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教授郭欣逃出国 同月丈夫受贿被抓

南方都市报

被列入“天网”百人通缉令中的郭欣。网络图片

云南大学历史系副教授郭欣,是本次“天网”百人通缉令中唯一的高校教师。有媒体称,郭欣“隐瞒犯罪所得”逃往美国或与其丈夫、时任云南省第二医院原院长江某有关。

南都记者独家获悉,江某因受贿190万元于2010年8月11日被抓,同月郭欣外逃出国。

2010年江某将190万元全部退还检察机关,2011年8月因受贿罪获刑5年。目前江某已出狱,担任一医院院长。

昨日(24日),自称江某助理的张姓女士称:江院长已与郭欣离婚,郭欣一事与江无关。

副教授逃出国与丈夫受贿被抓同月发生

郭欣的丈夫江某曾任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2010年8月被抓。而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公布的百人红色通缉令中,郭欣外逃时间正是2010年8月。

南都记者注意到,百人通缉令中涉嫌贪污和受贿的比例超过60%,其中排名前五的罪名依次是“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合同诈骗”、“职务侵占”。而郭欣的罪名是“隐瞒犯罪所得”。

有媒体报道,郭欣隐瞒犯罪所得逃往美国或与其前夫江某有关。南都记者获悉,郭欣的丈夫江某曾任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2010年8月被抓。而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公布的百人红色通缉令中,郭欣外逃时间正是2010年8月。

公开资料显示,郭欣曾于1993年—1996年在哈佛大学历史学进修,而江某于1992年12月赴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眼科系附属儿童医院眼科研修,直到1996年。

据当地媒体报道,回国工作的第二年即1997年,江某率先提出“眼科专业化”。2009年,身为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院长的江某,被视作“云南眼科专业化第一人”。次年他因受贿被抓。

云南当地一接近医疗体系的知情人向南都记者透露,江某落马同期,江所在医院和另一大医院亦有多人被抓,或涉及云南当地医疗系统“窝案”。

南都记者注意到,江某受贿涉案190万元,该案由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特别侦查三处立案侦查,2011年8月17日经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宣判。此后江某移送云南省监狱管理局。

江某获刑5年 已提前出狱

据《云南信息报》报道,江某最近被云南昆明一眼科医院聘用,负责管理工作。院方工作人员称,4月24日上午还看到江某院长,而江某助理则称江下午要参加一个活动。

江某的这起受贿案,曾被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当做“大案要案”处理。昨日下午,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李文华法官调取了卷宗。

李文华向南都记者透露,江某受贿190万元,其中采购医院X光成像系统收受昆明一科技公司60万元,收受江所在医院手术室净化工程项目40万元,此外收受一房地产公司的90万元贿金。

“江某受贿的190万元2010年全部退给检察机关了。”李文华向南都记者证实,2011年8月17日西山区法院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江某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其个人财产20万元。一审宣判后江某在法定期限内没有上诉,此后被移送云南省监狱管理局。

李文华翻阅卷宗后告诉南都记者,江某于2010年8月11日被抓,应于2015年8月10日刑满释放,至于羁押何处、是否被提前释放则不知情。南都记者致电云南省监狱管理局狱政科,对方以关押犯信息涉密等为由拒绝透露。

云南当地另一知情人告诉南都记者,其朋友前不久还和江某吃过饭。据《云南信息报》报道,江某最近被云南昆明一眼科医院聘用,负责管理工作。院方工作人员称,昨日日上午还看到江院长,而自江某助理的张女士则称江下午要参加一个活动。

江某助理称“郭欣的事跟江院长无关”

江某的现任助理张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郭欣与江某此前曾是夫妻关系,随后双方解除了关系。“(郭欣)一个人那是一个人的问题,跟江院长没有关系。”

“隐瞒犯罪所得”让外界猜疑重重,就连郭欣教过的学生都在震惊之外猜测,犯罪所得究竟有多少。“大学期间郭欣只是个副教授,没担任什么重要职务,平时生活也很正常,贪污受贿似乎也不太可能啊。”

公开资料显示,郭欣1964年3月18日出生,在云南大学就读历史学后赴美研修美国历史,并于1988年获得硕士学位。擅长世界现代当代史、美国史论的郭欣,指导多位硕士研究生发表了与美国相关的论文,如《美国华人的社会地位》、《美国枪文化初探》、《基督教在美国废奴运动中的作用》。

2010年8月,郭欣逃出中国,云南省检察院立案,郭欣涉嫌隐瞒犯罪所得。2010年12月22日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但郭欣至今杳无音讯。

云南大学历史系官网页面上已看不到此人,校方也未置评。而在学校贴吧,学生对于“隐瞒犯罪所得”的罪名依然猜疑重重,“是经济案,还是刑事案,或者的间谍案?”

而至于外界纷扰,前单位云南大学和前夫江某均未表态。自称江某现任助理的张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郭欣与江某此前曾是夫妻关系,随后双方解除了关系。“(郭欣)一个人那是一个人的问题,跟江院长没有关系。”

采写:南都记者 罗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