的儿子。”

在北京短暂团圆

在北京等待鉴定结果时,金汉青夫妇和金鑫一家短暂团圆,那一周是这22年寻子历程中最幸福的时光。

见到金鑫的那一刻,杨葵鲜扑上去抱着儿子大哭:“这些年,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们?”金汉青看着腼腆的儿子,安慰妻子:“算了,他能知道去哪里找。”

杨葵鲜恨透了人贩子。当年,她和金汉青的血型不同,极易产生溶血症,在金鑫之前曾生了两个孩子都夭折了。金鑫没有溶血症,但出生后黄疸严重,被送到同济医院照蓝光,寄托着无限希望长大,却这样被人拐走。而杨葵鲜在此之后又生下的一个儿子,因误食鼠药夭折。这个家庭直到1998年再诞生了一个女儿,才渐渐有了家的模样。

在北京,他们小心翼翼,不碰触儿子的伤心事,杨葵鲜找了一个机会,讲了当年的故事。她问金鑫:“我把你搞丢了,你恨我吗?”金鑫的回答让她释怀:“不怪妈,都是别人来坏事的。”

他们恨不得把这辈子缺失的爱补给金鑫。在租住的房子里,杨葵鲜为儿子及其养父母一家做饭,用家里带去的腊肉烧菜。她给儿子夹了一块,看着他吃进嘴里,她的心里乐开了花。不过,她却吃不惯儿子爱吃的海鲜面,那一刻,她也明白,儿子毕竟不在身边多年,他有了自己的家庭和生活。

10多岁时,金鑫便从村里人口中得知自己的父母其实是养父母。后来,他逐渐和养父母的大女儿产生感情,最终结婚成了一家人。他从养子变成了上门女婿,还生了两个可爱的儿子。现在,两家人一起商量,其中一个孙子将来会改姓金。

他曾和儿子一街之隔

能找回儿子,金汉青最感谢的是在北京遇到的那名线人。“我们现在还保持联系,我们一家一辈子都心存感激。”金汉青不肯透露线人的信息。22年前,儿子被拐到北京后,他多次前往北京双桥东柳村,那是人贩子曾经打工的地方。他一次次打听,请在当地打工的人吃饭,想问到一些关于拐卖孩子的信息,却没有结果。

直到打听到卖掉孩子的中间人叫“老鹰”,金汉青把找寻重点放到“老鹰”身上。去年底,金汉青再次找到线人时,听到他这么多年苦寻孩子的经历后,线人询问了一些细节,最终悄悄告知了“老鹰”曾经的老板在福建的住址。“孩子不是卖给了那个老板,就是卖给了老板的熟人。”

最难受的是今年初在福建的寻找。正月十三,金汉青在福建莆田的村庄里贴寻人启事,在海边遇到几名村里人,向他们打听有没有1993年被买来的孩子。村里人要他去问村干部。他找到村干部的家,却没见到人,只能留下寻人启事。

正月十五,他又跑到村里,再次遇到之前见过的村里人,厚着脸皮跟到别人家里。他不敢在别人家里哭,只是哽咽着讲了自己儿子丢失的过程,这些年来的艰辛寻找,以及找到村里的原因。“我们只是认亲,不是要孩子回去。”他一再强调,最终村里人帮忙把这些话带给了养父母,养父给他打了电话,告知了儿子的情况。

事实上,儿子在福建的家,与之前他找到的村干部家是斜对门,只有一街之隔,那是他寻子过程中曾离儿子最近的一次距离。

不会强留儿子在身边

火车一到站,金汉青带着儿子和孙子刚走出车厢,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亲戚朋友就围了上来。金汉青把早已准备好的锦旗送给志愿者们,这些年来的寻找过程中,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在福建,志愿者们都给予了太多帮助,他一直想表达这份谢意。

杨葵鲜走上前,紧紧拉着金鑫,顺手摸了一下大孙子的脸。金鑫性格内向,显然不习惯被这么多人围着,他抱着孩子一言不发地跟着父母。杨葵鲜拿出一副墨镜递给金鑫,他戴上后快步往出站口走。

“儿子不愿意暴露在人前,我们尊重他的意愿。”DNA鉴定结果出来后,金鑫便答应金汉青一起回武汉的家看看,但他显然还不适应这个陌生的城市。

昨晚,金鑫和亲友们团聚后,这些天的行程也定了,他们会在武昌、蔡甸、孝感拜会亲戚。“让大家都知道儿子回来了。”

虽然找回了儿子,金汉青夫妇多少还是有些失落,没能参与到金鑫的成长过程,这是难以弥补的遗憾。在北京时,两人和养父母一家相处了一周,也逐渐理解了对方。养父母一家有4个女儿,“福建人很重视传宗接代,金鑫被买去当儿子。”养父母一家对金鑫很好,他是家里的宠儿,这样的待遇让金汉青夫妇稍微有了些心理安慰。

“他在北京工作得很好,我们不会强求他来武汉,只是希望他多来走动。”金汉青明白,金鑫与养父母一家已有了22年感情,这一点是无法割舍的,“如果将来他想来武汉发展,我就全力支持他。” 

原标题:女子22年后找回被拐卖儿子 曾和儿子一街之隔(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