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采矿致严重污染:常上课时爆破学生被吓哭

新京报

海岸线“疮痍”

4月17日,白沙镇与公馆镇接壤的一带,一个个数十亩大的矿坑侵蚀大地。

海岸线“疮痍”

4月18日,公馆镇街头,粉尘覆盖着路面,镇上树木的叶子上落了厚厚的粉尘,居民表示,多年来一直如此。

海岸线“疮痍”

白沙镇石子坝村曹先生告诉记者,2012年,一次爆破后,他养螃蟹的池子出现一个大洞,2万苗螃蟹几乎全部逃走,损失10多万元。


海上丝绸之路中的广西北海市合浦县,过去其沿海风景优美,虾池绵延,水产丰富,沿海生长着占有中国面积最大的红树林,为国家级重点保护的珍稀植物。

十年前,合浦县公馆镇、白沙镇等地沿着海岸线的滩涂、虾池、坡地、田地,一个个多是以私营为主的石场出现,从最初的零星开采,发展到大规模开采,沿着海岸线遍布巨坑,同时围堰开采,沿滩涂用废矿填海,毁坏着大量红树林,如今,曾经美丽如画的县城,满目疮痍,粉尘肆虐,居民苦不堪言。

海岸线现“天坑”

2015年4月中旬,记者使用航拍器,俯瞰白沙镇、公馆镇、闸口镇海岸线。可以看见在一片片绿色大地上,或一片片虾池中,一个个深灰色的巨坑如疮疤沿着海岸线铺开。

这些巨坑是已废弃的或正在开采的石场。与周边虾池大小对比估算,这些巨坑的面积小的有20亩,大的接近100亩,深度10到40多米不等。记者两天实地调查,仅白沙镇和公馆镇部分区域的巨坑至少20个,保守估计面积超过4000亩。

据合浦县国土资源局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仅公馆镇和白沙镇就有19个石场,与石场匹配的,建有多个碎石场。

合浦县国土资源局接受记者采访表示,目前正在开采的矿坑未开采之前土地性质是荒坡地、废弃虾池,部分是历史民采坑,均依法办理了采矿许可证。

这个说法被当地村干部和村民质疑,他们表示,很多矿场以前是布有密林或农作物的坡地;所谓废弃的虾池,是因采矿爆破造成一些虾池渗漏,无法养虾形成的;另外,一些矿场是围堰滩涂,以毁掉大量红树林为代价换来的。

记者向合浦县国土资源局提出查询19家矿场采矿许可证办理的登记时间和采矿范围,没有得到回复。

记者在5份盖有合浦县国土资源局公章的处罚通知中看到,2014年白沙镇独山村泰盛石场和大海塘石场曾收到处罚通知,是对两石场无安全生产许可证,或越界开采,以及没有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登记手续擅自开采的处罚通知,其中对大海塘石场在10个月内连发4个处罚通知。

依据《矿产资源法》规定,超越批准的矿区范围采矿的,责令退回本矿区范围内开采、赔偿损失,没收越界开采的矿产品和违法所得,可以并处罚款;拒不退回本矿区范围内开采,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吊销采矿许可证,依照刑法有关规定对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

当地村委会干部告诉记者,对于村民反映为何连续下发多个处罚通知,企业不依法整改,合浦县国土资源局的回复是“没有执法能力”。

合浦县国土资源局向记者表示,各矿山都按要求编写了《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方案》并缴纳了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矿山开采完后按方案要求做好环境恢复整治,恢复成水面。记者提出了解缴纳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具体使用情况,没有得到回应。

噪音和粉尘下的家园

大量的石场和碎石场的出现,还带来严重的环境污染。

记者实地估测显示,白沙镇和公馆镇石场、碎石场,离村庄最近的大约在100多米。

石场爆破的震动,令居民不胜其扰。

65岁的罗广平在独山小学教学36年,他说,过去有的时候是上课时放炮,一声巨响,教室像地震一样,课桌上的书本都会颤动,有的孩子吓得呜呜哭。

记者走访了十几户村民家中,房屋都有不同程度的裂缝。

爆破还造成周边虾池无法养殖,村民罗先生告诉记者,爆破的巨大声响,会使虾受到惊吓死亡。同时产生的震动,使得周边的虾池很多因塌陷、渗漏无法养殖。村里养海产品的人因此减少一大半。

相比噪音,粉尘的污染更令居民绝望。

受粉尘影响最严重的当属公馆镇人口最稠密的镇中心,沿镇主干道步行一公里,路上的扬尘几乎让人无法呼吸,街道两边门窗紧闭。粉尘来源主要是包围着镇子的几个碎石场,加上拉碎石的大型运输车的遗撒和扬尘。记者走进邻近的红星幼儿园,老师告诉记者,孩子们几乎不敢户外活动。

对于为什么镇里没人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位教师无奈地说,你去镇政府看看,也是这样,好多年了,他们都忍着,我们还能怎么办?

4月24日,合浦县环保局纪委书记赖朝霞向记者电话表示,对碎石场和矿场产生的粉尘影响投诉很多,环保局也曾依法要求企业碎石过程使用“水喷淋”设施。“我们在现场时他们按要求施工,一转身就不喷淋了”,她说,“环保局不可能时刻安排人在现场,也拿这些污染企业没有办法。”

中国政法大学著名环境法学专家王灿发教授接受记者采访表示,对于已经产生的污染事实,不依法整改的,环保局应当履行法律职责,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而不是任由企业继续污染,而行政不作为。

被侵蚀的红树林

广西的国家级珍稀植物红树林面积占全国红树林面积的1/3多。主要分布于合浦县境东南山口、白沙及西南部西场等乡镇。1990年国务院批准在山口建立“国家级红树林生态自然保护区”。

2015年2月23日,记者在白沙镇水泥厂码头看到属于泰盛石场新建的碎石场,开采的大量石灰岩向海滩堆积,一些红树林被压折和掩埋。随后记者采访了白沙镇书记钟其锋,他表示,沿海的红树林是保护物种,不允许破坏。他表示,将实地调查,如情况属实,责令企业清运石块,恢复生态。

2015年4月18日,记者再次来到白沙镇水泥厂码头,看到的是向海滩里更密集红树林中延伸的石灰岩堆积,红树林破坏有增无减。

专家:矿产资源管理部门应负责任

著名环境法学专家、中国政法大学王灿发教授接受记者采访表示:这里集中出现的问题有几个,首先是对生态的破坏,大片红树林遭到破坏,而在沿海岸出现了这么多矿坑,并且没有进行恢复,矿产资源管理部门应该负担很大的责任,收取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就应该恢复环境。

当地开矿造成的粉尘和震动,属于大气和噪声污染,严重影响了居民正常生活。《矿产资源法》、《大气污染防治法》中都有对直接遭受损失的单位或者个人赔偿损失,并采取必要的补救措施的相关规定。

根据相关法律,行政机关也可以对这种违法行为进行处罚。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依法行使监督管理权力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改正并处以罚款。

今后这种沿海岸的矿产资源开发,应该有一个整体规划,要做整体环境影响评价,综合评估究竟适不适宜开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