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一姐姐为救白血病弟弟 欲引产腹中双胞胎

武汉晚报

男子突患白血病 姐姐为救亲人引产腹中双胞胎

柯旭与姐姐柯希合影


一边是未曾谋面的双胞胎孩子,一边是突患急性白血病急需骨髓移植的弟弟,29岁的武汉打工女柯希昨天做出了一个“残忍”的决定——引产孩子救弟弟。

24岁弟弟突患急性白血病

今年24岁的柯旭是家中的独苗,上面有3个姐姐,这几年一直跟着在武汉打工卖鞋的二姐柯希生活,也许是从小不爱吃饭,身高170厘米的他,体重不到50公斤。发病前一直跟着姐夫在武汉某装饰城做仓库管理员。

从今年春节前开始,柯旭开始咳嗽、低烧,年后还出现胸口痛,到医院查血常规白细胞高了十几倍,当时医生怀疑是白血病,建议到武汉协和医院血液科确诊。今年3月11日,柯旭在协和医院血液科经过骨穿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当天住院后就一直没有出院,并多次因感染高烧。

3姐妹偏是怀孕的那个配上型

经过一个疗程的化疗后,柯旭的效果并不理想,目前正在做第二个疗程的化疗。本周一,专家做了进一步会诊后,建议马上做骨髓移植。

但是申请到骨髓库配型要两三个月时间才有结果,很可能错过最佳移植时间。医生建议做亲属之间的半相合移植,这样时间更快,移植费用也更少。

考虑到柯希正怀有身孕,姐姐和妹妹自告奋勇先去配了型,但15天后,配型结果却让人大失所望,两人都只有一个点位与弟弟相合。

焦急的柯希主动找到医生问自己能不能配型。“如果配上的话,就不能要孩子了。”医生告诫她,但当时柯希没想太多就配了。

在等待配型结果的那几天,柯希如坐针毡。前天,结果出来了:真的配上了,有4个点位相合!柯希的第一感觉是又悲又喜,喜的是弟弟有救了,悲的是腹中已经4个月大的孩子怎么办?

为救弟弟放弃腹中双胞胎

柯希已是一个4岁女孩的妈妈,这次怀的是二胎。早期做产检时,医生说是双胞胎。

为了救弟弟的同时保住孩子,柯希专门询问过医生。医生表示,移植之前需要注射造血干细胞动员剂,腹中的孩子会受到药物的影响而胎死腹中,因此,如果她要捐髓必须中止妊娠。

“都是生命,放弃哪一个心都好痛,只是一个还未曾谋面。”经过长时间的思想斗争后,柯希决定放弃孩子,捐髓救弟弟,并做好了老公的工作。

“本来前天就准备去做引产的,但医生要开证明。”之后,柯希在老公的老家黄陂开好引产证明,打算最近几天再去引产。

采访结束时,柯希告诉武汉晚报记者:“这阵子每晚都翻来覆去睡不着,一是操心弟弟的四五十万元的手术钱,二来一想到即将失去还未谋面的孩子,心如刀绞。”

昨天下午,由于担心引发感染,记者只在门外向弟弟柯旭打了招呼,虽然戴着口罩,但从他明亮的眼神里,仍能感受到对生的渴望。

柯旭年近花甲的父亲双手十个手指都是残疾不能伸直,但为了儿子的手术费仍然每天在装饰城做搬运工。如果您愿意帮助这对姐弟,请与柯希联系,手机号18802723186。

采访结束后,记者向中华骨髓库湖北分库紧急求救,工作人员告知,可以由医院向中华骨髓库申请进行加急申请程序流程,柯希获悉后答应引产的事再等几天。

【对话】

对话姐姐柯希——

孩子以后再要

不打算给弟弟讲引产的事

记者:弟弟现在情况和心情怎么样?

柯希:第一次化疗后就出现感染,感染后一天费用得八九千元,现在我们都不敢进去看他了。之前有次跟他聊天,那时候正好病房没人,他一个人趴在我身上哭起来,说家里本来就困难,治这个病又要花好多钱。我跟他说只要能治好他,我们会想办法的。

记者:你为什么要这样帮助弟弟?

柯希:他是我的亲弟弟,我不能放弃他。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小时候家里穷,我们姐弟几个都是睡一个床长大的,每天晚上在床上一起打闹,这些记忆一直深深地留在脑海里。

记者:弟弟能接受你这样做吗?

柯希:我准备做引产的事不打算给他讲,讲了他肯定不同意!

记者:引产纠结了很长时间吧?

柯希:嗯,心疼啊,两个都是生命,放弃哪一个心都好痛,只是一个还未曾谋面。从我弟弟配型出来第一天我就一直在纠结。经过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我宁愿放弃孩子救我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