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揭阳原书记用公款修阴宅 吁干部带头学风水

新华网

“不信马列信鬼神”,动用公款为自己修阴宅--广东亿元腐败书记的迷信与贪婪

身为地级市党委一把手,却极度迷信风水,动用公款为自己修建阴宅。近日,广东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因涉嫌贪腐受审。陈弘平不仅因受贿金额高达亿元引发关注,更因“不信马列信鬼神”的诸多荒唐之举令人震惊。

“新华视点”记者在广州、佛山、揭阳等地采访了解到,陈弘平在地方主政期间,不仅个人极度迷信风水,还利用职务之便将“风水术”引入城市规划建设中,上演多幕闹剧,对当地政治生态、社会发展产生了恶劣影响。

修广场花几千万元买泰山石,寓意“一言九鼎泰山不倒”

4月21日,陈弘平涉嫌受贿、贪污、行贿案在广东佛山中院一审开庭。公诉机关指控,2004年至2011年,陈弘平在揭阳市代市长、市长、揭阳市委书记职务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253亿元人民币、1720万港元,并为部分企业家成为全国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等提供帮助。

办案人员透露,陈弘平受贿总金额、收受同一人贿赂金额、单笔受贿金额之多,在广东党政领导干部索贿受贿案中“前所未有”。

而特别令人感到荒谬的是,这位地级市党委一把手,竟然划拨公款为自己建造风水陵墓。起诉书显示,2010年8月,陈弘平与林培强选定揭阳市揭东县锡场镇藤吊岭上柿园山地,供陈弘平建造阴宅风水工程及农庄。陈弘平随后授意林培强注册成立揭东县培蓥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并撰写培蓥公司需要重新开垦耕地、修建进场水泥路等的请示。陈弘平将上述请示批转给时任揭阳市国土局局长陈岳平和公路局局长郑松标,要求他们尽快办理拨款。这两个单位先后拨款350万元到培蓥公司账户,林培强随后将之用于上柿园山地修路、建水坝等工程建设。

“陈弘平跟我说,成立一个公司拨款会快一点,让我用拨款建风水工程。”被另案处理的林培强此前在广州中院受审时承认,这项风水工程已完成水坝建设和修路的基础工作,但因为钱不够用,阴宅的主体建筑没修完。据了解,这个庞大的工程项目严格按照“风水理念”建设,之所以修建水坝也是因为所谓“聚气祥和”的作用。

陈弘平在庭审中辩称,自己从未授意林培强修建阴宅风水工程,其批示用款行为“是正常的支持农村道路建设,有利于社会”。

而记者在揭阳走访时发现,陈弘平为自己修建阴宅的事情早在街头巷尾传开。他还将风水意识灌输到揭阳的城市规划建设中,妄图靠风水来实现地区发展“赶超进位”的目标。

在自东向西进入揭阳中心城区的交通要道上,矗立着一座宏伟的城楼,这是陈弘平在职期间一手规划、从拆迁到建成只用了4个多月的“揭阳楼”。记者在揭阳楼广场上看到,9根约10米高、直径超过1米的大柱呈弧形环立,一块硕大的流纹岩泰山巨石放置在广场前,楼前还有一座约10米高的方鼎。

有知情人说,9根柱子、一个大鼎和一块泰山石,寓意“一言九鼎泰山不倒”,光买下这块石头从泰山运到揭阳,就花了几千万元。

揭阳下辖县级市普宁的一位科级干部告诉记者,陈弘平曾经提出,在通往汕头、梅州、潮州、普宁的方向,要分别建南天门、北天门、东天门、西天门,“幸好后来不了了之,否则非闹大笑话不可”。

揭阳某市直机关一位干部说,陈弘平曾在公开场合宣称,揭阳原来的风水会出书画名人,但出不了大官和富人。所以,他要改变揭阳的风水,让揭阳以后可以出一些大官、富人。

休息日拿罗盘看风水,号召干部带头学风水学

多位揭阳的干部、群众向记者反映,陈弘平十分相信风水能保护他趋吉避凶、一帆风顺,所以经常在休息日头戴大草帽、手拿风水罗盘,上山下乡看风水。有些私企老板为投其所好,专门邀请他为公司的办公楼、私人的别墅看风水、改装修。

“陈弘平公开提倡说风水学是一门非常高深的科学,党政干部要带头加强学习。”揭阳市榕城区一位科级干部说。

记者走访发现,在陈弘平的影响下,揭阳及下辖县区不少党政机关办公室公然摆放神龛佛像,有的党员干部甚至在上班期间公开讨论风水话题。

耳濡目染之下,一些干部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混乱和迷失。揭阳市一位干部就声称,“陈弘平搞风水看起来是迷信,其实是很有道理、有作用的。风水这些东西以我们的智慧看不到,但是他的智慧也许看得到,知道好处在哪里。”

但是,很多普通百姓对这些奇葩怪象却看得很明白。长期在珠三角打工经商的揭阳惠来县葵潭镇居民黄先生说:“无论个人还是社会发展,都要靠脚踏实地的勤奋和努力,而不是虚无幻想。陈弘平不是迷信风水能保佑他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这么糊涂又贪腐,落马是早晚的事。”

法庭上反复称“因果报应如影随形”

陈弘平在21日庭审的最后陈述中忏悔说:“我惭愧晚节不保,害了父老乡亲。将来法庭判的是我法律上的罪,我还有道德上的罪。”

不过,直至庭审结束,他依然没忘记自己笃信的“风水”,反复地说:“因果报应如影随形,毫厘不差,千古铁律。”

近年来,一些官员热衷修阴宅、拜鬼神、求风水、占卜问卦。记者此前采访了解到多名“落马官员”曾上演相似的“执政迷信”闹剧:韶关市委原常委、市公安局原局长叶树养办理命案时,喜欢请“大师”到现场算一算凶手的去向;汕头市委原书记黄志光则为了获取“功德”,收受深圳金光华实业集团公司董事长李亚鹤100万元,并以其子黄某伟的名义捐赠给广东省海丰县莲花山鸡鸣寺。

“像陈弘平这样的地方党委一把手,一边腐败一边害怕。而因其掌握的重要公共权力,由此对地方政治、社会发展也会产生诸多负面影响。”广东省委党校教授李绥州说。

“因为迷信风水可以改前途、谋发展而大拆大建、自修阴宅,干出如此糊涂、荒唐事情的干部,为何没能被早点发现?早点查处?”珠三角某市纪委一位负责人说,这个案子给我们的教训是深刻的。除了要利用陈弘平这样的贪腐案件加强对领导干部的理想信念教育,更要对领导干部动用公权大搞封建迷信形成刚性约束和制度性监督。

“新华视点”记者詹奕嘉、韦骅、毛一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