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行业涌现高管离职潮:行业下行 创业潮起

新金融

15.jpg

据新金融观察报报道,雅居乐的裁员潮闹得沸沸扬扬,另一家上市房企嘉凯城又传来监事会主席和副总裁双双离职的消息,再加上董事长吴旭协助调查期间独撑大局的协信CEO刘爱明正在休假,或于今年5月离职的消息,房企高管离职的现象引发关注。楼市进入下行周期、管理层更新换代、当下创业热潮等,都成为这些职业经理人离职的背后原因。

协信大将离职

近日,一条关于重庆协信集团人事变动的消息,在重庆地产圈传得沸沸扬扬。来自协信集团知情人士的消息,协信CEO刘爱明目前已经休假,可能将于5月份离职。

作为中海、万科旧将,刘爱明2011年离开上海万科董事长职位,来到当时偏居西南重庆一隅、有些名不见经传的民企协信地产,在当时就曾引发关于房企职业经理人未来出路的讨论。

“毕业于清华、起步于中海、成熟于万科、掌舵于协信”,这几句话是对刘爱明20余年房企职业经理人生涯的高度概括。上世纪90年代,刘爱明先后担任中国海外建筑(深圳)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中海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在其任职中海期间,曾发起过一系列营销创新,包括诚信2000、毛坯样板房展示、网络营销等,给后来的东家万科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

后来万科发起“海盗行动”,目标是从其他房企挖来优秀职业经理人,充实进万科高管队伍。中海成为万科挖人的重点目标,而刘爱明加盟万科,被王石称为“海盗行动”的最大收获。王石曾表示,中海有严密的人才培养体系,它的许多优秀员工都是从最基层的工作做起,经过系列精细的产品制造培训,对成本和流程有非常深的了解。而当时担任中海深圳公司总经理的刘爱明,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万科总裁郁亮透露,挖刘爱明用了两年时间。

2002年刘爱明加入万科,负责企划、工程、资金管理中心和财务。其很好地担负了王石和郁亮希望他担负的责任,将在中海锻炼出的成本把控能力带到了万科,对于产品的打造品质、管理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2003年,万科启动提高工程质量、提高业主满意度的“磐石行动”,该行动管理、执行、推广的核心人物正是刘爱明。2005年11月,刘爱明取代丁长峰出任上海万科董事长。2006年末,刘爱明在上海万科组织成立了专门服务于高端客户的物业公司。同时,刘爱明也是万科“千亿战略”的主要推动者之一。

2010年,万科销售额突破千亿元,当年实现销售金额1081.6亿元,同比增长70.5%。刘爱明却在转年离开万科,进入重庆本土房企协信。与同样来自重庆的龙湖和金科相比,协信无论在发展速度和发展规模上都有差距,协信董事长吴旭为挖刘爱明也付出许多精力,他希望刘爱明能帮助协信扩大规模、走向全国,最终完成上市。刘爱明将加盟协信视为职业生涯的一大挑战,他形容其为“一座没有台阶的野山”,相比于中海和万科的按部就班,协信带来的挑战吸引了刘爱明。

刘爱明加盟后,协信更加坚定了全国扩张的步伐,先后进入上海、昆明、三亚、长沙、青岛等城市。特别是2014年协信董事长吴旭长达半年的协助调查期间,以刘爱明为首的管理层很好地控制了局面,截至2014年11月,协信签约销售金额100.1976亿元,同比增长76%。来自协信内部的消息称,去年11月吴旭回归后,刘爱明的位置开始显得尴尬。吴旭回来后做了一些高管的任内审计,重点看有没有资产乱卖的情况,这或许也是刘爱明离职传言的原因。

雅居乐裁员转型

协信刘爱明若离职,其原因还是高管的个人选择,雅居乐近期掀起的裁员潮,则只能称为企业转型的无奈之举。

对于裁员65%的说法,雅居乐的回应是,集团在进行人员架构调整,从以前的集团-区域-分公司三层架构变成集团、区域分公司两层,原有华南、海南云南、华东华北、江淮四个大区,现在重新组合成8个区域分公司,目的是使组织架构变得扁平化,增强沟通以及工作效率。

虽然雅居乐否认裁员,但是随着架构调整的进行,一批中高层管理人员的离职无法避免。作为房企“华南五虎”之一,雅居乐的执行力不足,一直被认为是影响其发展速度的重要原因。与昔日几乎同时起步的富力、碧桂园等房企相比,雅居乐的发展速度明显不足。2014年,雅居乐全年累计预售金额441.6亿元,完成率91.88%,而这已经是雅居乐连续第四年未能完成目标。当前大多数开发商都在强调高周转,将拿地到开盘速度控制在一年以内,雅居乐的不少项目却从拿地到开工都需要花费两三年的时间。雅居乐主席陈卓林曾明确表示,公司未来将采取“短平快”的策略,加快周转速度,把开工周期缩减至12—16个月,最快在8个月之内完成,同时加快项目的去化率。

为雅居乐的发展带来不利影响的,还有高管层去年陷入的“反腐风波”。 2014年10月,由于云南项目卷入反腐风波,雅居乐集团主席陈卓林于9月30日被云南昆明检察院采取监视居住措施,这导致雅居乐9月提出的“五供一”供股净筹27.5亿元供股融资计划失败,原本计划通过该笔融资偿还的一笔12月到期的4.75亿美元过渡贷款面临违约。为了维持现金流,雅居乐去年开始在全国项目大幅降价销售以快速回笼资金,这些举动最终避免了债务违约。随后,陈卓林安全回归,雅居乐踏入正轨。

正是这次“劫难”,让陈卓林下定决心改变雅居乐的现状,要求降库存、降负债,2015年的新开工面积将同比减少34%,本次被称为裁员潮的架构调整也是陈卓林的重要举措。

嘉凯城高管退场

另一家上市房企嘉凯城近期的高管变动也不同寻常。4月22日,嘉凯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告宣布,由于工作变动原因,朱利萍辞去公司监事及监事会主席职务。辞职后,朱利萍不再在公司任职。在公告中,嘉凯城还告知,由于工作变动原因,姜荣先生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

连续两位高管离职,与嘉凯城一季度业绩走弱不无关系。公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的营业总收入为84.6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12.48亿元减少约24.75%。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47亿元,上年同期为-1.57亿元。嘉凯城表示,2015年一季度公司可结算的项目较少,导致可确认的销售收入较少,因此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数。

而2014全年,嘉凯城的营业利润为3.54亿元,同比2013年的4.36亿元减少18.84%;利润总额则从2013年的4.46亿元减少24.05%至3.39亿元。

对于业绩的下滑,嘉凯城方面表示,战略转型、房地产行业变化等因素最终导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利润总额、净利润等财务指标较上年同期均有所下降。虽然嘉凯城将业绩下滑更多归于转型和外部大环境,但是按照房企惯例,每当业绩下降时,总有高管通过离职对其负责。

高管洗牌成常态

年初至今,品牌房企高管离职多次成为新闻。万科原副总裁肖莉跳槽互联网房地产服务平台房多多,万科原副总裁毛大庆离职创业,金科集团原副总裁李战洪跳槽新欧鹏企业集团,中弘控股总经理赵毅辞职,沈阳商业城董事长张殿华、副董事长王奇同时辞职,华夏幸福副总裁兼财务总监程涛辞职,中房地产董事长沈东进辞职。从全国性品牌房企到区域性房企,从住宅房企到商业地产企业,高管们的离职新闻层出不穷。

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2015年,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今,A股上市房企共有至少83名关键管理人员离职,较2013年全年增加超七成。2014年甚至被业内戏称为“高管离职年”。

房企的公告中,往往将高管离职原因解释为“正常的人事变动”或“因个人原因”而辞职。不过现实情况并不这么简单。同策咨询研究部总监张宏伟认为,2014年以来,楼市供求关系基本平稳,规模化发展时代已经过去,同时,市场周期开始下行,楼市进入新常态化的下半场。在这样的新常态化的市场背景下,房企高管离职有着复杂的原因,房企销售目标难达成、公司战略调整、房企之间相互挖墙脚、房企内部内斗、高管自己出来创业等五方面成为房企高管离职的最多原因。

从房企2014年销售业绩指标制定的背景来看,大多数房企是根据2013年市场向好的市场预期制定2014年乃至2015年销售业绩指标的,尤其是品牌房企出于对业绩和增长率的追求,在资金、人员、土地各方面不断加大投入,试图在近两年依然达到20%甚至20%以上的年增长率。然而2014年房地产市场下行周期,房企销售业绩普遍下滑两三成,房企年度销售目标难达成,业绩压力以及年终考核奖励受影响最终导致许多高管辞职。

进入市场调整期后,房企的战略和架构往往发生变化,高管在企业中的定位也随之变化,也导致一部分高管离职。再加上当前“互联网+”思潮对各行各业的冲击,同时带来大量“泛地产行业”的创业机会,也使许多掌握资源的房企高管将离职创业作为当下的选择。

对于房地产行业来说,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在白银时代,更多的房企洗牌和行业重构已经开始。从企业战略到人才储备,都需要企业做出更多调整,以适应新时期的发展。