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日工人3年赚到20万 培训期一天鞠躬30次

北京青年报

工人们正在学习鞠躬

工人们正在学习垃圾分类

日前,一篇名为《纺织女工在日打工三年赚一套房》的报道在网上引发热议,赴日女工这个群体再次受到人们的关注。赴日女工现在真的能挣这么多钱吗?她们赴日之前都要做哪些准备呢?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随着日元贬值和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赴日打工的吸引力正在下降,中介公司招来的工人素质也在下降。一家从事对日劳务派遣企业的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对赴日工人的培训,在国内主要强调的还是在日本社会文化方面。

3年,可以带回国20万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日本是接收中国打工者的主要国家,在全国各地,尤其是东部地区,承担赴日劳务派遣的公司比较多,在北京就有多家从事对日劳务派遣的“资深企业”。

日前,记者联系到了其中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从1987年开始向日本派出技能实习生,也就是我们普遍所说的赴日打工者,20余年来已经累计派遣5000人次,60%都是女工。这些技能实习生在日本主要从事低端生产工作,分布在机械加工、水产加工、电子组装、缝纫、电焊、石材加工、塑料加工、食品加工等日本的各行各业。

去年,这家公司派遣的技能实习生有300多人。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虽然报道中说赴日女工三年挣出一套房,但随着日本汇率的下降和国内消费的提高,现在赴日打工已很难实现这个目标。这位工作人员说,目前来看,在日本打工的月收入可以保证在12万日元,即6000元人民币以上,平均而言一个月可以有八九千块钱,当然根据加班情况和工作性质的不同,收入也不一样,有些人月薪也可以上万,“一般来说,三年可以带回国20万左右。”

赴日工人在日本被称为“技能实习生”。日本国际研究协力机构的统计数据表明,虽然中国国籍的技能实习生在日本仍然占据主流地位,但是数量大幅减少,2011年,中国技能实习生人数超过38万余人,2014年只有26万左右,与此同时,东南亚国家的实习生数量大幅增加。“原来95%以上的实习生都是中国人,现在这个比例低于70%。”赴日工人派遣公司的负责人张先生说。

张先生表示,赴日打工吸引力的降低主要与日元贬值和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有关。张先生说,由于赴日本打工时间较长可能会对家庭和心理产生压力,工资在国内工资2.5到3倍的情况下才比较具有吸引力,但目前在国内打工都可以有5000元甚至更高的收入,日本的工资并没有上涨,反而随着日元的贬值,吸引力在降低。

张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随着赴日打工报名人数下降,招到工人的素质也在下降,“到了日本以后发生了很多原来没有的事情,比如中途逃跑、恶意欺诈等。”张先生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赴日之前的培训就更加重要,“很多人到了国外可能对老板指手画脚,这在日本不能接受,所以在国内还是要强调日本社会文化的培训。”

培训如何鞠躬,分为4种情况

张先生所在的公司与江苏如皋市的一所赴日工人培训学校有着业务联系。在这所学校里,正有近50名赴日工人在参加“集训”,绝大部分为女工。她们3月初入学,在这里集中学习三个月的日语和日本文化,之后她们将直接飞往日本各地,开始海外打工的生活,她们中的大部分人将从事床上用品和服装生产工作,也有人会去做电子元件的加工。

这所学校仿佛独立于中国社会而存在,一切都贴近日本的习俗进行:学生进入教学楼以后会换鞋以保持地面干净;宿舍、教室、食堂设有可燃和不可燃垃圾分类的垃圾桶;每当学生们碰面,他们会一边互相鞠躬,一边大声说“你好”。

今年41岁的张莲花便是这些学校学生的其中之一。在这里,20多年没学习过的她重新开始了学生生活,每天除了学习日语,当然还有日本的社会文化,其中礼仪是最为强调的部分。开学第一堂课的内容便是如何鞠躬—一般见面15到25度,普通鞠躬30度,道歉45度,发生了很严重的问题要90度,“双手放前,右手放上,头弯下去,全班站起来一个一个鞠躬,老师纠正,不行的再来。”张莲花说。在第一次学习之后,鞠躬便成为了日常要求,在学校里无论见到谁,无论认识不认识,都要鞠躬,然后大声问好。

张莲花的班主任李雅文曾经也是一名赴日女工。“在日本,人们很重视态度,不管是谁见面都要打招呼的,让学生们这么做,也是为了让他们提前适应在日本的习惯,都是为他们好。”李雅文说,在日本,可能刚去的时候技术不熟练,但是有礼貌老板也会很喜欢,就会更宽容,而且打工者也代表着派遣公司和中国人的形象。

突破面子,让鞠躬成为习惯

“习惯成自然”是学校老师经常强调的一句话,也是采访中张莲花经常对记者说的一句话。经过一个多月的学习,她已经可以自然地向每个见面的人鞠躬问候,“一天怎么也得鞠二三十个躬吧。”

然而最初,张莲花却很难一时习惯这种新的人际关系模式,毕竟在中国,见面谁也不会向对方鞠躬,在路上碰到陌生人打招呼还可能会被认为脑子不正常。第一堂课后,老师便要求同学们下课后一定要互相鞠躬问好,“那会儿我有点不好意思,说不出来,而且大家也没太当回事儿,但后来老师反复强调一定要这样,我们也逐渐习惯成自然了。”虽然在行动上张莲花经过了一阵子才自然地接受,但从心里,她很理解这种教学方式,“既然想出国,就要学人家的礼仪嘛,人家和我们不一样。”

李雅文告诉北青报记者,有不少学生和张莲花一样放不开,在刚开始的时候见到老师只是笑,嘴上说不出来,她便鼓励学生大声说出来,“到了日本很有可能会语言不通而且紧张,就不会做了,所以在中国就养成习惯,到了那边问好直接脱口而出。”李雅文说,在课堂上,对一些年纪比较大不好意思的学员,自己会告诉她们“你们都有儿子了,以后也要看孙子,你自己有礼貌了以后言传身教,孙子也能被人夸呢”。一般,经过一两周到一个月,学生们就形成了见面鞠躬问好的习惯。

一个单词,写满了整页纸

虽然张莲花在礼仪的适应上遇到了一些阻力,但学习对她来说却并不困难。其实她只有初中毕业的文化程度,也没有学习过外语,不过经过每日的早读、上课听讲、课后复习,她每次考试都基本保持在95分以上。“一开始我也很担心能不能学会,不过真学起来还不是很吃力。”张莲花说。

张莲花这样的成绩让比她小近10岁的秦林非常羡慕,比起班上十八九岁的同学,秦林已经算是个“老人”,“记性没他们好,学得没那么顺,经常今天学了明天就想不起来了,写单词的时候要想好久。”班上20几个人,很多人都能考90分以上,秦林差不多就是刚及格的水平。“我还是要好好学”,平时晚上6点半以后,许多年轻的同学就可以放松休息了,但是秦林还是会在教室继续学习到9点,回宿舍以后也看看书,在同学眼中,她属于那种“年纪大点的,很努力的人”。

一位赴日工人派遣公司的负责人张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参观学校时,他经常会看到很多女工,一个单词写满了整页纸,还是记不住,让看了的人都着急,可能是因为太久不学习,又没有很好的学习方法,毕竟大部分女工的学历水平有限,“为了记单词,她们也是蛮拼的。”

看到了贫穷,理解了赴日工人

在赴日女工当中,除了张莲花、秦林这种初中毕业生外,还有真正的大学本科生。25岁的张雯佳就毕业于江苏的一所师范类院校,本科毕业后曾经在一家日本企业做计算机的相关工作,结婚怀孕后发现胎儿患有先心病只得引产,她怀疑孩子的病与工作有关,便选择了离职。再次怀孕生下健康的孩子之后,张雯佳的婆婆建议说自己看孩子,媳妇去日本打工。张雯佳说,毕竟自己出身农村,想要出国留学是不可能的,赴日打工三年,就像婆婆说的一样,“趁年轻,既能赚钱,还能长见识,而且还可以学日语,以后回来再找工作也有竞争力。”

对于这些出身贫寒的女孩儿来说,短时间内能拿出钱来出国旅行并不现实。赴日工人派遣公司的负责人张先生表示,有很多人不理解“为何中国人要去给日本人干苦力”,但当他对一些工人进行家访的时候,看到他们家庭贫穷的状态,自然明白了为何这些女工会选择出国。

张雯佳的同学范小芳就为出国算了一笔账,“听说有人出国打工,在休息时间还去打高尔夫,吃喝玩乐,到处观光,这样子三年攒了20万。”有志于存款的小芳算了算,按照现在的汇率,不怎么乱花钱,预计可以存二十八九万,在国内和老公两个人加起来一个月收入也就只有1万元。“在30岁之前,我想出去闯闯,多见识一下,学些东西,挣的钱回来给房子付个首付,或者用来以后作小创业。”

新闻内存

纺织女工在日本打工 三年赚一套房

上个月,一则名为《纺织女工在日本打工三年赚一套房》的消息在网络上被热议。这则消息称,陕西的马女士从1999年到2002年开始在日本务工。3年中,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并花5个小时学日语。回国后,她一次性带回来22万元人民币,这在当时的西安可以买一套房,如果一直在西安工作,这笔钱可能要赚30年。这22万元也成为她人生的第一桶金。

回国后,她立刻用9万元买了一套房子,剩下的钱用来理财,“炒外汇、炒股,2007年那波大牛市我都赶上了。2013年我又买了一套房”她对媒体说。现在的马女士是一家人力资源公司的日语培训老师,“出国最大的收获是,我的人生轨迹因此改变。”马女士说。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姓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