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家暴事件:刘备曾遭孙尚香“性暴力”?

白马晋一

有句古话是这样说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也就是说,女子出嫁,不论丈夫好坏,都要永远跟从。可见,中国妇女在封建社会是没有地位的。如果嫁的丈夫秉性好,那还算是幸运。如果嫁的丈夫脾气不好,那苦日子可就来啦。比如在我们熟悉的三国时代,就有许许多多鲜明的“家庭暴力”案例,在这里,我们闲谈一二。

首先,我们不得不提一个苦命的女人。她就是猎户刘安的结发妻,一个连姓氏都没有的女人。当时,刘备到刘安家这一带调研工作,作为皇叔的“亲密部下”,请领导吃顿饭拍拍马屁是应该的。吃饭就要喝点小酒,可巧的是,当时刘安刚好没有像样的下酒菜。怎么办呢,像介子那样割块腿肉下来配酒(晋文公重耳流亡在外的时候,又一次食物匮乏了,饿的不行。介子推就把自己大腿的肉割下来,给晋文公吃),又下不了手。于是,刘安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就把还在为刘备张罗饭菜的老婆,一砖头给拍了做了盘红烧肉,还煞有介事地说,这是刚打的狼肉,特新鲜。真不知,当时刘备可有在“狼肉”里吃出指甲。更可悲的是,面对这场血淋淋的家庭暴力,当时领导阶级的反应却是“匪夷所思”,刘备知情后是称谢而别,曹操听说刘安杀妻为食之事,“乃令孙乾以金百两往赐之”。当然,刘安之妻仅仅是封建礼教“吃人”制度下千万女性受害者中的区区一个。

当然,面对残酷的家庭暴力,并不是每位妇女都能够逆来顺受。接来下要登场的这位,正是通过自己的“不懈”抗争,最终把丈夫送上了断头台。这位“勇敢”的妇女名叫胡氏,她的丈夫还是当时的蜀汉(当时已经是刘禅当政)政权的重臣车骑将军刘琰。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当时蜀国有这样一个风俗,就是每逢新年,朝中大臣都派自己的妻子到后宫向太后朝贺拜年。“琰妻胡氏入贺太后,太后令特留胡氏,经月乃出”(《三国志》)。也就是说,胡氏在宫中呆了整整一个月才回家。因为刘琰和胡氏属于老夫少妻,胡氏有几分美色,而且颇有艺术细胞,能歌善舞,于是刘琰觉得老婆可能红杏出墙,自己被傻瓜皇帝阿斗戴了“绿帽子”。于是,“呼卒五百挝胡”,弃遣。这个刘琰手也是够狠得,找来手下五百个军卒群殴自己的老婆,并用鞋底愣是把一个花容月貌的粉脸抽成了猪头,最后把胡氏扔出了大门外。这个胡氏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到有关部门“信访”,控诉刘琰的暴行,告其诽谤君王,消息传到了宫里,吴太后和刘禅都大为震怒,很快刘琰就被夺官下狱,最终弃市街头。胡氏这个“文艺女干将”,通过抗争终于为自己讨回了公道,算是封建妇女维权少有的成功案例。当然,从本质上讲,刘琰被杀并不是因为自己殴妻,而是触犯了封建统治者的利益,如果当时换做是你到皇宫门口大喊三声“阿斗你丫是个二百五”,估计也要被斩首示众。

不过,“家庭暴力”的弱势者也并非全是女性,有时可怜的男人也会沦为牺牲品。比如,接下来我们要谈的阿斗的老爹,编草鞋的皇叔刘备。尽管刘备年轻时候吃过女人的肉,也说过“女人如衣服”等没心没肺的话,但要刘备打女人,估计还是做不出来的。相反,刘备恰恰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当时刘备没有自己的地盘,于是只能区身在孙权“堂口”上混。孙权觉得刘备也是个人才,想拉拢他,于是就把妹妹孙尚香许配给刘备。这个孙尚香可不得了,史料记载:“才捷刚猛,有诸兄之风,身边侍婢百余人,皆亲自执刀侍立。刘备每入,心内常觉凛然惊惧”。诸葛亮曾回忆说:“主公(刘备)在公安时,北畏曹公之强盛,东惮孙权之进逼,近则惧孙夫人生变于肘腋之下;当此之时,进退狼跋”。也就是说,每次行房的时候,孙尚香总要求侍婢佩剑悬刀,立于两傍。甚至我们还能遐想连篇,手铐、脚链、铁鞭,中间放着一张大床,这不正是日本限制级影片场景么?也许,就是这赤裸裸的“性暴力”,才使刘备和关羽张飞越走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