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万隆会议”后,世界将开天辟地

占豪

2015年年4月22日至23日,亚非领导人峰会——“万隆会议”召开60周年会议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举行。这次会议因为只有中国一个世界性大国参加,其它亚非国家大部分都是较为贫穷的发展中国家或欠发达国家,因而在世界上远不如APEC峰会、G20峰会、G8峰会等那么吸引眼球。但是,就历史意义而言,这一次的亚非峰会将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这方面可与1955年的第一次亚非峰会相媲美,而起实际意义以及对世界的影响将会远超第一次亚非峰会。在占豪(微信号:zhanhao668)看来,这次亚非峰会对亚洲和非洲国家来说,具有新时代的开天辟地的历史性作用。

历史上的亚非峰会

第一次亚非会议——万隆峰会召开的时间是1955年4月,这次会议由印度、印度尼西亚、缅甸、锡兰(斯里兰卡)、巴基斯坦五国发起,参会的国家包括中国在内一共有29个。这次会议有如下三个大背景:

一、二战结束,殖民主义也宣告寿终正寝,亚非拉各地区过去被殖民的国家开始更加如火如荼的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斗争,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1955年前后10年时间内有很多新的国家在这里诞生,加上二战前独立的国家在亚非两大洲已有30个独立国家,也还有不少国家正在为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进行着斗争。这一变化,是西方统治世界后的第一次。

二、二战后,以美苏为首的东西方阵营开始了冷战,双方在东亚、东南亚、东欧、中东争夺都非常激烈。冷战对峙的紧迫局势,让这些新独立的亚非国家深深感受到了国家独立与安全的紧迫。因为,与美苏这两大阵营相比,这些国家都太弱小,不但经济极其落后达,国防能力也极其脆弱。在这一时期,美苏两个集团加大了对这些缺乏与之抗衡能力的“中间地带”的争夺,以试图获得更大的统治力。

三、1949年,经过3年多内战,新中国成立,使得亚非大陆上最大的一个国家稳定了下来。接下来的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中国出乎世界预料地出兵参战,并最终取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这场战争中国打赢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对亚非国家震动很大,让这些亚非弱国、穷国看到了一些希望。

在这三个大背景下,亚非国家想到了抱团取暖,在印度、印尼、巴基斯坦、缅甸和锡兰这五个国家的倡议下,万隆会议经过差不多两年酝酿得以召开。这次会议是第一次没有殖民国家参与重大国际会议,由此可以看出当时亚非国家对国家安全和民族独立,对反抗帝国主义侵略、殖民化是多么的迫切。

第一次亚非峰会的国家中,虽然中国也相对落后,但中国的解放战争是实实在在打出来的,这样独立的国家至少在军事上是强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以中国胜利告终更是确立了中国在亚非拉落后国家心目中的地位。但是,中国参加这次会议却是一波三折,原因是美国在中间的破坏和作梗。

为了破坏中国参加万隆会议,美国人展开了两条线的破坏:

一条是与台湾蒋介石割据政府谋划合作,刺杀中国总理周恩来。这次刺杀事件由美国中情局提供小型炸弹,由戴笠得意门生赵斌丞等策划,由毛人凤点头实施。虽然计划实施成功,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也被炸失事,但周总理却因公务没有乘坐那班飞机而最终逃过一劫。中国总理最终如期参加万隆会议,破了这次阴谋。

美国破坏中国参加万隆会议的另一个手段是,联合当时的蒋介石政府,在亚非相关国家中散布“中国威胁论”——中国是苏联霸权扩张的代理人,并通过个别国家在万隆会议上提出“反对共产主义问题”来给中国出难题。

对于这一问题,其实从亚非会议酝酿之初就存在。由于新中国成立后很快就投入到了国内经济恢复和抗美援朝战争当中,中国当时还没有腾出精力搞外交,所以参加万隆会议的29个国家中只有6个与新中国政府建交,23个都还与蒋介石割据政府保持着邦交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既是亚非很多国家的希望,又有很多国家因为相关国家的负面言论而心存狐疑。

针对这一问题,中国总理周恩来在1953年就在接近印度代表时提出了“和平共处五原则”,并在1954年由中国、印度和缅甸联合提出。这实际上很好地对冲掉了很多质疑。在万隆会议上,中国第一次发出了强音,中国总理在会议上表明了中国的主张——求同存异。最终,中国的诚意赢得了亚非国家的认可与信任,并在“和平共处五原则”基础上确立了《处理国际关系的十项原则》。

第一次万隆会议客观上对冲掉了帝国主义的扩张力量,也确立了一些亚非国家的发展方向。但是,由于中国当时的实力并不够强大,印度等国缺乏领导力,再加上冷战局势越来越复杂,参会的这些亚非国家也因为政府更迭、彼此对立而开始被分化、瓦解(万隆会议还是中巴铁哥们锻造的第一锤,正是万隆会议上中巴两国总理的会晤开启了中巴铁哥们合作之路)。譬如,在中苏关系严重恶化后,印度就想借美苏的支持在中国揩油,结果被中国狠揍,中印关系严重对立。接下来第二次印巴战争又爆发,印巴尖锐对立(美国和苏联为什么要制造中印、印巴的矛盾,其实就是避免世界形成第三股势力,就是避免万隆会议得以进一步发展)。这一系列事件,使得会议在随后的50年都没能再度召开,直到2005年才在50周年时召开了第二次亚非峰会。

第二次亚非峰会的背景是,2001中国加入WTO,经济发展进入快车道;2001年美国不但入侵了阿富汗,2003年又入侵了伊拉克,这使得亚非的一些国家再次紧张。中国经济的崛起,美国的对外侵略,这些世界局势的变换,使得亚非国家有了再次走在一起的经济、政治合作的契合点。

所以,在2005年4月22日至23日,万隆会议召开50周年之际,亚非106个国家的领导人到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出席亚非峰会。峰会通过了《亚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宣言》。这一宣言的目的是为了恢复1955年《亚非会议最后公报》所体现的万隆精神的活力,并以亚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为方向,规划两大洲未来的合作。在那次峰会后,亚非国家的合作进入了新阶段。

今天的“万隆会议”将开天辟地

2015年的万隆会议,客观上开启了亚非合作的新篇章,会议客观上确立了中国作为亚非领导者的地位。这次会议的国际大背景是:

一、中美虽有博弈却仍能管控彼此关系的情况下,正在推进“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同时,中美的大国角力也越来越激烈,在亚太地区的争夺进入白热化状态。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与中国的发展战略明显存有战略冲突。

二、美俄严重对立,双方在东欧、中东的争夺进入白热化状态。

三、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获得60多个国家的响应和支持。另外,在中国的领导下,金砖国家不但成立了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及应急基金,还在亚洲还成立了与“一带一路”战略配套的亚投行。更令人意外的是,在中国的号召下,包括美国的全球盟友——英国在内的几乎所有西欧国家以及美国中东最重要的盟友——以色列都加入到了亚投行,最终亚投行有57个成员国,美国建国以来外交上第一次迎来了滑铁卢,显得非常孤立。

四、世界经济发展遇到了严重瓶颈,各国都在努力找到发展的突破口。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客观上让包括周边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看到了一些希望。在欧洲和亚洲国家越来越靠近中国战略的情况下,非洲国家也急需靠近这一大战略。

五、中国再次发出不同于美国外交战略的最强音,不但将“和平共处五原则”推向世界,更提出了包容性发展、共同繁荣、世界命运共同体等一系列新概念、新导向,成了人类社会向新方向发展的引领者。

在这种背景下,2015年的万隆60周年纪念会议暨亚非领导人峰会召开了。这次峰会召开取得的突破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峰会上中国领导人再次向亚非国家阐述了中国的国家战略和中国倡导的世界发展大方向。这都让与会国家看到了新希望,他们都积极与中国扩大和加深合作。

中国领导人这次参加万隆会议更是带着满满诚意去的。参会之前,中国国家主席访问了友好邻邦巴基斯坦,并与巴基斯坦签署了一系列协议,初步投资金额高达280亿美元,中国成立的丝路基金首先将投资巴基斯坦。访问印尼,中国将为印尼提供500亿美元的贷款。中国用实际行动告诉亚非国家,与中国合作有肉吃,遏制中国没好果。

这次大会最后通过三份重要文件,分别是《2015年万隆公报》《重振亚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宣言》、《巴勒斯坦问题宣言》。三份文件内涵非常丰富,《重振亚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宣言》自不必说,其中一些措施更是意义非凡。相关内容包括,各方同意在亚非两地区成立维和中心网络,方便能力建设方面的合作,这是安全方面的合作;共同谴责打着宗教旗号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要求在不同文化和宗教间促进对话,这是举起了义旗;大力培育贸易和投资作为增长引擎,这是提高经济发展方面的合作;努力建立促进增长且包容的、更公平的多边贸易体系,以创造增长、就业和投资机会来实现可持续发展,这是在改进国际经济游戏规则方面的合作;承认海洋问题的重要性和印度洋战略地位对推进亚非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因此海洋合作将成为亚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的支柱之一,这是推进共享海洋的合作。

在这三份文件中,另外两份文件看点也不少。在《2015年万隆公报》中鲜明地指出,亚非国家强烈反对并谴责包括制裁在内的一切违反《联合国宪章》、破坏国际法和指导国与国之间和平关系的准则和原则的单边胁迫行为。这一矛头,明显针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权规则。

而《巴勒斯坦问题宣言》,则明显针对了当前全球的最热点区域的最重要问题,也是美国全球权力的中心问题——巴勒斯坦问题。针对这一问题发表宣言,实际上已经宣告,以中国为首的亚非国家,将会为主持世界正义而努力。作为亚洲唯一没有独立的国家,巴勒斯坦问题拖得太久了,巴勒斯坦人民受了太多的苦。亚非地区国家作为占全球75%人口和30%国内生产总值的集体,作为占了联合国成员差不多一半的集体,亚非国家应该为解决自己的地区事务发挥力量。事实上,这一点,和2014年5月在上海举行的亚信峰会的精神是一脉相承的,亚信峰会倡导的理念是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以此类推,亚非当然也就是亚非两洲人的亚非。

这次峰会的成果,指向了地区经济合作规则,指向了地区安全,指向了巴勒斯坦,实际上这都是要构建以亚非地区以自己为中心的规则的行动。而这一切,对于正处于世界霸权末段的美国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某种程度上说,这次亚非峰会,是具有划时代和开天辟地意义的,这又将是国际秩序重组进程的又一个重要会议。这次会议后,亚非峰会将形成机制。这些机制包括,亚非峰会将会每10年举行一次领导人峰会,每两年举行一次外长级会议,每四年更换一次轮值主席国。这种机制一旦形成并得以完善,就意味着亚非又有了一个凝聚共识的重要平台。这一平台,在有了中国这个世界性大国作为领导者之后,将会充满活力,不但有利于中国大国战略的实施,也有利于相关各国的经济发展与和平稳定。

(原标题:“万隆会议”后,世界将开天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